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执法堂来人
    “喂,小子,你搞清楚,这是我的白猿,是我的宠物,你让它去给你送信,你问过我的意思没有?”冯婉气呼呼盯着上官逍遥,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火气,死活不让她的白猿去给上官逍遥送战书。

    上官逍遥看一眼冯婉,淡漠对她说道:“我新人社团的人现在出事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你,现在不过是让你的宠物去送一封战书而已。怎么,现在就急得跳脚了?”

    “我是王境武者,你知道惹怒一个王境武者的后果吗?”冯婉再次把自己的修为抬了出来,想压迫上官逍遥。

    不过回应她的是上官逍遥冷漠的眼神。

    区区王境武者罢了,在上官逍遥的眼中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他愿意,分分钟就能灭杀一大片。

    “别废话了,赶紧去吧!”上官逍遥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驱赶着冯婉。

    冯婉身边的白猿看着那一封战书,把脑袋摇得像是摆动的拨浪鼓,它冲着上官逍遥‘吱吱’叫个不停,死活不愿意替他去送这战书。

    “咳咳,团长,我看这战书还是我去送吧!”旁边的熊飞云有些害怕,眼前的女子可是王境武者,王境武者强大到什么程度,他是最清楚的。毕竟在大楚王国的时候,宫廷之中就有好几个王境武者。

    他可不敢在皇家学院得罪一个王境武者,看到上官逍遥强势的态度,也有些着急了,连忙把这件事情给应承了下来。

    “不用你去。”上官逍遥摇了摇头,刚才他已经把其中的利害关系告诉了熊飞云,若是让他去送战书,等待他的,绝对是一场可怕的折磨。

    冯婉看到上官逍遥的态度,明白他是铁了心要让自己的白猿去送战书了,顿时怒道:“小子,你莫不是以为我不敢教训你?”

    她怒了,言语之中对上官逍遥充满了威胁之意。

    上官逍遥静静的看着她,波澜不惊。

    冯婉眼看好说歹说也无法改变上官逍遥的态度,不由得恨恨的跺了一下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哼,既然你诚心找死,那我也不拦你,那林成乃是虚境九重修为的武者,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冯婉说着,让白猿接过战书送往林成所在的地方,而她自己则是在上官逍遥的院子里面待了下来。

    她不准备离开了,有些生气却又显得很迷人的眼神在上官逍遥的脸上打量着,半响才气鼓鼓的说道:“现在我给你传授点绝技,让你在决战的时候不至于一上台就被人家秒杀。”

    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在一旁偷笑的熊飞云,顿时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怒道:“你这猥琐的小子还待在这里干嘛?想偷师学艺吗?赶紧给我滚!”

    熊飞云有些无语,看着冯婉对上官逍遥的态度,他在转身的时候冲着上官逍遥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对他传音说道:“团长大人,好样的,连王境武者都直接征|服了,啧啧,这一份魅力还真是突破天际了!”

    “滚!”上官逍遥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把他给踹出了院子。

    “嘿嘿,团长大人,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了!”熊飞云被踹到了门口,从地上爬起来,猥琐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就跑。

    “这混蛋,你给我回来,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顿!”冯婉大声骂了他一句,却看到熊飞云跑得更快了。

    等到熊飞云离开之后,冯婉就一脸认真的盯着上官逍遥,说道:“肖遥,准备好,我现在传授你对战绝技,虽然只有一式,但也能让你在战斗之中保命!”

    上官逍遥有些无语,对付一个虚境九重的武者而已,随便一巴掌就能拍死,又何须冯婉传授自己绝技?

    “不用了,我有信心打败他。”上官逍遥说道。

    “勇气可嘉,但你就是个蠢货,你说说,你是有多愚蠢才会说出这番自大的话?对付一个虚境九重修为的武者,你有信心打败人家?我是该说你白|痴,还是说你狂妄?”冯婉翻了个白眼,显得很生气。

    “行了,我真的不用你教导什么。”上官逍遥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冯婉,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中。

    ……

    皇家学院丙区,林天的住所。

    林成看着躺在床上血肉模糊的林天,双眸之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意。

    他已经弄清楚了熊飞扬的背景,对方是大楚王国的晋王之孙,身份尊贵。尽管他心中恨不得立即把熊飞扬给千刀万剐,但是他又不得不忌惮对方身后的势力。

    “这些王国中出来的垃圾明明一无是处,但是这背后的靠山却总是让人头痛!”林成恨声说着,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林天,虽然已经治疗过了,但是没有疗伤灵药,一时半会儿林天的伤势也难以恢复。

    “废物东西,让你去找他们麻烦,你就给我去惹那些拥有王级神兵的人,连形势都分不清楚,如你这般傻子,若不是我亲弟弟,我早就灭了你了!”他口中虽然在骂,可对林天的关心一点都不少。

    看着躺在床上的林天没有任何反应,他又叹息了一声,拿出一块传讯玉简,说道:“把这件事情禀报给执法堂的人吧,这虽然会让我们丢脸,但林天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没多久,一队穿着统一的银色长袍,手执制式长剑的人来到了丁区。

    他们一来,领头的就直接拦下了一学员,冷声问道:“熊飞扬在哪儿?”

    被拦下的人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犹豫,他认识眼前这些人的服饰,他们是执法堂的人,连忙回答道:“在89号楼!”

    闻言,执法队的人就直奔89号楼。

    当他们来到熊飞扬住所的时候,熊飞扬已经站在院子里面等候了。他知道重伤了林天之后,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善罢干休,因此他早就在此地等候着执法队的人到来了。

    “你就是熊飞扬?”执法队队长见到熊飞扬站在院子之中,就直接冷声询问起来。

    “我就是。”熊飞扬看着气势汹汹的执法队员,心里有些沉重。他现在还不知道林天死了没有,若是死了,即便他有王国背景,估计也会被这些人处以极刑。

    毕竟皇家学院之中,对于私下里的争斗管制得太严格了。

    在还没有踏入皇家学院之前,他就听过一句话,在皇家学院若是惹了执法队的人,基本上就没有活路了。

    他虽然不是直接得罪了执法队的人,但熊飞扬也不是傻子,之前执法队根本就没管丁区的冲突,如今林天出事才来管,证明凌云社团那边早就和这些执法队的人通过气了。

    “很好,擅自使用王级神兵,对学员造成重伤,你已经触犯了皇家学院的戒律,跟我们走一趟吧!”领队说着便来到熊飞扬的身边,手轻轻一挥,手中的锁链立即化作了利刃,穿透了熊飞扬的琵琶骨。

    “呃啊!”

    一阵痛苦的嚎叫声从熊飞扬的口中传出来,他根本就还没有做出任何反抗,执法队的人就已经对他出手了!

    “这个痛苦只是暂时的,待会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苦!”领队说完,不理会熊飞扬的痛呼声,粗暴的拉扯着铁链,带着他就往执法大厅走。

    “等等!”他们刚走到门口,丁区五虎就来到了这里,殷无名看着熊飞扬的惨状,皱了皱眉,说道:“执法堂行事,难道一直都这么粗暴吗?”

    “你算什么东西?执法堂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领队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殷无名,毫不客气的呵斥起来。

    “他虽然打伤了林天,但是其中是有缘由的,你若是就这么带走他,执法堂处理事情的公正性,很令人怀疑啊!”殷无名并没有在意对方领队的侮|辱之言,反而说起了道理。

    “哼,执法堂如何行事,处理事情的方式是否公正,还轮不到你一个住在丁区的垃圾来评论!”领队冷哼一声,又警告道:“告诉你们,在学院之中最好别给我惹事,有仇恨可以去生死斗擂台解决!”

    “呵呵,熊飞扬是不应该出手把林天给打伤,但是其中缘由,你们调查过吗?”殷无名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飞天虎见到殷无名的态度,焦急无比,连忙给他传音说道:“殷兄,他们可是执法堂的人,和他们作对,咱们可没有什么好下场啊!”

    “我知道,可若是就这么让他们把熊飞扬带走,他的下场将会很可怜啊!”殷无名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若是有回转的余地,他又岂能直接站出来大声呵斥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