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蝼蚁?蝼蚁!
    用灵药熬炼肉身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上官逍遥在这神峰二十丈往上,五十丈往下这段距离所摘取的灵药都用来熬炼自己的肉身。

    比起铁皮草药汁粘在自己身上的那种痛苦,现在他所承受的痛苦更甚之前。

    溶血草的药效很霸道,它的效果如它的名字一般,在上官逍遥把溶血草的药汁涂抹到自己肌肤的时候,立即感受到了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开始溶解。

    一些杂志从他的身体之中排出来,其中带着鲜红和烟色,两种颜色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难看的粘乎乎的污垢。

    这溶血草在净化他的肌肉,淬炼杂质,只留下肌肉之中最为精华的部分。

    一个时辰之后,上官逍遥第二次以药物炼体结束,从药桶之中走出,药桶只剩下一些污垢,原来如血一样颜色的溶血草药汁,全部融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变化,在此刻他举手投足之间,都觉得自己的肉身充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拳挥出,拳头所过之处,阵阵气浪奔腾,受到溶血草的熔炼效果之后,这一刻他一拳挥出的力量竟然达到了十象之力。

    “十象之力,肉身力量达到十象,这些灵药提升肉身强度的方式很可怕!”感受到自己一拳的攻击力,上官逍遥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管这无崖武圣的传承有多危险,至少来说,目前这《炼体诀》对人体并没有什么伤害。”

    而后,他走出了行宫,却看到了一个个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武者站在神峰二十丈之下的距离涂抹铁皮草。

    他的目光移到了商腾的身上,问道:“你不去接受传承?”

    “无崖武圣的传承真的很危险,他的传承,我可不想要。”商腾停顿了一下,又道:“老大,你可得好好考虑一下,这无崖武圣的传承充满了诅咒,趁着现在这诅咒还没有爆发,你还是衡量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

    上官逍遥对他这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笑了笑,说道:“行了,传承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反倒是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这神峰二十丈往上,可不是那么好踏入的了,你想过自己怎么躲开其他人的袭杀了吗?”

    听到这话,商腾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上官逍遥终究是要往神峰的深处走的,而他不去继承传承,只能待在这神峰二十丈以下的距离。

    而且,那么多的武者都在这里涂抹铁皮草的药汁,等到他们做完手中的事情,一些对自己这些来自帝国的皇室成员抱有敌意的,恐怕就会立即对他们出手了。

    商腾沉默了片刻,说道:“肖遥老大,我这就去接受传承,不过待会儿还得麻烦你帮我护法。”

    说到这里,他怕上官逍遥反感,又补充说道:“老大,我是怕这些家伙对我出手啊,我还不想死,希望你帮我一把。”

    上官逍遥扫了一眼众多脱得光溜溜的武者,点了点头道:“去吧。”

    商腾神色一喜,有了老大这句话,他的安全就不用担心了。

    “对了,老大,刚才宋仁义来过,说是发现了一处灵药成群的地方。”商腾留下这句话后,就跑向了广场的雕像接受传承。

    而上官逍遥对于这话只是一笑而过,他收起神峰五十丈处那行宫,又直接延伸自己的帝境神识,想要看看五十丈之上还有什么灵药。

    当帝境神识展开,他立即发现自己此刻的神识可以探测到两百丈的距离,正好在神峰的两百丈处,出现了一道石阶,看不到石阶的尽头,不过想来应该是通向山顶的。

    “越来越有意思了,压制武者的元力和神识,又留下这石阶,想必要通过这石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有武者融合了铁皮草的药效,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有一部分人甚至立即把目光移到了上官逍遥的身上。

    因为商腾三人臣服于他,使得上官逍遥成了众人的焦点。

    “熔炼了铁皮草的药效,我现在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象之力,这小子的力量又有多强?”有人在人群之中低语。

    他们现在在打上官逍遥的主意,毕竟帝国那四个家伙的空间戒指在上官逍遥手中,只要获得那四枚空间戒指,这一趟秘境之行即使再得不到什么,众人也不算是白来。

    “不要轻举妄动,你看他站立的地方乃是五十丈处,我们现在恐怕也只能走到他所站立的位置,但他刚才在行宫之中又熬炼了一次自己的肉身,他走在了我们的前面,现在要对付他,有些困难。”有人在小声劝解自己身边的同伴。

    上官逍遥听着人群之中的这些声音,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在打他的主意!

    “贪婪果然是人类最大的原罪!”他脸上勾起一抹冷笑,却也没有直接对那些对他有恶意的人出手。

    就在此时,商腾、周武和禹姬三人同时回来,上官逍遥又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行宫,对他们说道:“你们进去熬炼药汁吧。”

    商腾和禹姬两人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之色,连忙道:“谢谢老大!”

    当上官逍遥的行宫刚拿出来时,立即有人从人群之中站了起来,对上官逍遥说道:“肖遥,这行宫借我一用!”他的年龄看起来在三十岁左右,浑身肌肉隆起,仅仅是看着他身上的肌肉,就直接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力量感。

    他大大咧咧,直接走向了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看了他一眼,淡漠的说道:“趁我没发火之前,立即滚出我的视线!”

    “哈哈,肖遥,你做事可不要这么绝,你这行宫之中有熬炼灵药的器具,拿出来大家分享才是王道,大家都是为了追求武道巅峰的人,你这么自私可不是什么好事。”

    壮汉并没有生气,但他这番话可谓诛心之言。

    人群之中有不少的女性武者,她们只能组成人墙来涂抹铁皮草,而眼下的上官逍遥有一座行宫,若是在行宫之中涂抹,将会把铁皮草药汁涂抹得更为彻底,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涂抹药汁的时候还得注意周围的情况。

    上官逍遥正要表态,商腾却是直接一步踏前,喝道:“敢和我老大如此说话,你找死!”

    然而,壮汉却是直接一脚把商腾给踢得倒飞了出去。

    壮汉身上所爆发出来的一象之力,根本就不是此刻的商腾所能抵挡的。

    一口鲜血从商腾口中喷出,他跌倒在地上,脸色苍白,但一双眸子却是带着浓浓的仇恨之色盯着眼前的壮汉:“很好!”

    壮汉闻言,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还当你是外面的那个商腾?在这禁地之中,你不过是蝼蚁而已,我一只手就能灭你!”

    上官逍遥看了看商腾,又看了看壮汉,说道:“说得不错,蝼蚁而已。”

    壮汉以为上官逍遥是在说商腾,正准备点头回应,却发现一个巴掌从天而降。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巴掌落下的轨迹,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拍到了土地之中,当场死亡。

    别有用心的人总是特别多,他们认为自己吸收了铁皮草的药性,修炼了《炼体诀》的开篇,足以和上官逍遥一争高下。

    很多人都有这种心思,不同的是壮汉最先忍不住跳出来对上官逍遥发难,可惜他的结局很悲惨,他就像是一只苍蝇一般,被上官逍遥给直接一巴掌拍死,让他成为了被儆猴的鸡

    壮汉的结局,让那些利令智昏、蠢蠢欲动的家伙立即压下了那躁动的心思,此刻他们也反应过来了,凭着他们目前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和眼前的上官逍遥争锋。

    他们还处于神峰二十丈位置的时候,上官逍遥就已经达到了神峰五十丈处,并且看他此刻的模样,明显是又有了突破。

    在这压制元力和神识的禁地之中,肉身力量的提升至关重要,更何况,对方能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座行宫,就证明这禁地之中对他的压制,并不那么彻底。

    之前很多人都被贪婪吞噬了理智,直到壮汉的死,才把他们拉扯回到现实之中。

    眼前的少年不可敌!

    这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他太神秘了,而且杀伐果断的做法,更是让众人感觉心惊胆颤。

    “那壮汉我认识,没有踏入这禁地之前,乃是虚境九重的修为,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破入王境,却没有想到,他就这样死在了肖遥的手中。”

    “肖遥现在所处的位置比我们高,他有了新的突破,不是我们这些刚修炼了《炼体诀》的武者能比的,他不可敌,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这么好的行宫若是给我们使用的话,我们也不用这么麻烦组成人墙来阻拦那些家伙的目光了。”说这话的是一名女子,她一双美目在上官逍遥的身上打量着,她在想是不是要发挥出自己的魅力去找上官逍遥说说这件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