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兽潮
    “这是怎么回事?他|妈|的快告诉我,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灵兽!”有一个虚境二重的武者在此时大吼了起来。

    山林在震荡,铺天盖地的灵兽在奔跑,他害怕了,直接拿出了自己参与考核的时候所获得的号码牌,准备捏碎,直接被传送出这里。

    然而,还不等他有什么动作,一头飞行着的苍鹰就锁定了他,那苍鹰乃是虚境三重的灵兽,一个俯身就冲到了他的面前,以利爪抓住了他的肩膀腾空而起,然后那尖锐如钢铁的鹰嘴直接啄爆了他的脑袋。

    他的尸体被苍鹰从空中扔下,砸落在了地上的灵兽群中,一些灵兽残暴的把那人分尸而食,场面变得格外血腥!

    有人当场就吐了出来,更有一些距离灵兽群比较远的人,第一时间就捏碎了手中的号码牌,什么参加考核,什么进入皇家学院,跟自己的性命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当其中一人成功捏碎号码牌,身形被传送出了后山之后,又有很多武者纷纷效仿。

    他们知道,和眼前这些铺天盖地的灵兽群比起来,他们这点修为真的不够看!

    “吼!”

    灵兽群还在继续嘶吼,它们的度很快,再加上数量众多,很多武者根本就提不起勇气去对抗,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应付办法,就是逃走!

    一块块号码牌在他们的手中不断被捏碎,一道道人影不断从原地消失。

    当然,也还有一部分自持实力强横的人,在疯狂的攻击着灵兽,他们边打边退,不敢和眼前的灵兽群对抗!

    “谁能告诉我,究竟生了什么事?”一名武者一剑斩杀了冲到自己身前的一头虚境一重的灵兽毒蛇,而后仰天愤怒长啸起来。

    可惜,他的声音暴露了他的位置,天空之中又有灵兽飞鸟锁定了他,一个俯冲下去,残暴地以利爪抓住了他的双肩,飞鸟双爪用力,直接把那人的身体撕扯成了两半!

    “快跑啊,这是兽潮啊,再不逃,咱们都没命了!”有人惊恐出声,却又不想考核就此失败,于是他开始煽动众人。

    但是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兽潮,又有几个人能有本事抵挡这些灵兽的冲击?

    灵兽无论是数量还是自身的优势,都比起一般的同境界武者要强大,现在又有几个人有自信面对这汹涌而来的兽潮?

    另一边,上官逍遥也已经被灵兽给包围了,那些残暴的灵兽疯狂朝着他冲了过来,有苍鹰,有狗熊,也有老鼠等等。这些种类不一但数量起码有上百之多的灵兽,正张着狰狞的獠牙,朝着上官逍遥杀了过来。

    “这算是考核的一部分么?”上官逍遥神色平静看着眼前的这些灵兽,低声自语道。

    按理说,如此多的灵兽出现,皇家学院方面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灵兽暴动,那么皇家学院的人,必然会第一时间镇压,而不是兽潮都开始杀人了,他们还无动于衷。

    而且,皇家学院既然选择把第二轮的考核放在后山,种种情况肯定是预料到了的。现在既然生了兽潮,并且兽潮之中并没有王境妖兽存在,有很大的可能是皇家学院故意安排的这一场兽潮,目的就是要选拔优秀的人才。

    不等他多想,周围那些包围他的灵兽又在此时冲了上来,它们张开血盆大口,口中出震天咆哮,朝着他冲了过来。

    上官逍遥见状只能出手了,以他的恐怖战斗力,眼下这些灵兽的数量虽然众多,可是在他的面前,却弱得跟小鸡一样,数量再多也起不到作用。

    每一头刚冲到他面前的灵兽,就被他直接给拍倒在一边,有些灵兽甚至是当场被拍死。

    对付这一群灵兽,他宛若是一台杀戮机器,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但凡敢靠近他的灵兽都被直接拍倒。

    当第二十头灵兽被拍在地上爬不起来之后,其他的灵兽都停止了攻击。它们意识到眼前这人不好惹,一时间纷纷掉头转身就跑,不再和他纠缠。

    看到那些灵兽被吓跑之后,上官逍遥便关注起花翎儿的动向。

    不管怎么说,花翎儿都是他的奴隶,而且对方是九阴神体,未来对他会有用处,若是死在了这些灵兽群中,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花翎儿被他种下了奴隶印,联系她的方式非常简单,通过奴隶印传来的位置信息,他的神识立即朝着花翎儿所在地延伸了过去。

    此刻的花翎儿正混迹在灵兽群之中,她和众多的灵兽跑在一起,而那些灵兽却像是把她当作了同伴一般,对她视而不见。

    “这女人……”看到花翎儿偶尔还趁机拿走那些死去的考核者身上的空间戒指,上官逍遥就一阵无语。

    花翎儿本身出身于玄阴宗,她有众多底牌,如今能在这兽潮之中和灵兽混迹在一起,倒也不算什么异常。

    有一些参与考核的武者见到花翎儿居然能和灵兽混在一起,他们也纷纷学着花翎儿的模样,主动去靠近灵兽。

    可是他们还没有靠近灵兽的身边,就被灵兽们给撕碎,直到死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那女人没有被杀,他们却遭到屠戮?

    “白|痴,你们以为我就是这么傻|bb的混入灵兽群中的么。”看着好几个被灵兽给拍死的考核者,花翎儿只感觉一阵好笑。

    上官逍遥见到花翎儿无恙之后,又开始关注起夏侯狮虎来。

    只见此时的夏侯狮虎也已经被一群灵兽给包围了,只是这家伙的体表泛着一层淡蓝色的光芒,凡是冲到他身边的灵兽,都被他以大铁锤给砸开。

    虽然他目前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可是也能看得出来,他此刻显得非常狼狈。若是再不逃出包围圈,恐怕就危险了。

    见到他这副模样,上官逍遥顿时传音给花翎儿,说道:“在你北方二十里处,你去把夏侯狮虎救下来。”吩咐完花翎儿之后,他就在原地盘坐了下来,不理会周围的兽潮。

    好在此刻上官逍遥所处的位置很偏远,并没有人看到他悠闲的一面,否则非把人羡慕死不可。

    上官逍遥这边轻松,其他人的处境可就没这么好了。

    上官长隆一行人也被兽群给包围了,只是他底牌众多,手中王级神兵一件接一件,像是不要钱一般,一拿出来就直接解开其中封印的元力,用以对付周围的群兽。

    “这皇家学院在搞什么鬼?第二轮考核怎么还整出兽潮来了!”上官长隆的脸上明显带着怒意,皇家学院说到底也只是大汉皇室的族学罢了。他作为大汉皇朝的皇室成员,参与考核还接受兽潮的冲击,让他心中十分恼怒。

    “以前皇家学院可没有这么搞过,这大长老‘疯子’的传闻果然名不虚传,他口口声声说让参与考核的武者惜命,可是他现在却驱赶这兽潮来攻击大家,又哪像是真正的心系考核者性命的人?”上官长隆心中把大长老恨透了,还好他在使用了众多底牌的情况下,周围的灵兽也没有讨到什么好。

    雀斑女此刻也显得格外轻松写意,虽然兽潮凶猛,但是她却如花翎儿一样,并没有遭受到灵兽的攻击。

    此刻在她的手中正拿着一个光的阵盘,阵盘之中散着一层透明的能量罩,包裹了她的全身,隔绝了她的气息不说,那透明的能量罩还形成了一层厚重的防御,把她给完美的保护了起来。

    还有一些有底牌的武者,都在此刻拿出了自己的底牌,把自己给完美的保护了起来,让自己不至于成为灵兽群的攻击目标。

    但是拥有防御阵盘和其他隔绝气息手段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只是在第一时间捏碎了手中的号码牌,被传送了出去。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临时组建了一个小圈子,开始共同防御着灵兽群的攻击。

    可是灵群兽实在是太凶猛了,千万灵兽如蝗虫过境,所过之地虽不是寸草不生,但却也是一片狼藉。

    很多人直到死都不知道,这一场兽潮为什么会爆,人命的弱小与低贱,在灵群兽的碾压之下,暴露无遗。

    越来越多的人死在灵兽群的冲击中,也有更多的人撑不住而捏碎了自己的号码牌被传送离去,只有少部分自持有底牌的人还在这后山之中和周围的灵群兽作斗争。

    兽潮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是半个时辰的时间而已,那些汹涌而来的灵兽大多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满地的狼藉。

    看到一只灵兽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后方再无灵兽出现,一个武者终于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地上,喃喃道:“结束了吗?”他快崩溃了,若是兽潮再持续下去,若是还有一头灵兽来攻击他,他除非是捏碎自己手中的号码牌,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这兽潮到底是怎么回事?出现了如此重大的事情,皇家学院的老师为什么不出来阻止?”有一个胳膊被灵兽咬断的人,一边捂着自己伤口,一边咬牙切齿,把这一切都算在了皇家学院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