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第一轮考核结束
    待雀斑女离去后,上官逍遥便站在原地思索起来。

    他始终不相信无崖武圣会有这么好心,把自己的毕生感悟化作了不同的秘境,再把自己原本掌控的一个世界给打碎以山河图的形式,分而散在武道世界的各个地方。

    这种做法,有必要么?

    当初独身灭掉一口碑很佳的圣地,连小孩子都没有放过的人,会如此大义?这无崖武圣当真是破碎虚空,想给真武世界的众生指引一条修行明路,还是……另有所图?

    就在上官逍遥默默思索着的时候,又有两道人影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

    见到上官逍遥,那两人顿时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同时笑着对他说道:“小子,在你身边的那美女呢?”这两人和上官逍遥同一天报名,他们见过花翎儿的容貌,如今看到他,自然认为花翎儿和他在一起。

    这两人的出现,打断了上官逍遥的思绪,听到他们的问话,再看两人脸上那猥琐淫|邪的表情,上官逍遥不由得冷哼一声,大步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小子,你聋了?问你话呢!”见到上官逍遥走过来,其中一人不满的呵斥道。

    上官逍遥懒得跟这些精|虫上脑的家伙啰嗦,直接出手,一掌分别打在两人的胸口,让两人瞬间丧失了战斗力,躺在地上大口咳血。

    “咳咳,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两人惊恐的看着上官逍遥,明明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为何会具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他们二人可是虚境二重的武者,自信联手之下,足以对抗普通的虚境三重武者,却不想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打得差点连小命都没了!

    “交出分数,然后利索的滚蛋!”上官逍遥对于这两人的惊骇,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冷漠注视着他们,那冰冷无情的眼神,让两人只感觉一阵心寒。

    这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奉献出了自己的号码牌,然后头也不回的逃离这里。

    上官逍遥夺取了两人的分数后,就被传送出了山河图的空间,来到了之前进入山河图的那广场。

    而此刻原本的广场上,已经站着差不多十多万人,有人脸上带着笑容,有人苦着脸。胜利者在对自己的同伴分享着战斗的喜悦,而失败者则是把自己遇到的强劲对手以语言的形式描绘了出来。

    上官逍遥刚出现在人群之中没有多久,就有一个中年人朝着他走了过来,此人正是学院老师冷锋。

    本来冷锋跟上官逍遥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不过那天冷锋被花翎儿甩脸色骂了几句,让他恨上了花翎儿与上官逍遥。

    如今在这里看到上官逍遥,不禁传音说道:“想不到你这小子倒是有几分本事嘛,第一轮竟然没有被淘汰,你这狗屎运倒是不错。”

    上官逍遥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说实话,眼前这个名叫冷锋的学院老师,在报名处给他的印象真是差到了极点,真想不明白他是如何混进皇家学院教师队伍的。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上官逍遥倒也不会天真的认为皇家学院的老师,就个个都是那种德高望重一心教学的“园丁”,出现一两颗“蛀牙”也是正常的。

    “小子,你最好自己弃权第二轮考核,否则你将会有生命危险!”见上官逍遥没有理会他,冷锋又继续传音说道。

    上官逍遥眼睛微微一眯,传音说道:“你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是皇家学院的老师,这第二轮的考核,会有我参与,你休想从我的手中度过第二轮考核。识趣的就赶紧弃权滚蛋,否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冷锋把之前从花翎儿那里受到的气全部泄到了上官逍遥身上,冷笑着传音说道。

    “是吗?那咱们走着瞧!”上官逍遥传音回应,如果不是这里人多,他早就一巴掌把这家伙给拍死了。

    “少年郎,看样子你很自信啊,有自信是好事,但分不清形势,却是愚蠢了,希望你不会为你这个决定而后悔。”冷锋传音完,又在人群之中巡视起来,他穿着一身白衣,手中拿着纸和笔在记录着什么,这一刻让他看起来,还真像是温文尔雅的老师。

    看着冷锋的模样,上官逍遥心中暗叹道:“这都什么玩意,也配当皇家学院老师?”

    正在这时,花翎儿也通过奴隶印和主人的牵连,感应到了上官逍遥所在的位置。

    一来到上官逍遥的身边,她就恭敬站在一旁,问候道:“主人!”她的神态很恭敬,声音听起来也很柔和,让她这一刻的模样显得格外美丽。

    还没有走远的冷锋,听到花翎儿的喊话,气得浑身抖!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花翎儿这般美丽的女子,多年来,他在皇家学院孑然一身,如今还是第一次对眼前的女子一见钟情。但这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子,却称呼一位少年为主人,这让他心中对上官逍遥充满了妒忌和杀意!

    他看花翎儿的一颦一笑都充斥着无穷的诱惑,花翎儿的举止让他迷恋,他把花翎儿称呼上官逍遥‘主人’这个称呼,当成了是两者之间的调|情说爱,让他心生嫉妒。

    尤其是花翎儿对那少年恭敬的态度,更是让他看成是对少年最热忱的爱意。

    这一幕,让冷锋气得浑身抖,他根本就看不下去了,鬼使神差的对花翎儿说道:“花翎儿,这里是考核现场,注意你的言辞。”

    在他的心中,花翎儿早就成了他的禁脔,是属于他的女人,他可不想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暧|昧调|情。

    现说话的又是那个令人讨厌的学院老师,花翎儿不由得皱眉说道:“老师,我的言辞似乎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吧?”

    听闻这话,冷锋无言以对,虽然他认为两人是在调|情,但也有可能人家是真主仆,毕竟主仆一起参与学院考核又不是什么稀奇之事。再说了,即便人家不是真主仆,别人愿意喊主人,似乎也与他这个学院老师没有半点关系。

    花翎儿见他无言以对,不由得小声嘀咕道:“这什么老师啊,管得倒是挺宽的,不会是神经病吧?”

    冷锋正愁不知道如何回答,听到花翎儿的嘀咕,可谓是正中下怀,当即大声说道:“还没有踏入皇家学院,就敢不敬老师,我今日就给你上一课,教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说话的同时,冷锋便探出右手,朝花翎儿抓了过去。

    “不好!”花翎儿还是低估了冷锋的无耻程度,她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身为学院老师的冷锋居然会对她出手。

    就在这时,上官逍遥伸手一拉花翎儿,快的避开了冷锋的攻击。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花翎儿怎么说也是他的奴隶,即便是教训也只能是他自己出手,又岂能容他人来对付花翎儿?

    “我去,这花翎儿什么来头啊,怎么跟冷锋老师对上了?”

    “那小子是谁啊,实力很强啊,连冷锋老师出手都能躲开?”

    “你什么眼神啊,难道没看出来刚刚冷锋老师只是随意出手,都没用上一成实力吗?”

    “不管有没有实力,估计这两个家伙都要倒霉了,还没进入皇家学院呢,就得罪了学院老师,这还怎么混啊?”

    人群中,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不由得议论起来。

    冷锋本来就对上官逍遥充满了嫉妒之心,如今看到他带着花翎儿避开他的随意一抓,当即冷声说道:“敢公然对抗老师,你们当诛!”

    他没有任何犹豫,浑身的元力运转,身形腾空,身上散着金色的光芒,凝聚出了一股强横的气势。他冷漠注视着上官逍遥,右手慢慢抬起,一道拳头大小的金色光团出现在掌心之中。

    本来,以冷锋的修为要收拾他眼中的上官逍遥,根本就不用那么费事,直接出手就可以轻易斩杀。但这样做冷锋觉得太便宜上官逍遥了,他要让对方恐惧,让对方后悔,所以才特意搞出这些不必要的动作。

    “看来冷锋老师要动真格的了!”

    “可惜那少年郎了,明明已经晋级第二轮比赛了,却因为受到了那女子的牵连,以至于现在性命堪忧啊!”

    “我怎么觉得,这冷锋老师表面温文尔雅的,但内心似乎很小气啊!”

    就在此时,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打断了冷锋的动作。

    “够了!”一位老者出现在这里,他神色冰冷,瞪了冷锋一眼,说道:“些许小事,何至于如此动怒?”

    “可是他们顶撞老师,这……”

    冷锋尝试着辩解,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者打断,说道:“无需多说,他们现在还算不得皇家学院的学员,你只需暂时维持秩序即可。”

    冷锋闻言脸色微微一变,深深的看了上官逍遥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第一轮胜出的考生,理论上应该有两百多万人,但是真正胜出的却只有百万人出头。

    其中有一部分人是遇到了强敌,主动捏碎了自己手中的号码牌,被传送了出来,还有一部分人,却是被直接斩杀于山河图之中,考核的凶险,在此时尽显无遗。

    三天后,老者收回了那悬浮于空中的山河图。

    人群之中,有数百人都把目光放在山河图上,眼神火热,他们是亲自丈量过这山河图面积的,知道这山河图很是了不得,第一时间就很隐蔽的把关于山河图的消息传给了自己身后的势力。

    老者就像是没有现人群中那些人的异常一般,没有理会他们的小动作,而是再次对众人说道:“第一轮考核结束,失败者马上离开这广场!”

    他话音一落,就看到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忿忿不平走出了这广场,离开了皇家学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