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晚辈
    冯婉咬牙切齿道:“这小子我怎么会不认识?小白身上的伤,都是他给揍的!”

    白猿在一旁也是连连点头,还把自己身上的伤痕给冯玲看,模样显得十分滑稽。

    冯玲的心中很惊讶,白猿的战斗力她是清楚的,若是和白猿战斗,她根本就不是白猿的对手,在她看来,白猿若是换做人类的话,起码有一般的虚境五重武者的战斗力。

    而入学考核的人,大多都只是虚境一二重而已,虚境三重的武者都少,至于虚境六七重重,那只能算是凤毛麟角,恐怕也只有几个人达到这个境界。

    连白猿都不是对方的对手,那么对方到底又是什么境界?

    “他真有这么强?”虽然已经信了白猿的话,但冯玲还是不确定的询问起来。

    “吱吱……”

    白猿在原地蹦跳了两下,双手举得老高,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只强不弱。”

    “小白,你可真是个白|痴,那小子算什么厉害啊,还不是你这家伙平时不好好修炼,就知道玩,现在连个虚境武者都打不过,你还好意思说?”冯婉看着白猿龇牙咧嘴的模样,就是一巴掌拍在了它的头上。

    白猿立马委屈抱着脑袋,用一双可怜的眼神看着冯婉,显得格外聪明。

    “走,咱们去教训教训他,嘿嘿,那小子不是想要进入皇家学院吗?咱们先把他身上获得的虚级神兵给抢了再说!”冯婉很可爱的笑了起来,觉得自己这个主意非常不错。

    冯玲看着自己这个像是长不大的姑姑,心中暗自摇头,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找她去帮忙教训上官逍遥,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

    上官逍遥把冷锋打走后,便继续闲庭信步的在后山中行走着,缅怀昔日岁月。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很悦耳的声音传来,说道:“小子,冷锋那个混蛋现在不在你的身边了?”冯婉带着一脸得意之色,再一次出现在了上官逍遥的面前。

    她的身后还跟着冯玲和白猿,白猿不知道又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棍子,正挑衅看着上官逍遥,还冲着他耍着棍法。

    “你又来做什么?”看到冯婉,上官逍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小屁孩儿你还挺狂的啊,敢在第一轮的考核之中教训我侄女,今天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我一定叫你好看!”她趾高气昂的冲上官逍遥冷哼了一声,一脸傲娇的模样。

    她本身就长得很漂亮可爱,再配合她那些俏皮的动作,实在是让人难以把她和王境武者联系起来。

    她的外表配合着她的表情,让她极具欺骗性,会让人第一时间主动忽略她的修为,而把她当成一个小姑娘。

    冯玲有些不敢面对上官逍遥,对方的战斗力,让她感到害怕。

    上官逍遥扫了冯玲一眼,就对她失去了兴趣,而是把目光放在冯婉的身上,问道:“你要什么说法?”

    “嘿嘿,把你从后山之中获得的虚级神兵都交出来,然后给我当三天的奴隶,听从我的号令!”冯婉兴趣勃勃的说道。

    “给你当三天奴隶?”上官逍遥不由得摇了摇头,然后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若是让你父亲知道了,肯定会剥了你的皮!”

    “臭小子,竟敢编排我父!”冯婉杏眼一瞪,立即招呼着身边的白猿,说道:“小白,给我上!”

    白猿有些胆怯,上官逍遥的战斗力,它可是见识过的,那种诡异的身法,让它现在都心有余悸,看了一眼冯婉,它只是挥舞着手中的棍子,愣是不敢上前。

    “你这个怂货,你还是灵兽吗?连个人类都不敢去对付,你这种没有理想的灵兽,以后别想晋级妖兽境了。”白猿的胆怯,让冯婉感觉自己很没面子,干脆亲自出手,从背后抓向了上官逍遥。

    “真是麻烦!”上官逍遥连忙闪避,一来是他不想过多暴露自己,引起巨大轰动。二来冯文相是他前世的故交,虽然他们是君臣关系,但也不影响两人的私交,因此也不好对冯婉这个晚辈出手。

    看到上官逍遥又一次避开了她的攻击,冯婉自己都觉得很没面子了。

    算上之前的两次攻击,这已经是第三次攻击他了,可是对方却还是直接躲避了过去,这让她更加觊觎上官逍遥身法,同时也对自己的战斗力感到疑惑。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连个虚境的小家伙都拿不下来?”

    “冷锋,过来把她拦下!”眼看冯婉还继续出手,不愿暴露实力的上官逍遥便只能再次传音给冷锋,让他过来处理。

    没多久,冷锋又再次出现在了这里,他抬手就是一掌,和冯婉的手掌碰到了一起,拦下了她的攻击。

    “冷锋,怎么又是你?”冯婉没有想到冷锋居然还在上官逍遥的身边,这一次又被他拦下了,让她心中很不爽。

    “冯婉,你的那些小算盘就别打了,我看你还是退出后山吧,别扰乱了这场考核。”冷锋警告的说道。

    “哼,退出后山?凭什么啊?这后山乃是我们这些学员的历练场地之一,我们在这里历练我们的,你们在这里考核你们的,两者根本就不冲突,你有啥资格让我离开?”再一次遇到冷锋的阻拦,冯婉也怒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指责。

    听着她这话,冷锋阴沉着脸,低沉说道:“看样子我只有把这件事情通知给执法堂的人来处理了。”他不敢对冯婉出手,毕竟对方的后台强得可怕,他即便是身为老师,也不敢和她作对,所以此时他只有搬出‘执法堂’的招牌。

    听到‘执法堂’三个字,冯婉的脸色阴晴不定。良久,她才咬牙切齿瞪了一眼冷锋,又对上官逍遥说道:“我真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三番五次帮着你,不过没关系,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臭小子,我们走着瞧!”

    冯婉扔下这话便带着冯玲与白猿走开,但是这次她却没有走远,而是躲在某地以神识隐秘的关注着上官逍遥和冷锋,即便是冷锋都没有现她的小动作。

    但是上官逍遥又岂能没有现她的这些小动作?

    知道这女人已经缠着自己了,他也不多说,传音让冷锋撤离之后,他就立即朝着后山的某座山巅走去。

    前世,他对这后山很是熟悉,知道一些险地,现在他准备把身后的冯婉往险地带去,让她自己知难而退,同时也准备去那一处地方见见故人。

    另一边,冯婉脸上顿时挂出得意的微笑,自语道:“小样,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她狡黠的模样让她身边的冯玲都看得一阵无语,不过还是跟在她的身边,跟踪着上官逍遥。

    断魂峰,这是一处连王境武者都忌惮的险地,鲜有人踏足这里。在上官逍遥进入了断魂峰的范围之后,冯婉的神色顿时就变得凝重起来。

    “这个白|痴,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吗?这学院的考核也真是的,把第二轮的考核放在这里,若是那些倒霉蛋闯入一些禁地之中,死了可怎么办?”

    看到上官逍遥踏入断魂峰的那一刻,冯婉忍不住了,立即跑出来冲上官逍遥吼道:“你这个白|痴,若是想要活命就别进去了,里面可是十分危险的,不经过里面那存在答应,你进入其中,只有被斩杀的份!”

    “噢?又是你?”上官逍遥心中有些诧异她的善良,不过转身之后,立即换上了一副惊讶的模样。

    冯婉觉得上官逍遥此刻有些呆头呆脑,顿时摇了摇头,不屑道:“白|痴,别进去了,进去了,你就出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