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谣言四起
    白猿听着少女的自语,它眨巴着灵动的眼珠子,连连冲着少女点头,赞同着她的提议。

    它有不下于人类的智慧,即使没有步入妖兽行列,却对人类的人情世故知晓甚深,除了本身还只是一副兽躯和不能开口说话之外,它和人类没有任何的区别。

    少女从没有把白猿当作宠物来看待,偶然之间得到白猿,她就见识过白猿的智慧,让这白猿跟随在她的身边,她时常教导,让它更具有人性。

    “好,就这么办,我倒是要看看,那能从断魂峰之中走出来的小子是否会在意自己的名声。”少女狡黠一笑,精致的容颜让她显得颇为美丽。

    她让白猿继续指路,来到上官逍遥的住所之后,轻轻叩响了房门。

    房门打开,穿着一袭白衣,略显几分风度翩翩的上官逍遥出现在了少女的面前。

    见到她到来,上官逍遥轻轻皱眉,问道:“你来干嘛?”

    “没事儿我就不能来吗?”不等上官逍遥搭话,她宛若是来到了自家一般随便,带着白猿,就走进了他的屋子。

    白猿路过上官逍遥的身边,还冲着他龇牙咧嘴嘲笑着,只是它不会说话,但是眼神之中那幸灾乐祸之色,却尽显无遗。

    “这畜生……”看着白猿那很人性化的眼神,上官逍遥摇了摇头,没有去想它眼中为何会出现幸灾乐祸之色。

    随手把房门关上,看着少女,上官逍遥问道:“找我有事儿?”

    “没事,只是对你有些好奇罢了。”少女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说话的时候不敢看上官逍遥的眼睛。她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平时在学院里面虽然喜欢捉弄学员,但每次捉弄人家的时候,她的表情总会出卖她内心的想法。

    上官逍遥和她不熟,却也从她那飘忽不定的眼神看到她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小阴谋。

    “喂,你说说,你是怎么从断魂峰之中走出来的?”

    对于这件事情,她确实是很好奇,断魂峰是皇家学院里面里面的一个传说,位于后山的禁地,即便是王境九重的武者进入其中,也难以从中活着逃离出来,可眼前这少年,到底又是怎么从中逃走的?

    “你来我这里的目的,怕不是询问这个的吧?”上官逍遥瞥了她一眼,从她的面部表情就能看出她问非所想。

    “肯定是这个啊,断魂峰啊,那是什么地方,连王境武者都无法从中逃走,你却从里面安然无恙走出来了,我对于这一点,确实是非常好奇的嘛!”她微微嘟着嘴,冲着上官逍遥撒起了娇。

    一旁的白猿见到她的模样,在一旁龇牙咧嘴,对少女卖萌的表情,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看着她可爱的表情,上官逍遥笑了笑,说道:“只不过是一处普通地方而已,进去了就能出来,又有什么好说的。”

    少女根本就不信这些,其中的凶险她是知道的,虽然好奇,可对方不说,她也无可奈何。

    “算了,就当我没问,这次就过来看看你,小子,别以为你住在天才区域,就一定是绝世天才了,以后在学院要是敢招惹我,哼,有你好受的。”少女说完,还冲着上官逍遥晃了晃小拳头,然后才带着白猿离开。

    ……

    三天之后,林成带着林天和几个凌云社团的成员,踏入了学院的比武堂,偌大的比武堂之中摆放着一百零八座擂台,专供人决战使用。

    在这擂台之上,可以决生死,不用担心执法堂的惩罚,每一座擂台之中,都曾沾染学员的鲜血,因此原因,让这比武堂之中充斥着一股萧杀之意。

    今日,还有几座比武台之上站满了人,他们在决斗,以生死的方式,肃清恩怨。

    而每一座擂台的周围,都留下了偌大的空隙,供人前来观战。

    林成一行人只有十个,他们来到比武堂之后,就开始了等待,当约定的时间到来,他们还没有见到上官逍遥的身影,顿时明白,对方是害怕,不敢来了。

    “二哥,肖遥那小子应该不会来了,他是害怕了,不敢来和你决战。”林天在林成的身边低语着。

    三日前,他写下战书,说明了具体时间,而这件事情,并没有对外公布出去。

    毕竟作为老牌的学员,要挑战一个刚踏入学院的学员,有欺人之嫌。

    但现在决斗时间已过,对方居然没有出现在比武堂,就证明是对方胆怯了。

    “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林成面无表情,上官逍遥战或不战,都会处於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若战,他有信心能把对方斩杀在擂台之上,而不战,对于新人社团的声誉,将会造成巨大的打击。

    只要他们把上官逍遥怯战之事宣扬出去,上官逍遥就会处于被动状态。

    谣传最是迅,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丁区几乎都知道了上官逍遥不敢接受凌云社团林成挑战的消息。

    新人社团团长怯战的消息,给新人社团的众人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从一开始众人只为抱团不受到他人欺凌,到现在开始担忧。

    惹上了凌云社团,作为团长都直接避而不占,这让很多成员都对新人社团产生了看法。

    “上一届有人在丁区成立了新人社团,结果并没有落得个什么好处,以至于最后被迫解散,咱们现在的新人社团,难道也要步上一届新人社团的后尘?”

    “你们懂什么?我支持团长的做法,现在咱们只是新人社团,先在丁区站稳脚跟才是重中之重,至于其他社团的挑衅,又算得了什么?”

    “好了,你们也都别吵了,这次的事情,团长自然会有所决定,我们新人社团成立的初衷是什么?别忘了,现在咱们新人社团的人,大多都是从王国之中走出来的,在这里被人所看不起,我们只是为了不受人欺负才成立的社团。

    至于那些闲言杂语,我们不用去理会!”熊飞云在此时话了,他正和新人社团的众人待在一起,听闻有人把谣言传入丁区之后,当即站出来稳定军心。

    “不错,外面的风言风语,咱们不用理会。若是凌云社团的人敢于挑衅咱们,咱们社团现在也有将近四百号人了,一个人打不过,咱们一群人上,不能让咱们社团的兄弟们受到欺凌。若是他们凌云社团的王境武者出手,咱们都动用手中的底牌吧!

    反正咱们都是从王国之中走出来的,或多或少都是有些底蕴的,这些底蕴虽然算不得什么,但蚁多咬死象,咱们不必害怕!”殷无名也站了出来,表了自己的看法。

    从他的身份暴露之后,殷无名在新人社团的名声就直追上官逍遥这个团长,就是擅长煽动人心的熊飞云,在此刻也比不上他在新人社团的威望。

    众多新人社团的人见到殷无名都说出这话了,也纷纷赞同起来。

    就如殷无名所说的一般,他们虽然是从王国之中走出来的,但大多都有王国背景,即便是王级神兵,很多人手中也拥有,若是所有人都动用底牌去对付一个王境武者,那王境武者在没有底牌的情况下,还真奈何不了他们这四百来号人。

    只是这一场风波并没有就此完结,林天对上官逍遥最为憎恨。又是三天之后,现谣传对新人社团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反而还让新人社团的凝聚力更强之后,他就开始带领着凌云社团的一部分人开始对新人社团的人出手了。

    如之前的丁区四虎一般,他带着人直接拦在了丁区的出口,凡是遇到新人社团的人,就直接出手攻击。

    执法堂方面,对于凌云社团找新人社团麻烦一事,根本就没有理会,展到最后,整个丁区范围的十里之内,甚至根本就看不到执法堂的成员。

    “林天,这丁区的人太多了,咱们怎么区分他们是新人社团的人?”丁区门口,林天所带来的人之中,有一人开口询问起来。

    “哈哈,用不着区分,只问他们是否是新人社团的成员就行,一个社团的成员若是不敢对外宣布自己的身份,那他即便是新人社团的人,也对新人社团没有归属感。

    这种人,咱们又何须理会?记住,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要击垮这新人社团而已。”林天看着人来人往的丁区,回答着身边人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