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八门遁甲
    “这些是什么?”林天空一脸茫然看着这些门户,压根就不能理解它们的意思。

    “绝天地通前,武者修炼肉身,储存元力于血窍,可惜这种修炼法门早就断绝,而我们踏入这禁地之中,所修炼的乃是强大肉身的《炼体诀》,只能强健体魄,并不能把元力储存于血窍之中,这八扇门出现在这里,或许会和修炼血窍有关系。”上官逍遥说完,又摇了摇头,他也不确定这猜测是否正确。

    毕竟绝天地通之前那个年代距离现在太久远,绝天地通前的修炼方式,即便是有流传到现在的,也不过是残篇而已。

    而且,在上一世,上官逍遥就了解到这武道世界的文化有断层,绝天地通前和绝天地通后,完全是修炼的两种不同的体系。

    “难道是八门遁甲?”禹姬看着眼前这八道门户,想起之前所看到过的一篇来自绝天地通前的文献,那残篇上面就记载了武道世界众人的修炼体系。

    “八门遁甲?”周武和商腾闻言,脸上都带着一抹震撼之色!

    八门遁甲,即便是放在绝天地通前,都难以修炼,因为要开启人体之中的八门,所需要耗费的灵药绝对会让无数修炼此道的武者感到绝望。

    在天材地宝不够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开启体内八门,即便是八门中最容易开启的‘开’门,也需要海量的灵药再配合强大的炼体功法才有可能开启。

    而且,开启体内的第一道‘开’门,还伴随着巨大的危机,一个不慎就会让修炼的人直接爆体而亡。

    两人根据以前所过的一些从绝天地通前遗留下的文献,知道开启体内八门则可遁甲。这遁甲之意,乃是取‘逃离天道轮回’之意。

    可以这么说,开启体内八门,便能达到如那绝天地通前的神话一般的境界!

    然而,在绝天地通前几乎都没有人能够成功开启体内八门,更何况现在是在绝天地通之后了,很多的灵药都已经消失,再加上天地异变,这八门遁甲,根本就不可能再修炼!

    商腾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如果真是八门遁甲,那么以这秘境禁地之中的灵药,是不是证明我们可以在这里如绝天地通前那些武者一样,开启体内八门?”

    周武闻言嗤笑道:“呵呵,商腾,我突然发现你原来是一个喜欢做梦的人。”

    商腾皱了皱眉,不悦的说道:“你什么意思?”

    周武目光在这八门之中一一扫过,然后才缓缓说道:“商腾,不要把无崖武圣这人想得太简单,我敢打赌,他绝对没有那么好心留下这关于开启体内八门的传承。”

    禹姬沉吟道:“具体是什么情况现在也不好说,不过我们从踏入这禁地开始,就只能修炼肉身力量,从这方面来说,似乎是无崖武圣在为我们开启体内八门做铺垫。或许这八扇门之中,就是记载了开启体内八门的方法也不一定!”

    周武冷笑一声,说道:“禹姬,你太天真了,你也不想想,为什么之前凡是踏入这秘境的人,即便能够活着出去,最后都会死?”

    此话一出,禹姬立即沉默了下来。

    只有上官逍遥的眼中闪过一抹明了之色,他可以肯定,从他们踏入这大殿的一瞬间,那诅咒就已经种植在了每一个踏入这大殿的人身上。

    而那诅咒,应该就是那缕微弱的灵魂之力,那一缕灵魂之力很诡异,侵入人的识海,和灵魂融为一体,除非能在短时间内发现这一缕侵入识海的灵魂之力,否则等到这缕灵魂之力真正和神魂融为一体之后,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武圣也无法发现这灵魂异常。

    可想要短时间内发现这一缕入侵识海的灵魂之力,又谈何容易?毕竟进入这里的人,修为最高也仅仅只有虚境九重罢了,像上官逍遥这种重生并拥有上一世灵魂的奇葩,在武道世界漫长的历史中,只怕也再难找出一个来。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仅仅过去了十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就在上官逍遥一行人在这里打量着八扇门,猜测这八扇门摆在这里是何原因的时候,陆陆续续也开始有武者进入了这座大殿。

    随着人影不断从‘开’门之中涌现出来,使得这大殿开始渐渐变得喧闹起来。

    “咦,在这里我的修为恢复了!”

    “强大的感觉,哈哈哈哈,这里终于不压制修为了,我倒是要看看,如今还有谁能阻拦我的步伐!”

    “终于恢复了力量,妈的,该是我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哈哈……”

    一众武者踏入这里之后,纷纷大吼大叫起来,他们都在宣泄心中的激动情绪,在这里不再被压制修为,他们自信能够扫除一切敌手!

    有人在大声宣泄着心中的不满,也有一些武者立即变得低调起来。

    那些大声叫嚣着的人,基本都有虚境九重的修为,还是那种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踏入王境的武者。这种武者,在恢复了实力之后,他们也有叫嚣的资本。

    人群之中,有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把目光移到了上官逍遥的身上,他的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意,一步从人群之中踏出,直接对上官逍遥说道:“肖遥,你没想到这处地方会解除对元力的压制吧?”他的眼中充满了杀意,浑身上下的杀气都凝聚成了实质。

    上官逍遥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斥道:“滚!”

    司徒林的脸上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说道:“呵呵,肖遥,让我滚?你以为这里还是大汉皇家学院吗?”

    上官逍遥眉头一皱:“又是你们这群损公肥私的垃圾!”

    司徒林脸上闪过一抹狰狞之色,冷声说道:“损公肥私?哈哈,这世上的人,有谁不为自己着想?修炼资源就那么点,不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获得好处,难不成还拱手让给他人不成?武道世界,实力为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上官逍遥道:“无可救药!”

    司徒林立即吼道:“哈哈,无可救药?也罢,你肖遥是皇家学院院长的弟子,自然会不缺修炼资源,自然有资格把自己的姿态摆得高高在上来教训我。但是不管怎么说,当初我离开大汉皇家学院,可都是拜你所赐啊!”

    这话说完,他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浓,所有的杀气都笼罩在上官逍遥的身上,他决定待会抓住上官逍遥之后,一定要狠狠折磨他一番,不能让他轻易死去。

    虽然不知道上官逍遥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是哪里来的自信,但是他相信,在进入皇家学院之前不过是一个虚境低阶的武者而已,在这短短时间之内,又能强到哪里去?

    虽然对方手中拥有得自商腾他们的帝级神兵,但是司徒林不相信对方能够动用,因为那些帝级神兵,绝对是烙印了商腾他们神识的!

    所以,司徒林不准备直接杀死上官逍遥,他要抢夺他的空间戒指,当着众人的面再狠狠的折磨羞辱他!

    甚至,司徒林都已经想好了怎么折磨上官逍遥了,以至于那原本狰狞的面容之上,又带上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他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疯子一般,时不时发出声声诡笑,若是把他放在烟暗之中,这笑声恐怕都能把人给直接吓死。

    上官逍遥根本就不在乎眼前这司徒林所展现出来的杀意,看到他脸上那令人厌恶的笑容,便准备出手拍死他,免得留着他影响心情。

    可他还没有出手,司徒林就直接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大口咳血。

    是禹姬出手了,在司徒林上前找上官逍遥麻烦的时候,她就时刻准备着出手。

    而司徒林眼中只有上官逍遥,根本就没有关注禹姬,所以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拍成了重伤!

    不过,虽然一击得手,但禹姬那一张美丽的面容却充满了冷意,对于司徒林挨了自己一击没死,感觉面上无光。

    她毕竟是来自帝国的皇室成员,在恢复了修为之后,她自信她的实力没有几人能敌,可这家伙在她偷袭的一掌之下,竟然没死,这让自视甚高的她有些难以接受。

    司徒林没有想到他会被禹姬攻击,他大吼道:“为什么?我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对我出手?肖遥才是你们的敌人,是他拿走了你们的空间戒指,你为何要对我出手?”

    刚才禹姬那突然杀过来的一掌,已经震碎了他的心脉,他现在虽然还活着,但是也离死不远了,如果没有灵药治疗的话,死亡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禹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一张俏脸宛若是覆盖了一层冰霜一般,冷漠的说道:“杀你,需要理由吗?”她很霸气,声音落下,又是一掌挥向司徒林,强横的力量从她的手中爆发出来,一掌就把重伤垂死的他给拍成了碎片。

    杀了司徒林之后,禹姬神色冷漠的注视着众人,杀气腾腾的说道:“还有谁要找肖遥麻烦的?”她目光所过之处,其他的武者连忙低头。

    此刻他们也明白过来了,在这里不被压制修为,这些来自帝国的皇室成员,几乎算得上是无可匹敌!

    可就在此时,人群之中有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传来:“哼,一帮大男人,却是被一个娘们给吓住了,你们难道不知晓他们三人的空间戒指在那肖遥的手中吗?他们在不能动用各种底牌与神兵的情况下,不过是厉害一点的虚境武者而已。

    大家可不要忘记了,在落日平原上,这娘们还有那两个混蛋是怎么欺负我们的!”

    禹姬一双美目在人群之中扫视,她怒道:“是谁?藏头露尾的算什么本事,与其躲躲藏藏的煽动他人,何不如直接站出来与我对话?”

    周武也大吼道:“滚出来!”他瞪着一双猩红的眸子扫视人群,却无法确定是谁在鼓动众人。

    商腾也杀意凛然的吼道:“出来!”

    而上官逍遥也比较憎恨这种家伙,他们自以为聪明,在人群之中蛊惑他人,唆使其他心生贪婪的家伙出头。

    这种人,最是该杀!

    所以,上官逍遥直接出手了,那人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他,他探出一只大手,宛若是抓小鸡一般,把那煽动众人的罪魁祸首给直接抓了出来。

    这人上官逍遥认识,正是来自大唐皇朝的唐子林!

    当初在落日平原上的时候,帝国的人还没有到,就属他和那被周武一巴掌拍死的明道龙叫得最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