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千幻玉牌
    三个时辰之后。

    父女俩相对而坐。

    “真是可恨啊,为何是他?为何偏偏是他?这些年来,我一直以为他为我们大汉皇朝尽心尽力,一直都很佩服他,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如此阴险的小人!”一说到上官飞鹰,上官燕儿脸上的愤怒根本就无法掩饰。

    回想以前,自己每一次见到上官飞鹰都敬佩有加,却没有想到对方却是暗害自己父皇的真正凶手!想起每次在上官飞鹰面前称呼他一声‘六叔’,她现在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这几乎是和认贼作父没有任何区别!

    “燕儿,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起来这一次我还得感谢他背后出手,否则我哪有机缘能看到武道更高的境界?”上官逍遥安慰的说道。

    上官燕儿闻言一怔,随即眼中一亮,问道:“父皇,难道说这一世您重生之后,获得了天大的好处?”

    上官逍遥点了点头,说道:“上一世,父皇已经破入帝境,这一世灵魂之中的记忆没有任何缺失,再次重回这个境界,又有何难?而且有曾经的帝境感悟,将会让我在武道之路上少走许多弯路,帝境对我而言,将不再是阻碍!”

    “父皇,这世上有很多转世之法,但如您这般带着完整记忆,而且转世时间跨越万年之久的,不说是在真武大6了,恐怕就是整个武道世界也没有这样的人!”上官燕儿暂时抛下了关于上官飞鹰的问题,一脸崇拜看着的看着她的父皇。

    小女儿的崇拜让上官逍遥微微一笑。

    “父皇,这次您回来了,燕儿反正是不允许你再离开我了,以后不管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你。”上官燕儿一脸幸福的笑道。

    她此时的小女儿姿态,让上官逍遥只感觉心中温暖,伸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梁,笑着说道:“好,以后父皇不管去哪里,都带着你!”

    上官燕儿吐了吐丁香小舌,笑道:“嘿嘿,父皇最好了。”人不管多少岁,在自己父母面前,永远是孩子!

    看着她俏皮可爱的模样,上官逍遥又笑着说道:“现在我可算是走后门进入皇家学院的学员,以后在学院里面,你可不能像现在这样缠着我啊!”

    “哼,谁敢说父皇你是走后门进来的?就学院中的那些家伙,借他们一百个胆,也不敢在我面前乱嚼舌根!”

    “行行行,我知道你现在是院长了,在这皇家学院是一言九鼎。不过,以后在人前,你还是不要对我表现得有多关注,以免被有心人怀疑啊!”

    说到这里,上官逍遥站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秀,继续说道:“好了,这次跟你见面已经落入不少人的眼中,我不宜在你这里久留,反正我现在已经在皇家学院了,以后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

    听到这里,上官燕儿知道父皇要离开了,再次与父皇拥抱了一下,然后看着手中的一块玉牌一脸惊讶的说道:“父皇,如今你这幅躯体,居然还不到十一岁?不到十一岁就有虚境四重的修为,这份天资真是太可怕了,纵然放眼整个真武大6都没有出现过!”

    上官逍遥有些无语,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手中居然拿着一块骨龄探测的玉牌,趁着她撒娇之际,探测出了他的真正年龄!

    “这不算什么,父皇不过是占着往昔境界优势,少走了许多弯路而已。”上官逍遥不以为然的说道。

    “即便是这样,也不可否认您的天赋。父皇,这一世,恐怕您的目光将不再局限于帝境了吧?”上官燕儿喜形于色,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家父皇踏入了那些传说中的境界,成圣做祖,甚至成神创世!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我们只需要虚心前行就行。”看着上官燕儿眼中那希冀之色,上官逍遥再次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说道:“给我一块掩饰真正年龄的玉牌,这可以让我未来不受到那么多的关注!”

    上官燕儿点了点头,随即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拿出来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玉牌,递给了上官逍遥,说道:“父皇,这是千幻玉牌,可以掩饰修为和自主设置骨龄,另外还可以随意变化自己的容貌,连皇境武者都不能识破。”

    拿着千幻玉牌,上官逍遥从食指尖挤出一滴鲜血滴在千幻玉牌上面,那千幻玉牌顿时散着一层朦胧的白色光芒,缓缓融入了上官逍遥的身体之中。

    这一刻,他把自己的骨龄设置到了三十九岁,同时表面上的修为也设置成虚境一重。

    “不错,这东西正好可以让我省去很多麻烦!”上官逍遥嘴角挂着一抹微笑,有了这千幻玉牌,他将不会再那么引人注目,即便是到时候有人震惊于他面容的十六七岁,却也只会认为他服用了能青春永驻的灵药或修炼了可以保持容颜不老的功法。

    “父皇,其实只要是在皇家学院,也用不着去刻意掩盖什么,不过有了这东西,倒是正如你所说,方便许多。”

    说到这里,上官燕儿仿佛想到了什么,眼中忽然一亮,笑吟吟的说道:“父皇,为了方便我们以后相见,燕儿建议您最好是放弃你那王国的保送名额,去参加学院的入学考核,只要以绝对优势获得第一,那我关注你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不会引起他人怀疑。”

    “还要父皇继续欺负后辈啊?”上官逍遥无奈苦笑。

    “嘿嘿,父皇,我这不是为了方便我们父女俩可以经常见面嘛!”上官燕儿冲着上官逍遥俏皮吐了吐舌头,这时候的她又哪里还有皇家学院院长的威严?

    “好吧!”上官逍遥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梁道:“父皇答应你就是了!”

    ……

    世界这么大,巧合的事情每分每秒都在生!

    这不,当上官逍遥与小女儿分别之后,走在皇家学院某条林荫小道,竟然巧遇了熊飞云与熊飞扬这两个家伙。

    看到上官逍遥的那一刻,熊飞云眼中充满了惊讶之色,显然他也没料到会在这条小道上与上官逍遥相遇。不过在惊讶过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初在烈风大峡谷遭遇到王境武者与妖兽的追杀,他没有跟熊飞扬等人一起等候上官逍遥,反而自己一个人先溜了。

    尽管他认为在那种情况下率先逃离才是正确的选择,但那多多少少都显得不够义气,所以再次见到上官逍遥,熊飞云还是有些尴尬的。

    不过熊飞云的脸皮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也算是磨练出来了,些许尴尬他转眼就抛诸脑后,快步来到上官逍遥的身边,激动的说道:“肖兄,见到你活着,我就放心了!唉,只恨我当初实力太弱,让肖遥兄你去单独面对那王境武者与妖兽。不过以后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待我破入王境,一定会去烈风大峡谷狠狠教训他们一顿!”

    熊飞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精彩,他的戏份做得很足,为了消弭自己在上官逍遥心中留下的‘贪生怕死’的观念,他几乎是把所有能表达的最真挚的情感,都以表情表达了出来。

    上官逍遥看着这货,十分无语,他自然知道这家伙的性子,见到他如此模样,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行了,把你那些虚伪的表情和话语,都收起来吧!”

    “肖兄啊,我绝对是非常担心你的安危的啊,咱们同出大楚王国,你一路上为我们解决了那么多的危险,对我熊某有大恩,你的大义,让熊某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熊飞云热情对上官逍遥说着他心中的敬仰之情,在旁边的熊飞扬却是看不下去了,立即出言阻止道:“熊飞云,这里这么多人,注意你的身份,注意你说的话带来的影响!”

    熊飞云看了他一眼,不屑道:“什么影响?肖兄对我有恩,我目前帮不上他什么忙,敬仰他难道不行吗?你以为这里还是我们大楚王国吗?我这个王爷的身份放在大汉皇朝,简直连屁都不是啊!”

    说到这里,熊飞云又一脸崇拜的看向上官逍遥,喋喋不休的说道:“肖兄,听说你刚来学院就和咱们的院长大人勾|搭上了?啧啧,据说咱们的院长大人乃是整个大汉皇朝的第一美女啊,肖兄,你泡|妞的本事这么厉害,能传授两招么?”

    “啪!”

    上官逍遥闻言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说道:“在皇家学院这样编排院长,你想死可别捎带我!”

    熊飞云有些尴尬摸了摸被拍的地方,说道:“我这不是好奇嘛!”

    说到这个话题,就连熊飞扬也是一脸好奇的盯着上官逍遥,不知道他是怎么和院长大人搭上线的。传闻这皇家学院的院长大人美若天仙,并且至今未婚啊,难道真的如熊飞云那厮所说的,是见到上官逍遥这张英俊的面容,突然铁树开花了?

    “啪!”

    看到熊飞扬也是满脸好奇的在自己身上打量着,上官逍遥同样拍了他一巴掌,说道:“你这脑袋瓜在想什么呢?”

    “嘿嘿!”熊飞扬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傻笑着不说话。

    熊飞云也不敢一直拿院长大人来开玩笑,见上官逍遥不欲多谈,便一边拉着他往丁字区域走一边问道:“肖兄,你被分在了丁字区几号楼?走,咱们去你的住所瞧瞧。”

    “也好,我住这里,带我过去吧!”上官逍遥说着把自己的住所令牌拿出来给熊飞云看了一眼。

    看到令牌上面的住所编号,熊飞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奇怪起来,说道:“不是吧?怎么会是这个垃圾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