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救命之恩
    来到丁区之后,柳如烟已经停止了哭泣,但是在她的双眸之中,尽是惊恐之色,她根本就想不到刚才若是没有人救自己,自己的结局会落得个什么样子。』』『

    此刻她把目光放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略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冲着他微微欠身,说道:“多谢师兄出手相救!”

    “无须多礼。”上官逍遥连忙把她扶起来,这一次她差点遭受到林天一行人的***他也有责任。毕竟花翎儿是他的奴隶,是她在林天他们身上洒下了阴阳欢喜散,正好让柳如烟碰上,否则根本就不会遭受到刚刚那一幕。

    “师兄,无论如何,这次您的相救,我柳如烟是记下了。在这学院之中,林天这群混蛋竟敢做出如此兽行,我断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待会儿我会去把这件事情禀报给执法堂,还请师兄为我作证!”柳如烟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刚才周围除了她之外,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在那里,若不是眼前这人出现拯救了她,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听到她要把事情禀报给执法堂,上官逍遥只感觉一阵麻烦,不由得劝说道:“这件事情我看就此作罢,若是传出去了,对你的名声不利。”

    柳如烟听到他这么说,眼中的神色顿时变得复杂起来,沉吟片刻,她又冲着上官逍遥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师兄在此时还为我考虑,师兄的救命之恩如烟无以为报,以后师兄在学院之中,但凡有任何修炼资源方面的困难,一定要告知如烟,如烟定然会为你寻来!”

    听到柳如烟这么一说,花翎儿顿时就猜测起她的身份来。

    皇家学院里面,一切修炼资源都需要自己去找,而柳如烟居然说能寻来资源,那么在皇家学院,她必然有一定的身份。

    在上官逍遥还没有说话的时候,花翎儿就立即站了出来,笑吟吟看着柳如烟,说道:“修炼资源这种东西我们都是很稀缺的,虚灵果和破王丹什么的,你有多少就送来多少吧!我们现在修为太低了,正差这些东西提升修为呢!对了,还有灵石,灵石这种东西对于武道修炼很有帮助,赶紧送点来啊!”

    她身上被上官逍遥种下了奴隶印,她所想的事情,现在几乎一切都是从上官逍遥的角度出的,她知道自己的主人需要灵石修炼,所以立即把要求提了出来。

    “这位姑娘,你是师兄的什么人?”听到花翎儿的话,柳如烟疑惑看着她,她的容貌很美丽,让柳如烟感觉自己平时引以为傲的美貌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

    “我是主人的侍女!”花翎儿毫不犹豫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神色还显得颇为得意。

    弄清了她的身份,柳如烟对她就彻底失去了兴趣,转而淡然说道:“你既然只是师兄的侍女,那么你的意思,能代表你家主人的意愿?”

    听到她这话,花翎儿顿时怒道:“你什么意思?”

    柳如烟没有理会花翎儿,把目光放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眼波流转的看着他,说道:“师兄,若是你需要,我马上为你找来。破王丹现在要获得倒是有些困难,但是虚灵果,我一定会为你找来的。”

    “不用了。”上官逍遥摇头拒绝,看到柳如烟泫然欲泣,又立即说道:“些许坎坷,对于武者来说,算不得什么。武道之路,当摒弃一切杂念,外物所带来的影响,当一力破之、一心破之、一念斩之,不要因为你今日的事情,而委屈了自己。”

    柳如烟闻言一愣,想了想他的话,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无论如何,这次若不是你,我这一生就算毁了,任何修炼资源只要你需要,我都会竭尽全力为你寻来。”

    说完这话,柳如烟又看了一眼花翎儿,便冲着上官逍遥微微欠身,大步离去。

    ……

    另一边,林天几人得到了解药之后,阴阳欢喜散的效果就消失了,只是他感觉自己的屁股还被人顶着,一个后踹把身后那人直接踹飞,却又感觉内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被林天踹飞的那人此刻也是脸色苍白,也不管地上那衣服是谁的,穿上就跑。

    其他人纷纷如此,在地上把衣服捡起来,快离开了这里。

    林天最后一个离开,他阴沉着一张脸四下里张望了一下,现并没有其他人,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但是对于刚才的事情,他们还有一个模糊的印象,此刻他只感觉一阵头疼,自己被一个男人弄了可以暂时不说,但是该怎么去面对柳如烟?

    “肖遥,我记住你了,今日之耻来日我若是不加倍奉还,我林天誓不为人!”此刻,他心中愤怒无比,在原地大吼了一声,而后转身就跑。

    ……

    新人社团的成立,在丁区渐渐掀起了一阵风暴,在上官逍遥踏入皇家学院第二天的时候,沈万柳、陈雄和殷无名也来到了皇家学院,同样被安排在了丁区。

    三人刚走到丁区,就听见有人在谈论新人社团,殷无名顿时拦下了一人,问道:“这新人社团是谁成立的?”

    “新人社团的团长叫肖遥,这一次若不是因为他,咱们这些来自小王国的天骄,在这学院根本就抬不起头!”说话这人脸上闪过一抹自傲之色,他是新人社团的核心成员,昨天成立社团的时候,他也参与了殴打丁区四虎,并且也和林天一行人战斗过。此时他的神色颇为自豪,为自己是新人社团的一份子而高兴。

    “想不到他刚来学院,就有胆量成立一个社团!”殷无名的神色阴晴不定,对于被迫下血誓的事情,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之中最屈辱的一天。

    “殷无名,别忘了我们的处境,既然他已经在这里成立社团,我们就不去找自己王国的故人了,也一起加入这社团算了。”沈万柳开口说道。

    在他的身边,陈雄正双眸含情看着他,对于沈万柳的话,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殷无名无奈的看了身边的沈万柳和陈雄一眼,自从被迫下血誓之后,三人颇有难兄难弟的感觉。这一路也是同行了过来,若是这两人那方面的取向正常,倒不会让他觉得有什么不妥。可偏偏这却是一对有断袖之癖的兔儿,若不是因为自己也下了血誓的原因,他断然不会和这两人搅和在一起。

    “这皇家学院社团何其多?新学员进入学院之中就敢成立一个社团,以后恐怕会遭到各方打压,此时加入社团,对我们可没有什么好处。”殷无名有些犹豫,他不好意思在学院之中对上官逍遥低头,毕竟大齐王国乃是大汉皇朝治下排名前十的强大势力。

    “罢了,先过去找他吧!”殷无名看到周围围拢的人越来越多,现他们大多数人都以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和陈雄、沈万柳,顿时有一股转身就跑的冲动。

    陈雄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而沈万柳也是如此,若是搁在以前,他绝对不会这样和陈雄待在一起。可是随着几次床笫翻云覆雨,他现和男人做那事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三人刚走,就听见背后有人在议论。

    “那三人好像是大齐王国的殷无名和大秦王国的沈万柳与陈雄吧?传闻陈雄有龙阳之好,没想到今日却现连沈万柳和殷无名也如此,这可真是个劲爆的新闻啊!”

    “嘿嘿,兄弟,你来这里,没有和我们一起乘坐龙船吧?你要是和我们一起,就知道在龙船之上陈雄和沈万柳两人之间的事情有多精彩了。啧啧,那种别致的风景,我敢打赌,你若是看到了,必然会回味无穷!”

    “噢?兄弟,你倒是说说,在龙船之上生了什么?”

    “是啊,来来来,兄弟,赶紧讲解一番啊,这还有几天才开学,咱们老是待在丁区也挺无聊的。不如找个地方,来好好聊聊这个事情!”

    “哈哈,那咱们走吧!”

    那人声音落下,顿时身后一群人跟着他,听他讲在龙船之上生的事情。

    而殷无名听着身后那些人的话,恨不得把这些人都给拍死,同时回头冲着沈万柳和陈雄呵斥道:“你们两个别再跟着我了,跟你们走在一起,老子的脸都丢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