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故人之后
    红衣女子并没有再次使用袖里箭攻击上官逍遥,对方的一番话,让她十分愤怒,她想要直接把对方给殴打一顿出气。

    冲到上官逍遥的身边,她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向了上官逍遥的胸口,威势很大,若是打中的话,足以让普通的虚境武者失去战斗力。

    可她面对的是上官逍遥,此刻她的攻势虽然看似强悍,可是在上官逍遥的眼中,却是破绽重重,若不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实力,上官逍遥抬手就可以直接镇压她。

    没有和这女子硬抗,上官逍遥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又退开了一段距离,不和红衣女子靠得太近。

    “你这身法倒是不错,居然能两次避过我的攻击!”看着上官逍遥又一次躲开了自己的攻击,少女诧异的同时,又说道:“既然你有些门道,那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些门道到底有多厉害!”

    “袖里箭,连环杀!”红衣女子声音一落,一支支六角形的袖里箭不断从她的衣袖之中飞出,如蝗虫过境一般,铺天盖地朝着上官逍遥杀了过去。

    只是在面对上官逍遥的时候,她的攻势根本就没有起到作用,每一支袖里箭飞来,上官逍遥总是险而又险的避开。

    虽然可以轻易倒开红衣女子的攻击,但上官逍遥却皱起了眉头,毕竟这样任由红衣女子攻击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想了想,上官逍遥便联系了冷锋,让他来处理这件事情。

    “你这身法确实挺厉害的呀!”红衣少女看着上官逍遥再一次避开了自己的攻击,眼睛一亮,此时她才注意到,上官逍遥之所以能躲避她的攻势,完全就是因为对方身法厉害!

    她这袖里箭虽然是随手出来的,但以她王境的修为,区区虚境武者又岂是想躲就能躲避得了的?现在她见识到对方的身法完全是在袖里箭贴着他的身体落空,顿时认为对方的身法确实有着独到之处。

    “小子,交出你这套身法,我可以放过你,并且让你顺利进入皇家学院!”红衣女子双眸放光,像是看到了什么好事一般,顿时打起了上官逍遥身法的主意。

    上官逍遥看着她笑了笑,戏谑的说道:“我这身法可是花费了巨大代价才得来的,你若是想要的话,也简单,就用你这白猿来换取吧!”

    红衣女子还没有说话,她身边的白猿就‘吱吱’个不停,它在大声叫唤,在抗议对方的提议。

    它可是知道跟在红衣女子身边有多少好处,若是跟了那可恶的少年,恐怕就是被他吃了猴脑它也相信!

    “想打我小白的主意,你这家伙算盘倒是打得好,可惜你找错人了!”红衣女子神色一凝,身形一闪,又一次杀向了上官逍遥。

    “你不告诉我,我自然有办法从你的身上知道,先把你狠狠修理一顿,就不信你不给我身法。”红衣女子在攻击的时候,还很得意的威胁着上官逍遥。

    不过,就在此时,冷锋终于赶到了,他一来就直接阻止了红衣女子的攻击,呵斥道:“冯婉,你这是在做什么?”

    “哼,是你?冷锋,我的事情你少管!”看到冷锋到来,冯婉皱了皱眉,然后冷哼道。

    “我少管?我作为监考老师,你出手对付参与入学考核的准学员,明显是违背规则的事情,我又岂能不管?”冷锋注视着眼前这红衣女子,若是放在以前,以这女子的容貌,他必然会使用万般手段去追求。

    但是现在,他却是收敛了这一份心思。

    毕竟对方现在在对他的主人出手,他作为一个奴隶,又岂能让这女子去伤害他的主人?

    更何况,主人让他来,必然是不想暴露他的真正实力,既然是这样,那就更应该阻止这女子了。

    “冷锋,你这混蛋是转性了吗?你这家伙什么品性我可清楚得很,什么监考老师?话可不要说得这么好听,你就直说吧,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弃保这少年?”冯婉似乎对于冷锋很了解,刚才冷锋的那一番正义之词,在她眼中来看,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放弃保他?我作为监考老师,是不会放弃保任何一个准学员的,也不会主动去出手帮助谁。你要对他出手,就是破坏考核规则,既然要破坏考核规则,那就应该明白,我们处理破坏规则者的手段!”冷锋此时义正严词的威胁着冯婉道。

    听到冷锋这么说,冯婉气呼呼瞪了他一眼,又看着上官逍遥说道:“可恶的小子,我记住你了,等你进入学院之后,我再找你算账!”

    冯婉说着,不顾正在‘吱吱’叫唤的白猿,生气往白猿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你这混账小白,连一个参加入学考核的武者都打不过,你这些年真是白活了!”

    白猿‘吱吱’的抗议着,双手抱着脑袋,神色充满了委屈。

    待冯婉带着白猿离开后,冷锋才来到上官逍遥面前,恭敬的传音问道:“主人,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您还满意吗?”

    “嗯!”上官逍遥点头,然后传音问道:“这冯婉是什么人?”

    “主人,这冯婉的来历可是大得很啊,她虽然只是皇家学院的学员,但也是当朝太师冯文相的幼女。不足百岁,却已经是王境一重的武者,自己的天资聪颖不说,后台还很硬。

    在学院里面,没有几个人愿意招惹她,她就是皇家学院的混世魔王,带着她那白猿,经常作弄同学,还没有几个人敢吭声,实在是不好惹!”冷锋传音把冯婉的身份背景给说了出来。

    上官逍遥有些无语,冯文相他当然认识,这太师的身份,还是他前世亲封的呢!没想到对方居然老铁树开了花,整出来一个不足百岁的幼女。

    那一套**八卦棍法,属于冯文相的家传棍法,虽然不是什么秘法,但是外人却难以窥探其中的奥妙。

    而这套棍法,也正是他当年奖赏给冯文相的,所以他对这套棍法也很是熟悉。

    “行了,你去忙你的吧!”得知冯婉是故人之后,上官逍遥就把冷锋打走了。

    另一边,冯婉带着白猿一边走,一边数落着它,说道:“小白,你可真是个蠢货,都告诉你了,抢劫要抢劫你能打得过的,你连人家的实力都没有摸清楚,就去抢劫,被揍了也是活该。”

    “吱吱……”白猿挥舞着一双长臂,夸张的比划起来,在她面前上窜下跳,述说着自己的委屈。

    “你就别添油加醋说他厉害了,那小子只是虚境武者,你也是虚境灵兽,再加上我这些年传授给你的本领,你连他都打不过,可真是白混了!”

    冯婉说着伸手揪住白猿的耳朵,继续说道:“你这家伙,等这次考核过了,一定要给我好好修炼本领。哼,这些年就知道吃吃吃,看看你都快胖成啥样了?”

    白猿很委屈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并没有特别显胖,只是肚皮有些大了而已,它摸着自己的肚皮,又开始‘吱吱’说个不停。

    冯婉能听懂白猿的话,见它此刻的模样,不由得摇了摇头,说道:“行了,你就别装可怜了,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你肯定也是获得了好处的嘛,让我看看你抢了多少东西?”

    她眼中都快冒出小星星了,事实上对于虚境武者的东西,冯婉根本就不在意。但是让白猿去抢劫,这会让她觉得很开心。捉弄那些参与考核的虚境武者,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这可以让她打自己的无聊时光。

    “姑姑,你在哪里,我被人教训了!”就在此时,冯婉的传讯玉简亮了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向她诉苦来了。

    “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欺负你?来来来,告诉姑姑,让我去好好教训他一顿!”冯婉双眸放光,她又给自己找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顿时带着白猿朝传讯玉简那一头的人走去。

    雀斑女还是成功进入了第二轮考核,只是想起自己可能会再次遇到那个可恶的家伙,她心中就来气。而且她知道自己姑姑的品行,那是皇家学院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在入学考核这么热闹的事情上,她绝对会来找麻烦。

    因此,她进入第二轮考核没多久,就开始联系姑姑冯婉。

    没多久,冯婉便来到了雀斑女冯玲的面前,问道:“玲儿,是哪个家伙欺负你了?告诉我他的容貌,让我把他找出来狠狠的教训一顿!”

    “就是他!”冯玲的手中拿出来了一张画像,画像上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逍遥。

    “玲儿,你这绘画的手艺见长啊!”看到画像,冯婉先是夸奖了她一句,然后又瞬间瞪大眼睛,说道:“咦,是那个可恶的家伙!!”

    刚才冷锋的出现,让她不得不先离开,毕竟她就算不忌惮冷锋这个老师,但是却也知道破坏考核的后果。若是冷锋真的为这些小事而闹到执法堂的话,那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姑姑,你认识他?”冯玲有些诧异看着自家姑姑,就从姑姑说话的语气来看,她似乎还从对方的手中吃了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