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死不瞑目
    王朝阳,怒江社团的团长,李萱的未婚夫。

    上一次,见到李萱和上官逍遥的亲密行径,他心中就对上官逍遥充满了杀意,只是没有表达出来而已。

    原本他并没有把上官逍遥放在眼里,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随手灭了他就算了。可现在上官逍遥秒杀林成的消息传扬开来,让王朝阳心中突然有了一种紧迫感,毕竟对方不过刚刚加入学院,就有能力秒杀虚境九重修为的武者,这证明对方的天赋是非常可怕的。

    “肖遥么,我不会让你在皇家学院活太久的,李萱她是我的未婚妻,所有和她走得近的男人,都得死!”

    ……

    王朝阳的占有欲很强,而李萱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强烈占有欲,才会对他非常反感,甚至想拉着上官逍遥加入怒江社团,徐徐图谋怒江商会的一切。

    之前,她所对上官逍遥说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篡权’而展开的。

    如今李萱被王朝阳软禁了,在她的住所被布下了一层阵法,没有王朝阳的允许,她根本就无法离开自己的屋子。

    没多久,王朝阳来到了她的住所,解开了她屋子的阵法。

    “王朝阳,你这个混蛋!你竟敢在学院之中软禁我,这件事情若是被学院的老师知道的话,没你好果子吃!”李萱一见到王朝阳,就冲着他大吼了起来。

    王朝阳的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回应道:“我们怒江大汉分会的人在皇家学院享受特别待遇,皇家学院若不是忌惮怒江商会,又岂能让你不经考核就直接分在天才区域?”

    “你……”李萱一脸绝望看着王朝阳,她没有想到对方是一个如此小气的人,仅仅因为她和上官逍遥走得近,就把她软禁了起来!

    “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那肖遥活不了多久了,不管你是喜欢肖遥也好,还是利用他来挑战我的底线也罢,他注定是一个死人。”

    王朝阳的脸色变得格外阴鸷,他看着李萱脸上的失望之色,又恶狠狠说道:“你是我王朝阳的女人,和其他男人走得太近,死亡就是他们的结局。如果你不想害死更多的人,就给我老实一些!”

    李萱以前就知道她的未婚夫是个小气的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会小气到如此程度!

    她甚至有些怨恨她的爷爷了,毕竟这一门婚事,就是她爷爷做主定下的,她有今日这般结局,相当于是她爷爷一手把她推入了火坑之中!

    “你不能这么做!”李萱的神色从失望化作了绝望,一脸哀求的看着王朝阳。她把上官逍遥当作了自己唯一的朋友,不想因为她的原因,让上官逍遥陨落。

    王朝阳闻言,内心之中的怒火全部喷涌而出,他一步踏前,来到了李萱的身边,面容狰狞掐着她的脖子,冷声说道:“那小子能够在生死战擂台上秒杀林成,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林成乃是凌云社团的高层,作为社团团长的凌云不管是于公于私,都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的,就算我不出手对付他,他的结局也已经是注定的了!”

    王朝阳说完,又轻轻拍了拍李萱那美丽动人的脸蛋,那阴鸷而狰狞的面容,让李萱看得心里发寒。

    ……

    甲区。

    凌云一巴掌把自己面前的钱大富给拍飞了出去,然后又迅速出手,把孙晋和腾飞都一一拍飞,这才怒道:“给我一个解释!”

    “团长,那肖遥的实力太强,林成踏上擂台还没有出手,就被他轻松秒杀,我们即使想出手营救,也来不及啊!”钱大富苦着脸,连忙把当时擂台之上的情况说了一遍。

    “团长,肖遥这人不简单,虽然是刚加入学院的新人,但是他的实力,恐怕在虚境之中已经无敌了!”孙晋也连连表态,他知道凌云的性格,若是不把事情说清楚,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灾难等着他们。

    “是啊,团长,那肖遥实在太猖狂了,仗着有点实力,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凌云社团的人放在眼中。我们实力不济,拿他没有办法!”腾飞也表态了,他不敢不表态。

    凌云的怒火暂时压制了下去,但是语气却是冰冷,对眼前的三人说道:“这么说来,你们都承认不如他了?”

    “我们……”

    听到凌云这冷漠的话,三人都急了,这是凌云要爆发的前奏,估计迎接他们的会是一场疾风暴雨般的教训!

    “不用说了,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我凌云社团让你们这群酒囊饭袋担任堂主,算我瞎了眼了!”

    三人低着头,不敢说话,但心中都在嘀咕:若不是我们瞎了眼,当初鬼才要加入你这凌云社团!

    不过这话他们也只敢在心里说说而已,敢说出来那是嫌命长了。

    “林成这次战死,是因为他弟弟惹出来的麻烦吧?”凌云很快就调转了话锋,询问着钱大富。

    “是的,团长,那林天被新人社团的人打伤了,现在正在养伤,林成为了替他报仇,这才会挑战肖遥!”钱大富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林天的身上。

    基于对凌云这个团长的了解,从凌云问林天的时候,他就知道凌云要做什么了。

    凌云也不在意三人心中所想,说道:“很好,那就从这里突破,找到执法堂的人,把林天死亡的消息,推到肖遥的身上!”

    凌云的话,让钱大富三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林天并没有死,但从团长口中却说对方已经死了,还要把罪名安插在肖遥的身上。这种为了报复他人,连自己人都下死手的团长,让他们心中也担忧若是某一天,自己对于凌云社团没有价值了,会不会也被这么毫不犹豫的卖掉!

    可他们没得选择,只能去执行团长的命令。

    林天的住所,他此刻已经恢复了神智,但身上的伤势却还是令他动弹不得。他心中对上官逍遥有无尽的恨意,对打伤他的熊飞扬也杀意滔天。当得知自己的二哥已经去擂台杀上官逍遥了,他恨不得立即去比武堂亲自看这一幕!

    可惜他行动不便,只能一个人待在屋子之中等消息。

    同时,他对前不久还在服侍自己的几个凌云社团的女子很不满意,前一刻还把他给照顾得好好的,在他面前卖弄风骚的女子,下一刻就悄声无息的离开了。现在,都已经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了,一个都不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们几个娘们给我等着,待老子这次伤好之后,一定要狠狠教训教训你们。”林天骂骂咧咧,丝毫不记那些照顾他的女子的好。

    “林天,你受伤了,情绪可不要这么暴躁,这对你身体不利。”就在此时,他的房门被推开,一个肥胖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钱大富笑吟吟来到林天的床边,看着他全身都打着绷带的模样,关切问道:“你感觉自己的伤势怎么样?”

    “多谢钱堂主的关心,我这一身伤,只是皮外伤而已!”林天内心有些感动,这钱大富乃是和他二哥一个级别的堂主,居然主动来问候他,显然对他也是非常关注的。

    “那新人社团的人也真是的,一点也不懂得尊敬师兄!”钱大富皱眉说道。

    “可不是嘛,那帮人仗着王国背景,根本不把我们这些师兄放在眼里。”林天深有同感的附和说道。

    “这帮人确实得好好教训一下,只可惜你哥哥林成去找他们团长麻烦的时候,却是出现了点意外。”钱大富淡淡的说道。

    钱大富的话,让林天愣了愣,连忙问道:“意外?难道那肖遥避战逃走了?”

    “唉,不是,是你那废物哥哥被肖遥轻轻松松的秒杀了!”钱大富悲叹了一声,在林天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突然伸手掐住他的脖颈,面露狰狞的怒喝道:“都怪你这废物,若不是你去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又怎能连累我们一起受到团长的惩罚!”

    “咳咳……你……你松手!”林天感受到那掐着自己脖颈的手,连连抵抗。但是他本身就是重伤之身,而钱大富又是一个虚境九重修为的武者,他根本就无法反抗!

    “废物,你给我去死吧!”钱大富手上轻轻用力,一声‘嘎嘣’声响传来,林天的脖颈被他直接扭断。然后,他又打入了一股元力侵入林天的身体之中,断绝了他的生机。

    “呼,把该说的话说出来,把该杀的人杀了,心里果然舒服多了。”钱大富神情近乎于变态一般,笑看着林天的尸体,叹道:“唉,林成兄啊,我把你弟弟杀了,你要怪,就怪团长吧,这可是团长下命干的啊!”

    林天到死都没有想到,刚才那个对自己关爱有加的人,居然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完美,他的死,可以直接算在肖遥的头上,团长吩咐的这事,倒是简单!”钱大富说完,立即走到了屋子外面,大吼道:“执法堂的师兄啊,你们快来啊,林天他死了!”

    在丙区本身就有执法堂的人居住在其中,他们听到了钱大富的声音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林天的屋子外面。

    “各位师兄,林天死了!”钱大富说完,把眼前一队十人巡逻的执法队带进了屋子,指了指躺在床上死不瞑目的林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