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给你一个交待遗言的机会
    右面第一副壁画之中同样是刻画着一个小孩儿站在祭坛上,在祭坛的周围,同样有穿着祭祀服装,手拿各种祭祀器具的祭司在祭天,和左面的第一副壁画对比,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祭司的衣着。

    左面第一副壁画之中那些祭司所穿着的祭祀服装,上官逍遥根本就没有见过,而右面的第一副壁画之中,那些祭司所穿着的服装却是如今武道世界祭司祭祀天地所通用的装扮。

    “看样子,左面壁画之中所刻画的主角,并不是无崖武圣。”两边的壁画一对比,就让上官逍遥看清楚了两者的不同之处。

    右面第二幅壁画之中的小孩儿,此刻正躺在一张病床上,在病床的周围围满了人,每个人的脸上都表现出了绝望和愤怒之色。

    比起左面的壁画,这右面的壁画更为清晰,就连人的表情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右面第三幅壁画之中,则是刻画了一个少年在修炼,他的修炼方式虽然很奇怪,但是却能看到他所修炼出来的元力,全是储存于丹田之中的。

    看到这右面第三幅壁画,上官逍遥就明白了这左右两面的壁画有什么不同之处了。

    “左面的壁画应该是绝天地通前,武者的修炼方式,而这右面的,应该就是绝天地通之后的修炼方式了。”上官逍遥心中明悟,然后继续朝着右手方后面的壁画看过去。

    第四幅壁画之中,刻画的一个青年武道世界游历,仔细一看,这青年的模样和神峰之下广场上的雕像有些相似。

    看到这里,上官逍遥瞳孔骤然紧缩:“原来这右面的壁画,才是记录的无崖武圣。”

    第五副壁画,刻画的是青年在创造功法,不过走火入魔,差点身死道消。

    第六副壁画之中,则是刻画了青年在武道世界到处挖掘一些遗迹,似乎是在寻找某些东西。

    而第七副壁画,则是刻画了青年创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功法,他能如绝天地通前的武者一般,修炼血窍,把元力储存于血窍之中。

    第七副之后,就再没有了壁画,不过根据右面的壁画来看,上官逍遥已经可以肯定那壁画之中所刻画的青年乃是无崖武圣一生的成长经历。

    从最开始不能修炼绝天地通前的武道修炼功法,到最后自创出一部功法,可以如绝天地通前的武者一般,把元力储存于血窍之中。光从这一点来看,这无崖武圣绝对是一尊天赋超绝、手段通天的强者。

    当上官逍遥把壁画看完,周武、禹姬、林天空三人也已经看完了壁画,几人的神色之中都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撼。

    禹姬感慨的说道:“从不能修炼绝天地通之前的功法,到最后硬是另辟蹊跷,自创了一部逆天功法修炼血窍,开启体内八门遁甲,这无崖武圣不愧是绝天地通后,能第一个破碎虚空的超强存在!”

    “确实是名不虚传!”周武同样对无崖武圣赞不绝口,然后说道:“根据传闻来看,只有开启了‘开’门血窍之后,才能继续开启其他七门,由弱到强,不可逾越!”

    上官逍遥微微点头,虽然这右面的壁画并没有把他的神魂拉扯到壁画之中,但是却让他了解了很多东西。

    之前在传承殿之中所看到的那八扇门,每一扇门之中,都有着无崖武圣留下的关于修炼体内《八门遁甲》的法诀。

    而要修炼《八门遁甲》,开启体内的第一道血窍,‘开’门,是修炼根基。

    而‘开’门正是他们现在所踏入的这座门户,或许通道的尽头,便是如何开启‘开’门的修炼方法。

    “走,去这通道的尽头!”弄明白了这些壁画的意思,上官逍遥便细细感应着他空间戒指中所留下的印记,然后朝印记的位置追寻而去。

    ……

    商腾来到了‘开’门通道的尽头之后,立即看到一座占地百亩的宫殿。

    宫殿名为‘开殿’,通体同样是以九天玄石打造,不过比起他们之前所看到的那座宫殿来说,这宫殿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饶是如此,商腾的脸上也露出了振奋之色,这座宫殿坐落在这里,就意味着修炼‘开’门血窍的方法在其中。

    “无崖武圣的传承之一,哈哈哈哈,我商腾来了!”商腾大笑过后,又皱眉道:“那肖遥怎么还没死?这空间戒指,怎么到现在都还无法打开?”

    他有些恼怒,空间戒指之中有上官逍遥留下的印记,短时间之内,想要抹除这印记根本就不可能,除非对方被格杀,否则这空间戒指中的东西,他根本就拿不出来。

    “那廖东升一行人怎么搞的,一群虚境九重的武者,手中还有神兵在,要杀一个神魂离体的逍遥,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成功?”商腾有些‘怒其不争’,不过也知道这种事情自己急也没用,索性直接走进了大殿之中。

    一进入大殿,商腾就看到大殿的最中央有一块高达四丈的石碑矗立其中,而在石碑的周围,却只是一片空荡,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事物存在。

    商腾大致扫了一眼那石碑,顿时发现,这石碑上面所记录的文字,乃是一篇关于如何修炼‘开’门的功法。

    只是商腾并没有满足,他环顾四周,看着这空荡荡的大殿,顿时怒吼道:“宝物呢?一座关于修炼血窍的大殿,其中怎能没有宝物?”他很愤怒,因为石碑之上除了记载关于如何修炼‘开’门的功法,还有提到了各种激活‘开’门血窍的灵药。既然连修炼‘开’门血窍的灵药都有记载,就证明这大殿之中绝对储存着很多的灵药,不可能如现在这般,除了一座石碑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东西。

    “霸一绝,滚出来,我知道是你拿走了这里所有的东西!”商腾怒吼起来,因为在他们之前踏入这‘开’门之中的,只有一个霸一绝。

    可惜商腾怒吼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待寻找了片刻之后,这才发现在石碑的背后有一扇一丈高门户,门户里面是一片朦胧,根本就无法看清这门后的景象。看到这门户,商腾这才明白过来,霸一绝那家伙肯定是早就从这石碑后面的门户离开了。

    “可恶,霸一绝,不要让我碰到你,否则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商腾咬牙切齿,一脸不甘的低吼道。

    让霸一绝把‘开殿’之中的灵药都拿走,他即使获得了完整的修炼‘开’门的功法,又怎么成功开启体内‘开’门?

    “霸一绝!!”这一刻,霸一绝在商腾心中,比起上官逍遥更为可恨!

    可此刻再是痛恨对方也没有办法,商腾索性直接站到了石碑的正面,认认真真去记那关于如何修炼‘开’门血窍的功法。

    当他把功法记住之后,却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正有一群武者赶来了这里,足足有三百多人。

    只是这些武者的脸上都带着惊恐之色,似乎是遇到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

    商腾皱了皱眉,这些家伙都来到这‘开殿’了,想必也能看到这开殿之中所记载的关于修炼‘开’门血窍的办法。这种修炼血窍的功法,不管放在什么地方都是珍宝,可这些家伙见到珍宝,脸上怎么没有惊喜,反而个个都恐惧不安?

    “你们这是怎么了?”商腾一脸疑惑的问道。

    众武者闻言扫了商腾一眼,却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反而一个个紧张的看着殿口方向,似乎那地方正有什么洪水猛兽赶来。

    商腾皱眉,不由得也把目光移向了门口,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嘲讽的声音说道:“他们是在恐惧!”伴随着这声音落下,商腾立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是周武踏入了这‘开殿’之中。

    周武为了早些抓到商腾这个叛徒,他是拼命的一路狂奔,比不紧不慢赶路的上官逍遥先一步赶到了这里。

    看到是周武到来了,商腾不由得嘲讽道:“哈哈,周武,想不到你也抛弃肖遥独自离开了,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要重诺言吗?现在呢?原来你也是背信弃义的人啊!”

    周武闻言笑道:“我背信弃义?商腾,现在你还有心思嘲讽我?呵呵,我周武可不是那种背弃承诺的人。倒是你,违背了血誓,现在正遭受着莫大的折磨吧?”

    商腾却是冷哼道:“哼,区区血誓,又能奈我何?现在虽然发作了,但是早就被我用秘法给压制住了。只等我离开这秘境,我大商帝国的老祖宗定然会给我破解了这血誓,血誓这种东西于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约束力。这血誓,也就对那些普通的武者有效罢了。”

    周武说道:“商腾,这血誓或许奈何不了你,但是无论如何,你今天都死定了!”

    “哈哈,我死定了?周武,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商腾闻言直接大笑了起来,可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只见‘开殿’门口处,一个让他万分忌惮的人影也出现,跟在他身后的,还有禹姬和林天空两人。

    “肖遥?你竟然没死?”看到上官逍遥出现的那一刻,商腾一脸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有想到,上官逍遥居然能活着出现在这里!

    上官逍遥淡漠的扫了商腾一眼,说道:“看在你曾经是我属下的份上,给你一个交待遗言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