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秘闻
    “砰!”木偶应声而碎,女子的身形却是从上官逍遥的手中消失,出现在了令一个地方。

    “替身木偶?看样子你还有些身份来历!”上官逍遥略微有些意外看了一眼雀斑女,替身木偶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属于稀缺货物,即便是一些王级巅峰势力,也很少拥有。而这女子除了战偶之外,还有替身人偶,实在是令他有些诧异。

    雀斑女恨恨的看着上官逍遥,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待这一次出去,我一定要你好看!”她扔下了一句狠话,也不顾其他四人的安危了,又拿出来一块传送玉简,捏碎之后,身形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咦,战偶,替身木偶,传送玉简,啧啧,看样子这女人的身份来历不简单啊!”上官逍遥饶有兴趣的看着已经失去了踪影的女子,微微一笑,帝级神识瞬间落在了整个山河图之中,寻找着女子的踪影。

    现女子的踪影之后,他随手封住另外四人的修为,然后对花翎儿和夏侯狮虎说道:“分数够了你们就先出去吧!”

    夏侯狮虎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又疑惑的问道:“肖兄,你要做什么?”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说完,上官逍遥便快朝雀斑女追了过去,他有点好奇她的身份背景,之前在这山河图空间之中见到了上官长隆就很令他意外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拥有诸多手段的雀斑女。

    对于他们这种大汉皇朝土生土长拥有非凡背景的人来说,即便不参加入学考核就进入皇家学院,也绝对没有人会说什么闲话。

    如今连续遇到两个背景非凡的人参加入学考核,自然引起了上官逍遥的好奇心。

    雀斑女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的那四个跟班,逃到了一处山林之中,恨声说道:“该死的家伙,别让我在皇家学院见到你,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

    “不用去皇家学院了,你现在就可以给我好看。”

    雀斑女刚刚放松,就听到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传来,让她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刚才差点灭杀了她的人!

    “你……你怎么可能追上我?”雀斑女的脸上带着惊骇之色,使用了传送玉简,被随机传送到了这山河图之中的一角,在她看来,在这相当于一个王国的山河图之中,对方断然不会如此简单就现她的踪影。

    “呵呵,追上你,还不容易么?”上官逍遥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这个笑容落在雀斑女的眼中,却显得格外渗人。

    “你可别逼我,否则我一旦动用底牌的话,后果你我都不愿意面对!”雀斑女一脸忌惮的看着上官逍遥,说话的同时还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块玉简。

    这块玉简似乎对她非常重要,拿出这玉简的时候,雀斑女是一脸的肉疼之色。

    “呵呵,保命的玩意还真不少啊!”上官逍遥看到眼前的雀斑女拿出战影玉简,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

    这武道世界,有很多强者会为自己的嫡系后代炼制战影玉简,只要修为达到皇境,就可以炼制这类东西。战影玉简之中,可以储存制造者的一缕战影,拥有制造者的部分力量,只要捏碎战影玉简,其中的战影将会释放出来,高级的战影玉简,甚至能拥有自主的思维,这东西足以算得上是比较高级的保命之物。

    “你不要逼我,这是皇境战影玉简,里面封印皇境武者的战影,你虽然很厉害,但我若是放出皇境战影,你有信心能接下皇境武者的一击吗?”雀斑女害怕上官逍遥的战力,她已经损失了一具战偶,现在可不想再损失一块战影玉简。这东西,比起那战偶更加珍贵!

    对于皇境武者的战影,上官逍遥倒不以为意,只是他有些好奇雀斑女为何宁愿动用战影玉简,都不愿意退出这对于她来说可有可无的入学考核?

    看到上官逍遥脸上带着无所谓的笑容,雀斑女咬了咬牙,脸上露出一抹疯狂之色,继续说道:“再警告你一次,千万不要逼我!”她很不想使用这珍贵的战影玉简,但是现在进入了山河图的内部,她可不想就此撤离,毕竟她来参加入学考核,还抱着其它的目的而来!

    “逼你了又能如何?”上官逍遥淡淡一笑,趁着这雀斑女还没有捏碎战影玉简,身法运行到了极致,瞬间来到她的身边封禁了她全身元力,然后一把夺走了她手中的战影玉简。

    这个动作一气呵成,从出手到结束不过是眨眼功夫!

    雀斑女惊恐看着他,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一次参加皇家学院的入学考核,居然会遇到如此可怕的对手!

    “以你的身份背景,进入皇家学院可谓轻而易举,为何宁可动用这战影玉简,也不愿意放弃考核?”上官逍遥问道。

    雀斑女眼珠子一转,刚欲编个理由塘塞过去,便听到上官逍遥淡漠的声音响起:“你最好选择说实话,否则你这条小命只怕就保不住了。”

    雀斑女闻言是又惊又怒,心中纠结了片刻,还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便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这山河图和其他的山河图不同。”

    “噢?这有什么不同之处?”上官逍遥一进入其中就现了这个问题,这山河图居然相当于一个王国的面积,实在是显得太不同寻常了。

    “我也不知道,有消息说这山河图乃是一块残图,在其它地方还拥有残图,只要残图全部拼凑在一起,就会形成一方可成长的世界!”不想死的雀斑女竹简倒豆般把她参加入学考核的目的说了出来。

    上官逍遥眉头微微一皱,这山河图只是残图?全部残图拼凑在一起能形成一方可成长的世界?万年前皇家学院并没有山河图,如今突然拥有一张山河图本身就令他感觉意外了,却没有想到,这山河图居然还有这样的秘辛!

    这一刻,他想到了上官长隆,这皇家学院原本就是为大汉皇朝皇室服务的,对方作为皇室成员,根本就无须考核。但是他却参与考核了,这行为确实有些异常,预示着这一次的入学考核不太正常。

    “你的意思是说,这山河图就是那残破世界的一角?”

    “据传大汉皇家学院这张山河图和无崖武圣有关,七千年前,无崖武圣破碎虚空,不仅留下了各个境界的密境,还在整个真武大6留下了他生平所收集的宝藏。而皇家学院这张山河图,很有可能就是他留下的残图之一,若是凑齐,足以拼成一方完整世界!”

    上官逍遥听闻这个消息,不由得眉头紧锁。重生以来,他听说过最多的事,便是关于无崖武圣的。当年他还是大汉皇朝君主的时候,就听说过对方的名字,只是整个真武大6绝天地通之后,百万年都没有飞升者,这无崖武圣为何能破碎虚空?

    而且,连皇家学院这种皇级实力都能掌控一张无崖武圣所留下的残图,这让他根本就无法相信这个说法。

    在这个世界,别说是武圣了,即便是和帝境强者有关的东西,都会引得真武世界的强者去争夺,更何况是一尊武圣所留下的东西?

    “不是我小看你们,就凭你们这些虚境武者,也敢来觊觎这山河图?你们还真当皇家学院是泥捏的啊!”上官逍遥摇头说道。

    雀斑女自嘲道:“我没有觊觎,我不过是来探路而已,这是族里交给我的任务,即便这残图真的是无崖武圣留下来的,我一个虚境武者也没有本事夺得这东西。”

    “这么说,你们也只是根据传闻,身负使命来探寻这山河图的真假了?”上官逍遥的目光盯着雀斑女,仔细看着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雀斑女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只是探查,若是情况属实,这件事情自然会禀报我们身后的家族去处理。”

    弄明白了这一切,上官逍遥心中感慨,曾经他可以说对整个大汉皇朝都很熟悉,但是自七千年前无崖武圣破碎虚空的传闻传开之后,他突然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并不那么了解。

    难道说,绝天地通已经失去了效应,武者也如百万年之前那般,可以破碎虚空了?

    一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摇头,就从目前自己所接触的武者来看,他们的修为和万年前的同龄人相比,并没有什么明显变化。若是绝天地通失去了效应,那么他们的修为应该提升得很快才是。

    “罢了,今日饶你一命,留下你手中的分数,立即消失在我眼前!”上官逍遥最终还是放过了这个善妒的雀斑女,看在她告诉了自己不少事情的份上。

    雀斑女脸上惊喜之色闪过,正欲离去的时候,又被上官逍遥给叫住了,问道:“你们是用什么方法来探查的?”

    “走到山河图的尽头,丈量这山河图的空间面积,若是过了一千公里,必然是属于当初无崖武圣留下的残图之一。”

    雀斑女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上官逍遥,她心中对眼前这人忌惮无比,她有一种直觉,即便她之前成功捏碎了战影玉简,只怕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更何况,现在战影玉简还被他给夺走,她就更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了。

    “行了,你走吧。”问清楚后,上官逍遥挥了挥手,放走了雀斑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