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不要脸皮的奇葩
    人群之中,有人震惊于上官逍遥的实力,也有人在点评壮汉的死。【】

    郭东方就是其中之一,他看到那壮汉被直接拍死,眼中露出不屑的笑容,对身边的一名青年说道:“差距太大,我们才刚可以进入二十丈往上的距离,这肖遥却是已经可以踏足五十丈之上的距离,刚才那家伙傻|逼了,连这么浅显的事情都没有看明白,就敢对肖遥的人出手,现在被这肖遥一巴掌拍死,也是咎由自取!”

    “呵呵,事情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你肯定不是这样的想的吧?我刚才可是看见你也有对肖遥出手的打算,你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和掩耳盗铃又有什么区别?”站在郭东方身边的青年武者立即反驳了起来。

    郭东方闻言,老脸一红,说道:“你知道什么,肖遥是个危险人物,我们就需要那壮汉一般的‘好人’为我们探寻前路,探寻他人的实力,他虽然死了,但是却让我们了解了肖遥的真正战力,他的死,是值得的!”

    听着这番话,青年武者翻了个白眼,骂道:“白|痴!”

    “哼,你敢骂我白|痴?”郭东方不爽这拆自己台的青年,又听到他骂自己白|痴,心思一动,立即靠着青年的后背,大声喊道:“肖遥算个什么东西,他拥有这么好的行宫不拿出来给广大的女性武者使用,明显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咱们可都是获得了无崖武圣传承的人,无崖武圣这种大圣人既然把他的传承直接传给我们,证明无崖武圣一视同仁,也是在警醒我们要团结互助。

    可这肖遥占据着好好的行宫不拿出来给大家分享,如此做法,他有资格获得无崖武圣的传承吗?”

    他在煽动人群,同时害怕被上官逍遥给盯上,所以才会靠着青年的后背说话,让人误以为是这青年在煽动众人。

    上官逍遥目光如电,冰冷的眼神立即朝着郭东方看了过去。

    一看到那冰冷的眼神,郭东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但此时他还是鼓起了勇气,继续说道:“自私的人不应该获得传承,今日咱们何不联合起来,替无崖武圣扫荡这种自私自利的家伙!”

    在他这番话说完之后,人群之中再没有几人去议论壮汉的死,反而把目光放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虽然都知道他很厉害,但还是有很多人决定出手。

    在这神峰之中,有一处行宫熬炼灵药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有人决定铤而走险,准备联手对付上官逍遥。

    但这时候却发现上官逍遥直接走向了郭东方所在的方向。

    郭东方愣了愣,他一番煽动之言虽然成功挑起了众人的情绪,但还没有武者联合上前对付上官逍遥。当他看到对方是朝着自己走来,心里不由得一紧,赶紧把面前的青年往身前一推,而后快速转身,想第一时间离开他所站立的位置。

    他认为上官逍遥走过来是为了他身前的青年而来,毕竟他刚才可是站在他所在的位置煽动众人的。

    郭东方这家伙想把他面前的青年给坑死,更想让众人联合起来把上官逍遥给弄死。

    当上官逍遥来到那青年的面前之后,青年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声音颤抖道:“那…那些话…不…不是我说的!”他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在打结,上官逍遥刚才的残暴出手,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让他对上官逍遥忌惮不已。

    上官逍遥却是直接略过了他,朝着郭东方走了过去。

    青年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深呼吸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上官逍遥的步履给吓得尿裤子了。

    而郭东方见到上官逍遥走向自己,他心里一惊,连忙后退,朝着广场跑去。

    但凭着他的实力,又怎能逃脱上官逍遥的手掌?不过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郭东方就被上官逍遥直接拧住了后衣领,而后把他给提了起来。

    郭东方害怕了,色厉内荏的吼道:“肖遥,你要做什么?”

    “阴险小人,当诛!”上官逍遥提着郭东方用力朝地上狠狠一摔,把郭东方摔得脏腑破碎,筋骨俱断,瞬间横死当场。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郭东方都不明白在这神识被压制的特殊环境中,上官逍遥为什么还能在人群中准确的把他找到。

    众人又一次见识到了上官逍遥的手段,一时间纷纷被震慑当场。

    而一些原本还觊觎行宫准备一拥而上的武者,在见到上官逍遥的残暴出击之后,纷纷低下了头,转身绕到神峰的另外三侧。

    他们都因为心怀鬼胎,不敢再继续待在这里直面上官逍遥,他们怕了,怕被他记住,而后被对方雷霆击杀。

    但也有人双目放光,看着上官逍遥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自己亲爹一般,其中有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武者看着上官逍遥那负手而立的雄伟身姿,立即在人群之中喊道:“肖遥爸……肖遥大哥,我是你最忠实的粉丝,你的实力令我崇拜不已,还请您收下我当您的扈从,我一定会为您的武道之路冲锋陷阵,扫荡一切阻碍!”

    这家伙开口就差点把‘爸爸’两个字叫出来,他这别具一格的语言方式,让许多人都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哈哈,你就是愿意给肖遥当儿子,肖遥也不愿意收你这种贼眉鼠眼的家伙,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么个贼眉鼠眼的玩意儿,肖遥收了你当扈从,岂不是把自己面子都给丢光了?”

    “笑死老子了,居然叫肖遥爸爸,你哪怕收口得快,也改变不了大家都听到的事实,你既然这么喜欢认爸爸,那也叫老子一声爸爸听听啊!”

    一阵阵嘲笑声不断在此时传来,林天空的那一个‘爸’字,让他成为了众人嘲笑的对象。

    听着周围那些嘲讽的语言,林天空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想反驳周围的人,可嘲笑他的人太多了,他又怎么去反驳?

    也怪这货太激动了,看到上官逍遥一巴掌拍死了那壮汉,随手摔死了郭东方,简单粗暴的手段让他心中激动情绪蔓延全身,在激动情绪的影响下,差点就把‘爸爸’两个字给喊出来。

    上官逍遥也是一阵无语,他两世为人,听到过很多对他的尊称。有叫他‘老大’的,有叫他‘君主’的,也有直接叫他名字的,但是如这林天空一样,开口就直接叫‘爸爸’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一时间,本想把人群之中另外一些别有用心的家伙都拍死的上官逍遥,被林天空这话给逗乐了,以至于都饶过了那些家伙。

    而林天空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妈的,自己好歹也是一个武者,怎么就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呢。

    正在他尴尬得无地自容的时候,上官逍遥扫了一眼周围的人,说道:“你们觉得嘲讽一个口误的人,很有意思?”

    他声音落下,原本喧闹的人群渐渐变得寂静下来,这时候上官逍遥才对林天空说道:“本座倒是需要人帮我采药,你既然愿意当我的扈从,那就跟随我吧。”

    林天空还想着该怎么化解自己的尴尬,现在听到上官逍遥的话之后,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欣喜起来,心中更是感动得都都快涕泪横流了。

    这话来得太他妈及时了,本应该陷入尴尬的自己,被他一句话就给化解了。而且对方不仅一句话就化解了他的尴尬,并且还让他跟随,这完全是他没料到的事情。

    毕竟他没有任何背景,而且还长得贼眉鼠眼,在踏入这秘境之后,根本就么有人愿意和他同行。如果不是靠着几分运气,他早就死在这秘境之中了。

    现在对于上官逍遥接纳了他,他是由衷感到激动和欣慰!

    肖遥可是条粗大腿啊,现在自己居然抱上这条大腿了,这就证明自己在这秘境之中有活命的可能了!

    这一刻,他连忙走到了上官逍遥的身前,单膝跪地,说道:“肖遥老大,我林天空必当尽心尽力为你做事,做你最忠实的狗,你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上官逍遥彻底被这番话给惊住了,不要脸皮的人他见过不少,但像林天空这样不要脸皮的人,他两世为人,也是第一次见到!

    叫自己‘爸爸’就不用说了,现在更是以这样羞辱他自己人格的话来表忠心,这让上官逍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扫了一眼林天空,却发现这家伙的眼神在激动之余,还带着一抹浓烈的恨意!

    “嗯?”上官逍遥有些好奇林天空的恨意是对谁发出的。

    林天空当着这神峰无数武者的面说出这话,虽说是想抱自己大腿,但是这样直接丢弃自己的尊严的做法,若是没有身负血海深仇,是不可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的!

    当一个武者连自己尊严都不在乎的时候,除了在生死关头之外,那就是自己的内心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连尊严都抛弃的内心,那么他的心中也定然隐藏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痛楚。

    不过不管他心中隐藏着怎样的事情,上官逍遥却是丝毫不在意,若是以后他表现出足够的忠心,到时候帮他一把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以后你就跟在我的身边吧。”上官逍遥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林天空的投奔与否,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那么重要,之所以收下他,也是因为他这番话而已。

    那些距离林天空比较近的人听到他对上官逍遥的宣誓致辞,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如果说第一次叫肖遥‘爸爸’是因为口误,那么刚才他所说的话,便是有意为之了。

    林天空这一刻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他站在上官逍遥的身边,和商腾、周武、禹姬并列一排,除了形象难看点之外,这四人更像是上官逍遥的四大护法。

    商腾、周武两人对于林天空的话只感觉一阵恶心,倒是一旁的禹姬却并没有因为这番话看不起林天空,反倒是对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另眼相看。

    上官逍遥扫了一眼商腾、周武和禹姬三人,看到三人看向林天空的神色各有不同,顿时摆了摆手,说道:“行了,现在时间对我非常重要,你们三人快去行宫修炼,待会儿还得帮我采集灵药呢。”

    听到这话,商腾、周武、禹姬三人立即踏入了行宫之中开始修炼《炼体诀》,而上官逍遥则对林天空说道:“你若是有需要,也进去修炼吧。”说完,他便转身朝着神峰五十丈之上的位置走了过去。

    他的神识可以覆盖两百丈的距离,只要有人敢对行宫之中的三人出手,第一时间就会被他剿灭。更何况,在这神峰二十丈处的那些武者,有很多都是发下血誓臣服于他的武者,若是有别有用心之徒,必然会遭受到他们的雷霆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