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壁画
    上官逍遥看到她的动作,也注意到了墙壁上的壁画,把目光移到壁画上面,仔细观察起来。

    第一副壁画上面所刻画的内容更像是小孩儿涂鸦一般胡乱雕刻的,壁画之中的人物都雕刻得格外模糊,仔细观看了一会儿,他才看明白这第一幅图所讲述的事情。

    那是一个小孩儿被放置一座祭坛上,在祭坛的周围,围满了祭司,他们手中拿着各种不同的祭祀用具,正在向上苍祈祷着什么。

    禹姬看到上官逍遥也在观察壁画,她微微一笑,莲步款款走到他的身边,解释道:“这似乎是一种古老的献祭,把孩童放置在祭坛上,献祭给他们所祈祷的神。”她故意过来找上官逍遥搭讪,想拉近一下和他的感情。

    上官逍遥闻言摇了摇头,说道:“你错了,若是着小孩儿是被献祭给神的人,那他脸上为何没有惊慌?”

    “洗脑而已,这些小孩儿是悲剧的,他们从小被豢养起来,被灌输一些扭曲的观念,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根本就不会畏惧,反而会觉得自己作为祭品被献祭,乃是一种光荣。”

    上官逍遥没有说话,直接挥击了一掌在左面的墙壁上,强横的掌风瞬间席卷了这左面的墙壁,墙壁上所有的尘埃,都在他这一掌之下纷纷掉落在了地上。

    周武、商腾和林天空此时也注意到了墙壁上的壁画,当上官逍遥清理掉了后续壁画上的尘埃之后,周武诧异道:“咦,禹姬,你好像猜错了,你们看,这第二幅图,是第一幅图中那被献祭的小孩儿在修炼!”

    商腾更是惊呼道:“铁皮草、溶血草、断骨草、白果,还有一些之前那台阶之下没有的灵药,这小孩儿在利用这些灵药修炼。看样子,他修炼的也是炼体诀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小孩儿,很可能就是无崖武圣小时候所经历的一些事情!”

    禹姬闻言不满的说道:“商腾,壁画没有看完,就不要妄下结论误导他人!”

    声音落下,她也看向了第二幅壁画,顿时脸色微红,悄悄瞄了一眼上官逍遥,发现他的目光没有在她的身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第二幅壁画所刻画的还是一个小孩儿,那小孩儿很明显就是第一副壁画之中站在祭坛上的那人,只不过第二幅壁画上的小孩儿,已经处在一处密室之中在修行。

    第二幅壁画就完全暴露了这小孩儿可不是什么献祭品,刚刚自己还给上官逍遥说这小孩儿是献祭品,没想到这才看到第二幅壁画,她就被打脸了。

    “应该是修炼的《炼体诀》,你们看这第三幅壁画,这小孩儿已经开始和一些灵兽搏斗了!”商腾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上官逍遥此刻也在看第三幅壁画,这幅壁画所刻画的是一个孩童在一处山林之间和灵兽战斗的场面。只是那壁画上所刻画的和小孩儿搏斗的生物,哪里是什么妖兽,那是传说中的圣兽,神兽才差不多!

    “真龙,凤凰,麒麟,朱雀……”上官逍遥一眼扫过去,发现和小孩儿搏斗的都是一些如今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

    它们虽然也都是幼年状态,但是壁画上的小孩儿却是在和这些有可能成长为圣兽、神兽的生物搏斗!

    禹姬也看清楚了和小孩儿搏斗的那些妖兽,顿时惊叹道:“这难道就是无崖武圣?他年轻的时候,竟然有这么强?”

    周武肯定道:“是了,无崖武圣能在绝天地通后打破空间禁锢,破碎虚空,若是年轻时不能和真龙、麒麟的幼崽争锋,又何以拥有破碎虚空的资本?”

    即便是上官逍遥看着这一副壁画,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一阵惊叹,无崖武圣年幼之时居然能和真龙幼崽这些生物争锋,如此才情绝艳之辈,破碎虚空打破绝天地通后的禁锢,也不是没有道理!

    上官逍遥内心虽然震撼,但看完第三幅时刻之后,又继续把目光往下移。

    在第四幅壁画上的刻画的主角乃是一个青年,青年身后背着一把大刀,手中拿着一张画卷在观看。

    当上官逍遥的目光移到第五副壁画上的时候,壁画的画风突然有了转变,之前的那些壁画如果说给人一种岁月久远且是小孩儿涂鸦的感觉,那这第五副壁画的雕刻功夫,就是大师级别。

    这第五副壁画所雕刻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物,都栩栩如生,像是随时都能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而壁画之中的所刻画的内容是一个青年被十人围攻,而在他的脚下,已经倒下了七具尸体,他自己也已负伤,但是他的表情看起来极为悲痛。仅仅是看着这壁画,都能感觉到从这壁画之中传出来的滔天怒意。

    商腾、周武、禹姬和林天空看到这第五副壁画的时候,立即喷出一口鲜血,竟是被那壁画之中所透露出来的滔天怒意给震伤了心神!

    周武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闭着眼说道:“这壁画有问题,第五副壁画,不能看!”

    商腾他们亦是如此,看到第五副壁画的时候,根本就看不下去了。

    而上官逍遥却是在继续观看,第五副壁画之中所传出来的滔天怒意,对他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随后,他继续去看第六幅画,但是当他的目光刚移到第六副壁画上的时候,就感觉一股诡异莫测的力量从壁画之中传了出来,直接冲入了他的识海。

    上官逍遥皱眉,第一时间动用神识力量去抵挡这一股从第六副壁画之中所冲出来的诡异力量。

    然而,那从壁画之中冲出来的诡异力量却是忽略了上官逍遥的神识,直接把他的神魂拉到了一处陌生的空间之中。

    那是一片被灾难所包裹的世界,成群的武者直接爆体而亡,世界在消亡,大地在崩碎,无数的武者在哀嚎,无数的武者在快速散尽自己一身修为,企图逃离爆体而亡的命运,却是始终无法摆脱爆体而亡的结局。

    武者们死得很诡异,他们莫名其妙的就爆体而亡,几乎每个人都在发出愤怒的嘶吼,每个人都在绝望嚎叫,可是上官逍遥却是听不到任何一点声音,只能从他们的神态看出来,他们正在遭受一场巨大的灾难。

    上官逍遥在这一处影像之中,就是一个看客,他看到了成群的武者死去,看到了无数的强大妖兽封印了自己的修为,看到了一些只在传说中才出现过的生物,它们无一例外,都表现出了绝望的情绪。

    灾难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如末日一样的情景出现?

    上官逍遥想要弄明白这世界崩坏的原因,他快速在人群之中扫视着,想要找到那第五副壁画之中所出现的青年。

    可惜,他寻找不到他的影子,那第五副壁画之中还被人围攻的青年,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在这个世界一般。他想要继续寻找,可是在此刻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机席上心头,不容他做出任何反应,一道流光便直接从虚空之中爆射而来,侵入到了上官逍遥的识海中。

    上官逍遥根本就没有力量去抵挡,流光冲入识海,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此崩碎,当整个身体都崩碎之后,他又回到了‘开’门的通道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