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断魂峰的由来
    尽管冯婉嘴上没什么好话,但她的眼中却有着焦急之色,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上官逍遥本身就是为了摆脱她们,才来到这断魂峰。这断魂峰对于其他王境武者乃至低阶的皇境武者来说,都拥有莫大的危机。但对于他来说,却没有丝毫的危险。

    “喂,小子你别这么不听话,你进入这断魂峰,死了可别怪我逼你进去的啊!”眼看上官逍遥似乎并不听劝,冯婉越焦急起来。

    跟在冯婉身边的冯玲实在有些不理解自家姑姑的做法,对于眼前这个在山河图中修理了自己一顿的人,她心中可是充满怨言的,若是有落井下石的机会,她断然不会放过。

    这小子既然是自己跑到这后山禁地,要踏入断魂峰,那纯粹是他自己找死,真不明白姑姑为什么要提醒他?

    “姑姑,既然他不知死活要进入这断魂峰,你又何必去阻拦他?”冯玲传音说道。

    冯婉没有回答侄女的话,只是瞪了她一眼。

    别看她之前嚷嚷着要过来教训上官逍遥,但其实冯婉心里明白,对方在山河图空间没有第一时间把她侄女给踢出来,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毕竟参与考核,击败对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做法,双方根本就谈不上仇怨。

    “多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宁愿死在里面,也不愿意落到你们的手中。”上官逍遥故意这样说道。

    “小子你冷静一点,这是咱们学院后山有名的禁地,凶险无比,一旦进入绝对是十死无生啊!还有你可别误会,我跟踪你只是想让你低头给我的小白和我侄女道个歉而已,届时你照样参加你的考核,又何必自寻死路呢?”冯婉一双美丽的眼睛盯着上官逍遥,极力劝慰的说道。

    这晚辈倒是挺有意思的,上官逍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随即转身步入了断魂峰。

    “喂,小子你给我出来!”冯婉急了,大叫道。

    “可恶!”看着上官逍遥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冯婉有些咬牙切齿,然后又瞪了一眼白猿和冯玲,说道:“现在好了吧,那小子进入里面送死去了,你们满意了?”

    白猿或许知道自己做错了,摸着后脑勺,也不吭声。冯玲更是把脑袋低下,根本就不敢回答她的话。

    事实上这后山的断魂峰,是竖起了一块警示石碑的,只是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早就化作了尘埃。

    皇家学院的后山,乃是落日山脉一条支脉的延伸,落日山脉横贯大汉皇朝,一直延伸到了大夏帝国,其中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灵兽妖兽。

    传闻在落日山脉的最深处,更是有妖兽之城,繁华程度,不下于帝国皇都。但是这个传闻根本没有人敢去求证,因为落日山脉之中的妖兽对人类一向不怎么友好。

    而断魂峰,只是落日山脉外围的一座山峰而已。

    断魂峰的危险,据说是一头受伤的皇境妖兽因为丧失了理智,被大能给困在了其中,不让它踏出外界。

    这种说法早已经在皇家学院流传了数万年。

    最开始,有一部分人不相信,但是踏入断魂峰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据传就连学院的院长也对这断魂峰充满了忌惮。久而久之,凡是皇家学院的学员,都不敢再踏入其中,让这断魂峰成了一处无人胆敢踏足的禁地。

    上官逍遥沿着前世的记忆一直向前,踏入这断魂峰之后,周围的温度都寒冷了几分。越是往里面走,越是寒冷,其中有些地方还出现了薄冰,在这六月天有如此天气,实在是显得很不正常。

    他进入其中的原因只有一个,来这里看望一位故人!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是一副怎样的模样了。”踏入断魂峰之中,上官逍遥神色充满感慨的自语道。

    他环顾四周,断魂峰所属范围都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和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没多久,一阵‘哗啦啦’的铁链声传来,一股恐怖的气息带着极快的度,由远而近,一个呼吸的功夫,就来到了上官逍遥的身前。

    这是一个被铁链锁着的人,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还没有特别靠近上官逍遥,就有一股恶臭传来,他面容狰狞冲着上官逍遥龇牙咧嘴。

    “吼!”他的口中出了一声兽吼,震天咆哮让整个后山都能听到,阵阵飞鸟从其中飞行而出,它们惊恐地逃离这个地方。

    原本在后山藏起来的灵兽,也在此时纷纷狂奔,被这一声兽吼给吓住了,不敢在原地停留,狼狈逃窜着。

    冯婉听到这一声咆哮之后,脸色微变,转而叹息道:“不听话的家伙,进入其中,惹怒了那里面的存在,死在里面也算是你自取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的眼中还是闪过一抹不忍之色,毕竟上官逍遥进入断魂峰,算是被她给逼迫的。

    冯玲的脸上带着笑意,对于这个敢教训自己的人,她一直都是很憎恨的,现在听到那一声兽吼,她就明白,对方绝对没有了活路。

    “姑姑,我还要参加考核,我先去寻找虚级神兵了。”心情瞬间变好的她向姑姑打了个招呼,而后转身就走,继续去寻找虚级神兵。

    白猿兴奋得‘吱吱’叫了起来,眼中有幸灾乐祸的味道,不过在被冯婉看到它这个笑容之后,又挨了一顿揍,让它立马停止了叫嚣,保持着和冯婉一样的不忍之色,但眼神深处却哪有什么不忍?

    “罢了,一个无名小卒而已,不听我话,这结局,也是他自找的。”冯婉暗自叹息了一声,顿时觉得让白猿在后山抢劫那些虚境学员索然无味,便带着白猿离开了后山。

    而此时的上官逍遥却是神色哀伤的看着眼前之人,这是他曾经最为得力的手下,如今见到他如野人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上官逍遥心中堵得难受。

    那衣衫褴褛的野人,他的双眸在此刻是一片血红色,口中连连出兽吼,他的肩胛骨被一根九天玄铁打造的铁链给穿了起来,在他的脚上,也有铁链绑着。

    他的双肩和脚腕都被铁链给捆着,铁链已经长进了他的肉里,他的每一次挣扎,都伴随着鲜血流淌,模样看起来十分可怜。

    只是他那一双眼神却是毫无神智,就和没有灵智的野兽一般,现在他看着上官逍遥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猎物。

    他的嘴角流出了哈喇子,伸出猩红的舌头,口中出低沉的嘶吼,宛若一头人形野兽,形态看起来十分狰狞。

    “司徒无痕,想不到两万年之后再见,你却连最基本的神智都丧失了。”上官逍遥叹息的说道。

    司徒无痕根本就听不清上官逍遥说了什么,他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上官逍遥在他的眼中就是他的猎物,他不想就这么放过自己的猎物。把肩胛骨之上的铁链当作了武器,运转身上的元力,让铁链宛若是利刃一般,朝着上官逍遥穿刺而来。

    司徒无痕的力量很强,原本限制他行为的铁链,在此刻却是化作了最为凶猛的武器,空间都被震荡起了一层涟漪,像是有些承受不住他的力量一般。

    尽管上官逍遥战斗力不弱,但跟此时的司徒无痕相比还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因此,看到司徒无痕动手,上官逍遥毫不犹豫的祭出他的杀手锏,动用他的灵魂威压朝对方压迫过去。

    顿时,司徒无痕被那庞大而强横的灵魂威压给压得半跪在地,动弹不得。原本要穿刺到上官逍遥面前的铁链,也瞬间变得软弱无力,垂了下来。

    “唉,看来你失败了,并没有驱散那一缕神识,反倒是让自己泯灭了人性。”上官逍遥看着这个早年曾和他一起南征北战,如今却没有自己意识的忠诚部下,再次出了一声叹息。

    数万年前,这司徒无痕乃是皇家学院的院长,拥有着皇境七重的强大修为。

    只可惜在随上官逍遥这个君主前往大夏帝国探险的时候,意外遭遇了强敌,致使其灵魂受创,浑浑噩噩如同疯子。

    待他清醒之际,在皇家学院的后山布下了一层隔断阵法,把自己困在其中,随后就有了这一座断魂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