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万年巨坑
    商腾三人并没有获得传承,因为之前他们没有让那雕像把他们的灵魂吸入其中去获得传承,对于上官逍遥让他们采摘所有看到过的灵药,他们感到不解,同时内心也很生气。

    他们是来自帝国的皇室成员,什么时候干过采药这种事情?

    “肖遥老大,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们这样采摘也不是个头啊,你倒是说说啊。”周武受不了了,立即站出来询问上官逍遥。

    随手把一株刚采集过来的溶血草放入空间戒指,上官逍遥一脸平静的说道:“这些炼体灵药,是修炼无崖武圣传承的必备灵药。”

    “肖遥,你获得了无崖武圣的传承了?”禹姬瞥了上官逍遥一眼,皱眉道:“肖遥,这无崖武圣的传承有问题。”

    商腾和周武两人闻言,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疑惑之色。

    他们这些来自帝国的成员,都知道无崖武圣的传承有问题,现在上官逍遥获得了无崖武圣的传承,按照禹姬平时的性格来看,他的死活根本就不关她的事情,她现在为什么会好心出言提醒他?

    上官逍遥又岂能不知道传承有问题?听到禹姬这么说,顿时意外的扫了她一眼:“噢?无崖武圣的传承有问题?有什么问题?”

    “这无崖虚境秘境已经开启了好几次,最开始的几次,别说是咱们真武大陆了,即便是其它大陆的圣地都派天才进去抢夺无崖武圣的传承。但几次之后,那些圣地都不再对这无崖虚境秘境抱有希望了,这就是一个骗局,无崖武圣的传承,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个坑杀全大陆天才的巨坑!”

    禹姬告知了上官逍遥一部分原因,看到上官逍遥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她愣了愣神,又继续说道:“所有进入过这无崖虚境秘境的人,无论他(她)是来自圣地还是来自其它什么地方的天才,都得死。”

    上官逍遥的脸上勾出一抹玩味的笑意,看着禹姬说道:“既然知道进入这秘境的人都得死,那你们还进来干嘛?”

    禹姬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说道:“你以为我想进入这秘境么?你之前应该看到跟随在我身边那老妪了吧?她明面上是我的侍卫,但暗地里却是派来监视我的,若是我不踏入这秘境,我会死在她的手下。”

    禹姬的声音一落,周武也开口道:“就是,你以为我们这些来自帝国的天才真想进入这个鬼地方吗?这地方就是个万年巨坑,除了你们这些不知道秘境危险的人进入其中之外,鬼才愿意来这里。”

    商腾也点了点头,说道:“凡是进入这秘境的人,总有那么几个是获得了传承的,可他们即便是从这秘境之中活着走出去了,过不了多久也会莫名其妙的死亡。我不知道禹姬和周武进入这秘境的原因是什么,但我商腾进入这秘境,从来都不是为了这里面的传承,而是奉命调查这秘境之中诡异的诅咒。”

    上官逍遥听到这三人的话,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你们对这秘境所知甚多,看在你们告知我这秘境一些秘辛的份上,若是你们在这秘境之中遇到了危险,我会救你们。”

    说完,他拿出来三块传讯玉简扔给了商腾他们,淡淡说道:“遇到不可抗拒的危险,给我传音,我会救你们一命。”

    商腾、周武和禹姬三人接过上官逍遥扔过来的传讯玉简,心中只觉得一阵好笑。

    离开了这个见鬼的禁地,他们有向上官逍遥求救的可能?

    能进入这秘境之中的人,修为最高不过是虚境九重而已,虚境九重的武者,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来自帝国的天才,他们有实力蔑视其他虚境九重的天才。

    不过对于上官逍遥的好意,禹姬欣然接受,然后又说道:“总之这无崖武圣的传承碰不得,肖遥你好自为之了。”

    上官逍遥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采集着自己所需要的灵药。

    随着采药的步伐越来越深入他感觉了这山峰之中所充斥着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这压力是专程针对肉身的,当上官逍遥来到神峰五十丈的地方,只感觉自己好像是背负了一座大山,自己的肉身隐隐有承受不住这神峰压力的趋势。

    “又是压制阵法么?这一次是针对肉身的?”上官逍遥皱眉,扫了一眼自己的身后,发现之前被自己收服的那些武者都在神峰山地二十丈的距离停了下来。

    他们也感受到了压力,神峰的压力针对肉身而来,没有修炼《炼体诀》的人,连踏入神峰五十丈的高度都无法做到。

    神峰的二十丈处,是一片铁皮草所组成的药园子,二十米往上,很多的炼体灵药是外界所没有的。

    上官逍遥知道现在要继续踏入神峰的高处,只有继续提升自己的肉身力量才行。

    行宫再一次被他拿了出来,凭着自己所采集到的炼体灵药,他又开始修炼起来。

    而神峰二十丈处的那些武者也洞察到了神峰的部分秘密,看到上官逍遥又一次进入行宫之中修行了,他们此刻也直接把铁皮草弄碎,以铁皮草的药汁涂抹全身,来修炼炼体诀。

    男人在这神峰之上还好说,那些进入这神峰的女性武者却犯难了。

    男性武者可以随便找一处地方修炼,而她们这些女人,总不能如这些男人一样,直接在这里把自己扒个精光往身上涂抹药汁吧?

    宋仁义在神峰的另一侧,他避开了上官逍遥,当他看到很多武者都把自己扒光涂抹铁皮草的药汁,立即惊呼道:“我靠,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上官无量听到宋仁义的话,立即骂道:“白|痴,修炼啊,你难道不修炼?在这神峰之上,肉身达不到一定强度,根本就无法踏上神峰的高处!”

    “喂,上官无量,看在你是我大舅哥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不过我警告你,以后若是再叫我白|痴,信不信我立马揍你一顿?”宋仁义很不满意上官无量的称呼,冲着他威胁的说道。

    上官无量厌恶的瞪了宋仁义一眼,冷笑道:“揍我?我很早以前就想揍你了,要不咱们现在就练练?”说完,他立即走向了宋仁义。

    宋仁义却是连忙摆手道:“现在我可没有什么功夫和你比划,这里这么多娘们,我倒是要看看,她们怎么修炼这《炼体诀》?”

    这货的脸上挂着一抹猥琐的笑容,似乎已经看到了无数的女性武者在自己的面前脱光了衣服的场面。

    一看到宋仁义脸上那猥琐的表情,上官无量连忙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和宋仁义呆在一起,他觉得自己都会受到他的感染。

    上官无量自己找隐蔽的地方去涂抹铁皮草的药汁了,宋仁义则关注着那些女性武者,他很想看到女性武者脱光了衣服往自己身上涂抹铁皮草药汁修炼的情景。

    按理说这家伙皇朝出身,对于美女有一定的免疫力,可这家伙的恶趣味就好这一口,让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出身于高贵的皇朝皇室,反倒是和一般的地痞流氓没有什么两样。

    可惜,那些女性武者有防备,她们组成了人墙,一部分人在涂抹铁皮草药汁,一部分人在替她们守护,这让宋仁义的愿望落了空。

    “不科学啊,这些女性武者怎么能这样阻拦我的目光呢。”这货脸上带着猥琐的纠结之色,对于没有大饱眼福,他心中很是不爽。

    在这里纠结了一会儿,他想了想,自语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光衣服不雅观啊,去找肖遥那家伙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进入那行宫之中修炼《炼体诀》。”

    之前,他是主动避开上官逍遥,因为他心中害怕,但现在他要去主动寻找对方,想要借用对方的行宫。

    然而当宋仁义来到上官逍遥那边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在五十丈的地方扎下了行宫,在这神峰五十丈的距离,宛若一道天堑,让他无法越过这一道天堑,去寻找上官逍遥。

    商腾和周武两人还在神峰二十丈的距离,他们看着无数的武者脱光了衣服在原地涂抹铁皮草的药汁修炼炼体诀,也是一阵神往。

    即便是知道这无崖武圣的传承就是个万年巨坑,但他们还是忍不住想要到广场那里去寻找传承。他们受够了没有力量的这种日子,若是不恢复力量,仅靠着上官逍遥的保护,也不是个办法。

    更何况,他们现在还在神峰二十丈的距离,和其他的武者是待在一起的,保不准有看不惯他们的武者待会儿就会对他们痛下杀手,如果是那样,还不如获得传承来得实在。

    “我受不了了,不行,这传承虽然是个坑,但我也决定跳了,在这里待得越久,我们越危险,我们得搏一搏。”说着,周武看了商腾一眼,问道:“你不准备过去?”

    “这明显就是个死坑啊,接受传承,只有死路一条!”商腾犹豫了,不敢过去。他不想死,即使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他也还想苟延残喘一会儿,他的希望在上官逍遥的身上,他希望对方能一直保护自己。

    周武见商腾不愿去,也不勉强,说道:“那行,这传承我自己去接受,你就在这里守着吧。”说着,他扫了周围一眼,问道:“禹姬那娘们呢?”

    “不知道。”商腾摇了摇头。

    “她去了广场。”说话的人正是宋仁义,他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禹姬去广场的雕像那里接受传承。

    禹姬根本就不敢看那群男性武者脱光衣服往自己的身上抹药汁的情景,所以她选择前去山脚下的广场雕像旁,准备接受传承。

    “你来这里干什么?”商腾皱眉看着宋仁义,他现在对除了上官逍遥之外的所有武者都没有好感,就是因为这些武者,让他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

    “嘿嘿,我来找我老大,我老大是肖遥。”宋仁义解释了一句,然后对着行宫大声叫喊道:“老大,我是宋仁义啊,我找你有点事,我给你收集了很多灵药,我现在给你送过来了。”

    他也不怕打扰到上官逍遥。

    行宫中的上官逍遥虽然在熬炼药汁,但对于外界的一切都非常清楚,因此听到宋仁义的喊声,他皱了皱眉,直接说道:“把他赶走!”

    声音透过行宫传入商腾、周武两人的耳中,两人当即冷笑的盯着宋仁义。

    “是你自己滚,还是我们让你滚?”

    宋仁义闻言,也不生气,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嘿嘿,我自己会走,不过等到老大闭关结束,麻烦告诉他一声,我发现了一处宝地,其中灵药无数,相信老大会有计较的。”

    “这家伙过来就是说这些?”周武看着宋仁义离开的背影,甚至都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专程跑过来找上官逍遥,就是为了带这么一句话?

    商腾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他,这种小角色,在肖遥的面前,不过是被一巴掌拍死的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