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应对之策
    “唉,这件事情也不知道有没有回转的余地,还是先问问团长,若是他做了大长老的弟子,把一个人从执法堂捞出来,还是轻而易举的。”飞天虎继续传音,他可不想让殷无名去得罪执法堂的人。

    他们现在毕竟是属于新人社团的人了,若是得罪了执法堂,以后执法堂的人直接给他们穿小鞋,那时候有得他们受了。

    执法队的领队不知道几人在暗中传音,他在听闻殷无名的一番说法之后,神色顿时变得冰冷,盯着殷无名的眼神也充满了恶意。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说道:“噢?你怀疑我们执法队的公正性?呵呵,现在躺在床上重伤垂死的是林天。我不看事情的过程,我只看结果!”

    说完,他带着熊飞扬,就直接离开了院子,把他带往执法堂。

    看着执法队的人把熊飞扬带走,殷无名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对其他四人说道:“事情麻烦了,现在得看团长的态度,他若是加入大长老门下还好,否则,熊飞扬这次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啊!”

    在大齐王国之中,他的身份地位都很超然,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格,但是自从在上官逍遥的手中吃亏之后,他就改掉了这种性格。

    以前,他不把天下英杰放在眼中,但踏入了皇家学院之后,他深知团队的重要性,一个人若是没有几个朋友,在这学院之中还真的很难混下来。【】

    原来的丁区四虎对他很好,熊飞云对他也是毕恭毕敬,而他虽然被上官逍遥给制服,可是对方并没有真的把他当作奴隶来对待。

    因此,新人社团对他来说,让他有了一种归属感,他在社团之中虽然没有挂职,但对社团之中的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责任心。

    没多久,熊飞云回来了,看到丁区五虎站在熊飞扬的住所旁边愁眉苦脸,顿时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殷无名看了他一眼,说道:“熊飞扬被执法堂的人给带走了。”

    “这些执法堂的人都太他妈不是东西了吧,凌云社团的人堵在丁区欺负我们的时候,他们不管。现在把一个林天打伤了,他们就出现了,这执法堂的公平公正性,都他妈去什么地方了?”熊飞云怒不可遏,立即爆开了粗口。

    “快想想办法,你们大楚王国以前走出来的天骄,有没有在学院之中混得比较好的?现在找他们去帮忙说说情吧!”飞天虎对熊飞云提出了建议。

    熊飞云闻言眉头紧锁,大楚王国以往进入皇家学院的人,有没有混得好的?以前倒是有王室之人从大楚王国进入皇家学院,但要说混得特别好的,他还真是一个都找不出来。

    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的联系方式,这才刚开学一个多月,他也没来得及去疏通其中的关系,现在要去找那些人帮忙,就算联系到了,对方有这个能量从执法堂捞人吗?

    “怎么他妈|的什么破事都让我们遇到了?”熊飞云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住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在学院之中混得怎么样,现在要去找他们帮忙,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其他几人闻言,都面面相觑,刚才他们尝试阻拦执法堂的人把熊飞扬带走,但这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执法堂的人,对他们并没有好感,而且刚才殷无名的那番话,也把他们给得罪了。

    伏地虎见状,问道:“团长那边怎么说?”

    熊飞云说道:“提起团长,我得跟你们说个事,团长之前不参加生死斗,是因为战书被一个女人给拦截下来了,并没有递交到他的手中。那挑战,团长根本就不知道,还是刚才我去找他的时候,他才明白其中的缘由。”

    几人听到熊飞云这么说,不知道怎么回事,都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

    若是团长真的避而不战,他们肯定不会说什么,但是心中的失望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好了,团长之所以避战,并非是因为见林成厉害而认怂,而是根本没有接到战书。

    “这件事情还是找团长想办法吧,他现在居住在天才区域,住在里面的人个个都是皇家学院的名人。让团长找找关系,先让熊飞扬在执法堂追究责任的情况下保全他再说吧!”飞天虎再次出声道。

    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救助熊飞扬的做法了,毕竟刚才执法堂过来的人气势汹汹,他们担忧熊飞扬进入执法堂之后,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唉,也只能这样了。”熊飞云叹息了一声,然后又说道:“对了,还有件事情得告诉你们,团长已经重写了战书要挑战林成,时间就在三天之后比武堂的一号擂台。”

    “怎么回事?团长怎么这个时候去挑战林成?那林成乃是虚境九重修为的武者,更是凌云社团的高层,手中肯定拥有王级神兵。之前熊飞扬把他弟弟林天差点打死,人家正憋着一肚子气呢,这个时候去挑战林成,团长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殷无名皱眉说道。

    “这是团长自己做出的决定,我又能干预什么?”熊飞云语气虽然无奈,但心中对上官逍遥却是充满了期待。

    他们从大楚王国前往皇家学院的时候,在路上几次遇到王境武者和王境妖兽,上官逍遥都能从他们的手中安然逃走。他不信对付一个虚境九重的武者,上官逍遥会没有办法!

    “我相信他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咱们先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吧,把上一次他没有接受挑战的原委说出来。然后把这一次挑战的事情也告诉其他人,咱们先造势,为熊飞扬那边争取一点时间。”熊飞云说完,看到其他人一脸不解之色,又问道:“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这个事情能为熊飞扬争取什么时间啊?执法堂的人会去理会这一场挑战,而不顾熊飞扬了?”林中虎疑惑的问道。

    他一向不怎么喜欢用脑子思考问题,不明白熊飞云这么说的原因。

    熊飞云解释道:“为什么之前在我们丁区门口发生了被围堵的事情,执法堂的人没有出现?而熊飞扬打伤了林天之后,这些执法堂的人却是如此之快就冒出来了?这其中恐怕是凌云社团的手笔,我甚至有理由去怀疑带走熊飞扬的执法队,本身就和凌云社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有可能他们的队长就是凌云社团的人也说不定。”

    林中虎闻言,又道:“即使是这样,执法堂要处置熊飞扬,也只是动动手而已,执法堂那边,即使知道挑战了,又能怎样?”

    熊飞云微眯着眼睛说道:“咱们在宣扬团长要挑战林天这个消息的同时,也要把执法队的人稍带进去,让他们先承受舆论的压力吧!”

    林中虎恍然大悟,哈哈笑道:“不错,我就不信执法队的人能不管其他人的议论,就直接处置熊飞扬。而且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们做得不厚道,若是执法堂做事的方式引起了整个学院的猜忌,我看他们还怎么在学院里面执法?”

    几人在这边把事情商定之后,就立即集合新人社团的众成员,让他们齐聚一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