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皇室成员
    另一边,夏侯狮虎被大刀青年给打得节节败退,但是他的战意却是越来越高昂,他那体表的那淡蓝色能量,正把大刀青年的力量给吸收到,在短时间之中化作了他自己的力量。

    “丑鬼,现在是否还觉得我们好对付?哼,先前让你自己交出号码牌,你却不听劝,非要和我们战斗,现在你倒是继续战啊!来啊,是不是感觉手软了,没力气再战了?”大刀青年一脸嘲讽的说道。

    此刻夏侯狮虎一语不,情绪也没有任何波动,随着这大刀青年不断攻击他,他体内早就转化了很多原本属于大刀青年的力量。

    这青年看到夏侯狮虎一直都没有任何反抗,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了,继续嘲讽道:“如此丑陋之人,你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就是拉低全人类的平均颜值,今日就让我解决你这个耻辱的丑鬼!”

    对于他的话,夏侯狮虎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身上的气势凝聚得越来越明显,大刀青年都没有现这一点,这让他心里对大刀青年充满了鄙夷。

    想当初在天骄榜争夺战的战台上,只不过是片刻功夫,那凌峰就知道他身体的异常,果断使用了破之神纹来对付他,让他没有储够足够的力量反击。

    现在这大刀青年却是没有现这一点,夏侯狮虎心中早就在骂这家伙是个蠢货了。

    “丑鬼,你嚣张啊,你还手啊,你来啊!”大刀青年说话间,又是一顿劈斩,他手中大刀的攻击不断落在夏侯狮虎的流星锤上面,打得夏侯狮虎连连后退。

    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夏侯狮虎撤掉防之神纹之后,大刀青年总算感觉到了夏侯狮虎的不对劲,对方在不敌的情况下,还撤走了防之神纹,这让他很是疑惑。

    他停下了自己的攻势,狐疑问道:“你为何撤掉你那乌龟壳?”

    “你可真是个蠢货啊,现在才现事情不对劲吗?”夏侯狮虎笑了,他的面容本身就很丑陋,一咧嘴,那丑陋的脸色更加让人难以观看了。

    “你这丑鬼现在居然还敢骂我?”大刀青年怒极,被一个丑八怪骂白痴,这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顿时冷声道:“不和你这丑鬼玩了,你给我去死!”

    声音落下,一股强横的力量从大刀之中传来,比起之前的攻势要猛烈得多,这一片空间都在此刻轻轻颤抖,像是无法承受住他这最后一击一般。

    但是在此刻,夏侯狮虎也出手了,他手中的流星锤直接暴力朝着大刀青年砸落而下,过了七千象的攻击力在此刻瞬间爆出来,和大刀青年的大刀碰到了一起,出刺耳的声音。

    大刀青年整个人的身体都被砸得倒飞了出去,一下子倒在地上,大口咳血。

    他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夏侯狮虎,自己最后动的攻击,被轻而易举抵挡下来不说,自己居然还被反弹了出去!

    “怎么可能?你刚才根本就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大刀青年的脸上尽是惊骇之色,刚才对方的攻击明明只是相当于虚境一重的力量而已,这一刻突然爆出来的力量,却足以媲美虚境三重,这让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这傻子,攻击了我这么半天,也该尝尝老子的厉害了!”夏侯狮虎话音一落,又是一锤朝着大刀青年砸落而下。

    大刀青年以为对方的攻击还是如之前那般生猛,根本就提不起任何抵挡的心思,连忙转身逃跑。然而,他逃跑的度又怎能比得上此刻夏侯狮虎的攻击度?

    “嘭!”被夏侯狮虎一锤子砸中后背,顿时一口老血从大刀青年的口中喷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真是个白痴,刚才那一击已经把从你身上转化来的力量用尽,这一击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击,你若是抵挡,老子还奈何你不得。”夏侯狮虎咧嘴一笑,倒提着他的脚腕,把他拖到了上官逍遥他们这边。

    ……

    与花翎儿对战的青年反应不可谓不快,第一时间就把撒落在他身上的白色粉末震开,可惜还是晚了。

    很快,青年就感觉自己浑身都燥热无比,让他恨不得立即撕碎了自己的衣裳,好好去找一个冰窟窿跳下去。

    同时,他现自己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胯下那玩意儿不由自主的膨胀起来。

    一般来说,武者是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生理变化的,如今出现无法控制的一幕,让青年人瞬间明白刚才那些白色粉末的作用。

    他欲哭无泪,没有想到今日居然会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快给我解药!”趁着理智还没有被欲|望支配,青年脸色难看的说道。

    “要解药啊,没问题,拿号码牌来换。”花翎儿笑吟吟的说道。

    “给!”青年很果断的把自己号码牌扔了出来。

    花翎儿接过号码牌,转手递给上官逍遥,说道:“主人,给您。”

    “不用,你自己留着吧!”上官逍遥摇头,不过是四个点数罢了,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探囊取物。

    “多谢主人!”花翎儿也知道自家主人的厉害,见他不要便神识一扫,把号码牌中的蓝点收取到了自己的号码牌上。

    随即一颗烟漆漆的丹药扔给了那青年,说道:“这是解药!”

    青年接过丹药服下,这才感觉身体的燥热在慢慢消失。

    就在这时,夏侯狮虎把大刀青年像是拖死狗一般拖到了上官逍遥面前,问道:肖兄,这小子身上也有号码牌,你需要吗?”

    上官逍遥摇了摇头,说道:“你也自己留着吧!”

    看到这一幕,四人中没有出手的两人暗暗打了个冷颤。

    他们两人本来是站在旁边看戏的,毕竟上官逍遥这个看着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在两人眼中根本没有丝毫威胁可言。

    可谁想突然之间风云变幻,原本大占上风的两位同伴,瞬间就被对手翻盘了。

    而他们眼中没有丝毫威胁的少年,也摇身一变,变成了领头人角色。那个喊他主人的女人就不提了,明显是少年的仆从,就连眼前这个丑鬼,也隐隐以少年为尊。

    这个现让两人明白,他们这一次绝壁是错把群狼当群羊了。

    当上官逍遥的目光朝两人看来,两人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不用提醒,自动自觉的把号码牌递了过去,让对方划掉号码牌中的蓝色光点。

    就在三人准备带着昏迷的大刀青年离去时,上官逍遥突然出声说道:“等等!”

    “哥们,咱们无冤无仇,大家纵有争端,也不过是为了那入学的名额而已,你不是要斩尽杀绝,一点后路也不给我们留吧?”其中一人神色忧虑的问道。

    “说出你们的名字。”上官逍遥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叫余影。”

    “莫问笑。”

    “上官长隆。”

    “他叫凌飞。”余影指着昏迷的大刀青年说道。

    事实上对于这四人,上官逍遥只对上官长隆感兴趣,对方会迷幻轻身诀,这乃是大汉皇朝只有皇室嫡系成员才能修行的身法。他目前最大的仇人就是上官飞鹰,这家伙既然有资格修炼迷幻轻身诀,恐怕会是上官飞鹰的嫡系后代。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或许是自己的嫡系后代也说不定,不过万年的时间已过,他不相信上官飞鹰还会把自己这一脉给视为嫡系。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上官逍遥淡淡说道。

    上官长隆等三人闻言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能拿着号码牌离开,他们自然不愿意多事,便头也不回的快离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上官逍遥很隐秘的以自己的帝级灵魂在上官长隆的神识深处留下了一抹隐晦的印记,这印记若不是有帝境强者仔细查探,必然现不了任何异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