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炼体诀》
    “能动用空间戒指,看样子他并没有受到影响。”禹姬同样皱眉看着上官逍遥的背影,这一刻只觉得对方被一层神秘的烟雾所笼罩,让她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了。

    “他真是从大汉皇朝那种地方过来的?”商腾一脸凝重盯着上官逍遥,眼前的上官逍遥能动用空间戒指,就凭这一点,恐怕对方的元力也没有受到压制。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他立即相信了,因为他看到成片的铁皮草直接飞到了上官逍遥的面前,而后被他纳入空间戒指之中。

    如此手段,怎么可能是一个被压制了元力和神识的武者所拥有的表现?

    “你没有被压制?”禹姬走到了上官逍遥的面前,一双美目流转,在上官逍遥的身上打量着。

    扫了禹姬一眼,上官逍遥淡然道:“空间戒指给我。”

    “你说什么?”禹姬一脸不可置信看着上官逍遥,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大美女和他搭讪,他居然直接开口询问自己要空间戒指!

    上官逍遥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冷淡道:“不想死的话,你可以不给。”

    禹姬恨恨瞪了上官逍遥一眼,然后把自己的空间戒指直接交给了他。她本意是想和上官逍遥拉上一点关系,让他在这秘境之中照顾他的,可是现在话还没有说出口,她反倒是损失了空间戒指。

    不过对于交出手中的空间戒指,她一点都不反感,在这里她使不出任何的力量,留着空间戒指,只会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她只是不满意上官逍遥的态度,她怎么说也是帝国的皇室成员,若是放在外界,这种来自王朝小地方的人,又怎敢和她如此说话?

    收下了禹姬的空间戒指,上官逍遥扫了一眼身后的商腾和周武,吩咐道:“你们三个没事的话,赶紧过来采集这些草药!”

    商腾、周武两人闻言,脸上都挂起了苦笑,曾几何时,他们被人这样使唤过?

    可现在不听对方的话还不行,天知道对方会不会直接宰了他们。

    就在此时,外面陆陆续续有人进来,当他们踏足这广场之后,立即发现了雕像的存在。

    随后,一连串的惨叫声传出,伴随着一个个人影不断倒下,一时间众人都没有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回事?”问出这话的人,并没有凝视雕像的双眸,没有遭受到那雕像眼神的攻击。

    “雕像的眼睛有问题,不能看!”有人道出了原因。

    不过这话只是在小范围之中流传,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神魂被拉扯到那双眼睛的双眸之中,所有人都只感觉一阵惊恐。

    这里比起外面被压制元力的禁地更加恐怖,莫名其妙就遭受到了雕像的攻击,很多人倒在了地上,像是死了一般。

    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了这神峰所覆盖的势力范围,也有越来越多的武者着了道,被雕像的双眸把神魂吸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恐惧在这广场之上蔓延,有人想要退走,但是在靠近广场边缘的时候,被神秘的力量阻拦了去路,让他们无法离开这广场。

    “这是什么鬼地方?这无崖武圣弄的什么秘境,为何会这么危险?”

    “我不要传承,我不要灵药,我只要活命!”有人恐惧大喊起来,伴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倒下,更多的人只想离开这里。

    但是去路被拦住,神峰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拦了他们,让他们无法离开,只能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就在众人惊慌失措的时候,最先倒下的那些人开始苏醒,醒来之后,他们第一时间把目光放在了神峰山脚那片铁皮草上面,而后立即朝着铁皮草冲了过去。

    “大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宋仁义拉着一个正冲向神峰山底的人询问道。

    这家伙之前被三尾白狐给踩爆了蛋蛋后就不敢再出现在上官逍遥的面前了,现在发现上官逍遥不在广场,这又才冒了出来。

    那人瞪了宋仁义一眼,不耐烦道:“松开!”

    “喂,大兄弟,刚才我明明看到你倒下了,现在怎么又突然复原了呢?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宋仁义才不会松开眼前这个家伙,他不敢去涉险,现在有人从刚才的异常状态之中清醒了过来,他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眼前这人。

    “那是传承!只有灵魂进入雕像之中,才能获得传承!”说完,那人一把推开宋仁义,立即跑去采摘铁皮草。

    宋仁义这边刚弄明白情况,一些清醒过来的人也立即把传承藏于雕像之中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一刻,所有人都故意去看那雕像的眼神,他们的神魂被拉入了雕像之中,《炼体诀》的残篇也直接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宋仁义也去凝视雕像的双眼,也如前者一般,灵魂被直接吸入雕像的双眸之中,不过片刻功夫就醒了过来,而后一脸惊喜道:“我靠,我以为是什么危险,没想到真的是传承!”

    其他的武者在此时不再抗拒那雕像双眸的吸引,这一刻众人立即明白过来,灵魂被拉扯到雕像之中,是获得传承的一种方式!

    那铁皮草是修炼《炼体诀》的入门的关键之物,被采摘一些少一些,所以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朝着铁皮草那边跑过去。

    树林之中,上官逍遥指挥着商腾他们采摘着铁皮草,而他则是利用自己所采集到的铁皮草开始熬炼自己的肉身。

    他从商腾的空间戒指之中拿出来了一座巴掌大小的移动行动,行宫刚落地,立即迎风见长,化作了数百丈方圆显得十分奢华的金色宫殿。

    商腾看到上官逍遥拿出了自己的行宫,他的脸都绿了。这是他的行宫,现在居然要被一个以前从来都不会正眼看的家伙霸占!

    上官逍遥才不会理会他们的想法,扫了一眼商腾几人,淡然说道:“你们给我护法!”

    商腾紧捏着拳头,看着进入了行宫之中的上官逍遥,忿忿不平道:“那是我的行宫!”

    上官逍遥淡淡道:“连你都是我的奴隶,你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我的。”

    听着这个不带有丝毫感**彩的声音,商腾不敢再多言,他知道对方的强大,若是惹恼了他,他把自己弄死在这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上官逍遥踏入行宫之后,立即把获得的众多铁皮草扔进药桶之中,然后开始熬炼铁皮草的药性。

    不过片刻功夫,铁皮草的药性被全部被熬炼出来,淡淡的清香在此时逸散出来,仅仅是闻着那药香,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在增强。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低级的铁皮草在数量众多的情况下,也提升了它的质量。”上官逍遥快速脱光自己的衣裳,直接跳入药桶之中。

    当他刚跳入药桶,立即感觉到一股剧痛传来,仿佛让他置身于刀山地狱一般。

    “铁皮草的药性,竟然如此霸道!”他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按照《炼体诀》功法的要求,吸收着铁皮草的药性。

    他盘坐在药桶之中,铁皮草的药性顺着他的毛孔钻入他的躯体,坚固着他的肉身。每一缕药性入体,都在淬炼他的血肉,那如凌迟一般的痛楚正是铁皮草的药性在驱除他肉身的杂质。

    随着《炼体诀》的功法缓缓运转,铁皮草的药性被他导入每一寸肌肤之中。伴随着痛苦传来,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肉身正在逐步偏强。

    商腾、周武和禹姬三人在行宫外殿给上官逍遥护法,他们在此刻根本就不敢违抗上官逍遥的命令。

    扫了一眼内殿方向,商腾皱眉道:“他是获得了无崖武圣的传承了吗?”

    周武闻言,脸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说道:“你想多了,获得无崖武圣的传承,哪有那么容易!”

    “可他为什么现在开始熬炼铁皮草?”商腾疑惑不解,想要悄悄去看看上官逍遥在做什么。可他还没有迈动脚步,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有人闯入了上官逍遥所待着的地方,这人正是宋仁义,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唐子林、上官无量等一些来自皇朝的天才,一共有差不多二十人,他们的手中都带着铁皮草,正朝着行宫所在的地方走来。

    宋仁义看到那占地数百丈方圆的行宫,惊喜道:“看样子这是无崖武圣为我们准备熬炼身体的地方了,走,咱们先进去熬炼肉身,老子受够了这种如普通人一般的日子了,只要比其他人先练成神功,老子在这里就可以横着走了!”

    上官无量却皱眉道:“你白|痴么,看看那行宫的标志!”

    宋仁义先瞪了上官无量一眼,说道:“看在你是我的大舅哥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说完,这才仔细打量着行宫。

    可这一打量才发现,这行宫之上有一个以‘商’字所刻画的图腾,就这一点,直接暴露了行宫的秘密,这根本就不是神峰原有的行宫,而是他人随身携带的。

    “这是商腾的行宫?”宋仁义问道。

    “商腾的行宫?你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不知道之前商腾的空间戒指已经被肖遥获取了吗?”上官无量盯着行宫看了片刻,才继续说道:“这肖遥是第一个进入这里面的,他难道在这行宫之中熬炼那些草药了?”

    说完,他立即走向了行宫门口,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