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重创林天
    “哈哈哈哈,事到如今,我还害怕责罚吗?你们在丁区的门口闹了这么久,执法堂的人都没有来管,你们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熊飞扬脸上的神色近乎于癫狂。

    那银色长龙包裹着林天,从外面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而林天口中出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呼声,让他不为所动。

    一个势必要整垮新人社团的人,一个注定要成为仇敌的人,他又岂能放过!

    他实力虽然不济,但作为大楚王国的王室成员,一颗坚定之心却还是有的,即便是杀了林天会给自己带来很可怕的后果,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丁区,熊飞云和五虎害怕他出什么事,在他离开不久,也来到了门口。

    刚踏入门口,就看到熊飞扬动用了王级神兵要斩杀林天,原来的丁区四虎,额头上不由自主冒出了冷汗。

    想当初他们在丁区拦路抢劫的时候,若是那些从王国之中走出来的家伙狂,直接动用王级神兵……

    一想到那种可怕的后果,他们就忍不住胆寒,四人下意识的相顾了一眼,都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林中虎更是拍着胸脯说道:“还好,当初没有把他们得罪得太死,否则这林天的结局就是我们的结局啊!”

    “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赶紧把熊飞扬劝下来!”殷无名阴沉着一张脸,瞪了林中虎一眼,然后大声喝道:“熊飞扬,赶紧住手!”

    毕竟都是新人社团的成员,若是熊飞扬动用王级神兵斩杀了林天,那他可就算是毁了。

    “熊飞扬,快住手!”熊飞云也神色凝重的跟着吼道。

    平时他和熊飞扬即便是再不对眼,但如今都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他可不想看到熊飞扬真的血溅执法堂。

    听着身后的呵斥声,熊飞扬停止了继续攻击,但是银龙的后续攻势却还没有完全停止。

    此刻林天的哀号声越来越弱,他不知道林天能否活下来。

    当银色长龙渐渐消失之后,林天露出了他此刻的模样。

    那是一个被鲜血所包裹着的人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他此刻的模样和被凌迟没有任何区别。

    在他的脚下,还有一块块碎肉,惨烈的模样让周围的众人都只觉得一阵胆寒!

    “林天,你怎么样?”和林天一起来的人,有人立即上前,想要去搀扶他一把,可是看到他身上的伤势,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林天是以手中长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的,他没有任何回应。

    那人见状,神识立即朝着林天的身上探过去,却现此刻的林天已经没有了呼吸!

    “死了!”那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不敢想象林天死了之后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结局,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伴,惨笑道:“他……死了!”

    “死……死了?”

    其他人都不可置信看着那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样的林天,都不由自主咽了一口口水,他们感觉举步维艰,站在原地无所适从。

    “死了?”殷无名闻言,也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干。他知道事情严重了,林天死在了熊飞扬的手中,熊飞扬绝对难逃执法堂的处罚!

    众人都此刻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熊飞云甚至想让熊飞扬直接逃离皇家学院,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自己一命。然而一想到熊飞扬若是逃走之后,大楚王国恐怕会直接面对皇家学院执法堂的怒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脸上充满了苦涩之意,看着熊飞扬,说道:“很多时候你都很冷静,可如今你怎么会做出如此冲动的事情?”

    “罢了,事情已经生了,责备已然没有用处,咱们得想个万全之策才是!”殷无名扫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林天,叹息了一声,随即又把目光移到熊飞扬的身上,说道:“接下来的日子,你恐怕会有难了。”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熊飞扬此刻却是淡然看着眼前这一切。

    林天已经死了,事情展到了一个不可扭转的局面,他不准备去逃避什么,只是把目光放在跟随着林天而来的一行人身上,冷然说道:“现在该轮到你们了!”

    “什么?你杀了林天之后,还要对我们出手?”另外几人闻言,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是谁要杀林天!”就在此时,一个冷漠的声音由远而近。

    是林成来了,他手中还提着一人,正是之前随着林天一起来的那人。

    那人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是被林成给揍的,当林成看到林天竖着长剑支撑着自己身体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勃然大怒!

    “你杀了他?”林成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林天的面前,扶着林天的身体,而后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神死死盯着熊飞扬。

    “杀了又如何?”熊飞扬探查了一番寒龙剑之中还剩下的四分之一王境武者的元力,毫无惧色盯着林成。

    “我不管你有何背景。”林成神色暴虐的盯着熊飞扬,一字一顿的说道:“你…都…必…须…死!”说完,他的瞳孔忽然扩大,却是感应到了自家弟弟还没有死透,尽管已经气若游丝,但仍然有救活的希望。

    因此,林成强忍着出手击杀熊飞扬的冲动,只是阴冷的瞥了他一眼,便毫不犹豫的带着鲜血淋淋的林天离开了这里。

    毕竟报仇虽然重要,但救活自家弟弟更重要。

    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救活弟弟之后再来收拾对方不迟。

    “没死?”见到林成脸色一变,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带走了林天,熊飞云有些不太敢确定的说道。

    “看情况或许真的没死。”殷无名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死,熊飞扬即便是受到执法堂的惩罚,也不会太严重。

    武道世界,治疗人伤势的灵丹妙药太多了,像皇家学院这种会经常生争斗的地方,常备着一些疗伤灵药,只要人还没有死透,还是很容易就能救活的。

    “熊飞扬,林天被你打得重伤垂死,这已经触犯皇家学院的律法了,你如今需要暂避锋芒,先离开皇家学院再说!”飞天虎对熊飞扬说道。

    伏地虎也跟着附和道:“记住,这不是让你脱离皇家学院,只要林天不死,等到这段时间风波过后,你再回来就没事了!”

    熊飞扬看了一眼林成离开的方向,双眸之中杀意沸腾,恨声说道:“走?我现在能走哪里去?再说了,这林成之前废你们的时候,执法队的人也没有站出来说个由头,现在我不过是重创林天罢了,又何须逃离皇家学院?那岂不是要落得个畏罪潜逃之名?我熊飞扬乃是堂堂大楚王国王族,又岂能做这般事情!”

    “熊飞扬,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暂避锋芒为好!”熊飞云也劝说道。

    但是此时的熊飞扬心意已决,挥了挥手,制止了他们的劝说,沉声说道:“之前他们废掉你们,执法队没有任何说法,我倒是要看看,这皇家学院的律法是否公平!”

    说完这话,熊飞扬转身就走,这一刻他的背影落在众人的眼中,那脊梁却是挺拔。

    飞天虎见到熊飞扬的态度,眉宇之间被愁绪填满,说道:“怎么办?他不离开,执法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殷无名则是赞赏地看着熊飞扬的背影,点了点头,说道:“他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就尊重他的意见吧,执法队又如何?若是真就这么来拿人,咱们说什么也得好好和他们谈谈‘理’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罢了罢了,随他去吧,事情已经生,现在咱们就想想怎么挽回,你们现在赶紧回丁区,我去找团长想想办法!”熊飞云说完这话之后,连忙朝着天才区域走去。

    来到天才区域门口,他却不知道上官逍遥住在哪座别院,无奈之下,只得在门口守株待兔般等待着。

    没等多久,一名带着白猿的少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少女似乎对周围所有的一切事物都显得比较好奇,她的目光在熊飞云的身上打量了几眼,说道:“那小子,你过来。”

    “嘿嘿,师姐,请问您有什么吩咐?”熊飞云脸上带着谄媚的笑意,三两步就跑到了少女的身边,恭敬问道。

    “这天才区域不许外人接近,凡是接近者,我都可以视为是一种挑战,你是要来挑战我们这些居住在天才区域的人么?”少女一双灵动的眼珠子不停转动着。

    她身边的白猿也跟着摩拳擦掌,围绕在熊飞云的身边,时不时冲着他龇牙咧嘴,看得熊飞云心里一阵寒。

    “哎呀,师姐啊,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一个只能居住在丁区的渣渣,又怎么会来挑战你们这些绝世天才呢!我是来找人的,师姐,你既然住在天才区域,那应该知道最近刚加入天才区域的肖遥吧?”熊飞云的脸上露出委屈之色,在一番诉说之后,又在话语之中打听上官逍遥的住所。

    “噢?你找他呀?你也是来送战书的么?”少女可爱的眼神在熊飞云的身上一扫,然后问道。

    熊飞云把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连忙说道:“送战书?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我找肖遥兄是有大事要说啊!”

    “不是送战书啊!”少女有些失望的叹息了一声,顿时觉得也没啥好玩了。

    白猿在此刻也吱吱叫了两声,随即一脸失望的转身耍起了自己的木棍。

    熊飞云看着一套棍法在白猿的手中耍得虎虎生风,身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白猿的那一套棍法耍出来,让他看到了其中的威势,他不由得拿自己和白猿做了个比较,悲剧的现若是和白猿对战的话,自己一棍子都接不下。

    现了这一点,他对眼前的女人更加恭敬了,心里不由得感慨住在这天才区域的人,个个都是变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