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上官燕儿
    皇家学院。

    上官逍遥径直来到了一座广场,与其说是广场,倒不如说是雕像林,这广场之中放置着很多的雕像。他看到了很多熟人,他们的容颜已经老去,或许已经死去,他们被人塑造了雕像,放在了这广场上。

    “荣誉广场,万载时光,却是增添了这么多雕像!”上官逍遥心中感慨,只有为皇家学院做出杰出贡献的人,他们的雕像才会被树立在这里。

    绕过了其他的雕像,他直接来到了其中一位老者的雕像面前,眼眶瞬间湿润了。

    “景儿!”

    那是一座一比一的雕像,雕像名为上官景儿,在雕像下方的石碑刻着他的生平事迹:上官景儿,生于xx年,卒于xx年。逍遥君主幼子,十岁淬体境圆满,三百岁破入王境,同年进入皇家学院任教……xx年入太虚秘境,入秘境当日灵魂玉牌破灭,享年9ooo岁!

    看着眼前这座雕像,上官逍遥的思绪陷入了回忆之中,往日里那个经常向自己请教修炼问题的青年,早已化作古人。他的雕像,依稀可以看见他年少时的模样,往日的回忆历历在目,他的欢笑,他的执着,他的苦恼,还有他最后那踏入皇境的决心,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在他的眼前浮现,让他内心伤感不已,只是强忍着泪水没有滑落。

    “景儿,我的孩子!”轻轻摩擦着碑文,上官逍遥的情绪很低落,纵然见惯了生死,但“白人送烟人”仍然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是……是您吗?”就在上官逍遥暗自神伤的时候,一个略微有些哽咽的女声在他的背后响起。说话的她一头秀披肩,身着一身灰色长袍,手中拿着一束白菊,呆呆站在上官逍遥的身后,看着这个背影,热泪盈眶。

    上官逍遥闻言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回头一看,见到那熟悉的容颜,纵然以他那深沉的城府,也忍不住僵立当场!

    这是他魂牵梦萦的人儿,自重生以来,这道倩影就一直潜藏在他的心底。看着她,他的身子在轻轻颤抖,眼中那湿润被他强忍着没有化作泪珠掉落,思念的情绪却是在此刻翻涌而出,声音颤抖着,呢喃道:“燕儿!”

    饱含深情的一句称呼,让上官燕儿手中的白菊花不由自主掉落在了地面。她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副陌生的面孔,根本就看不出父皇当年的模样。但来自灵魂之中的那一缕牵挂,却让她内心悸动无比!

    “父……”

    “这里人多眼杂,换一个地方说话!”上官逍遥制止了她的称呼,他前世毕竟是一代君王雄主,其沉稳的心性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上官燕儿见状也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但是眉宇之间的那种喜悦是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住的。她环顾四周,从地上把白菊捡起,放在了上官景儿的雕像前,然后声音微颤的说道:“跟……跟我来!”

    上官逍遥点点头,跟在她的身后。

    皇家学院异常繁华,加上又是入学之际,以至于在这荣誉广场上也熙熙攘攘站着一些从王国过来的天骄。

    他们有些人认识上官逍遥,之前是和他一起乘坐龙船来到皇家学院的,见到他和一个美丽的女子走在一起,都很诧异,有人甚至在人群中嘀咕道:“这混蛋怎么好像走到哪里身边都有美女相伴?我怎么就没有这个福分呢?”

    “喂,你丫的叨叨絮絮什么呢?那可是我们皇家学院的院长,你不想在学院里面混了?”某师兄不满的瞪了一眼那出声之人,同时眼中精光闪烁,在心中喃喃自语道:“那小子真是好运气啊,刚来这里居然就能和院长说上话,看样子似乎还有交集!啧啧,以后这家伙在学院绝对是前途无量啊!”

    其他人闻言都很诧异,看着那宛若双十年华的美貌女子,惊叹道:“想不到皇家学院的院长,竟然是一位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

    “嘘,都给我住口,别再议论了,要瞻仰雕像的继续瞻仰,谁都不许再说话!”某个师兄立即警告众人,生怕这些愣头青说出一些不知轻重的话语得罪院长,然后连累到他们。

    众新人纷纷住嘴,不敢再多说什么,但目光都聚集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有惊叹、有嫉妒,各种情绪涌上心头,让他们心中难以平静。

    皇家学院南面,这里栽种着一片紫竹林,每一根紫竹都以灵泉水浇灌,涨势优美,让这里显得如梦幻仙境。这里的每一根紫竹只要砍下都可以作为虚兵使用,不需要任何锤炼,就是制作虚兵最好的材料。

    “你性格淡雅,内里清高,这处地方倒是适合你!”上官逍遥跟在她的身后,感慨着说道。

    上官燕儿闻言,眼泪顿时大颗大颗从脸上滑落,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转身就飞扑到了他的怀抱之中,大声哽咽道:“父皇!”

    上官逍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良久,才眼睛微红的推开她,说道:“进去说话!”

    上官燕儿连连点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这一刻小女儿姿态显得十足。

    紫竹林右前方是三间竹屋,竹屋前的院子种植着一片花海,有五颜六色的蝴蝶在花海中穿梭,让这里显得格外宁静自然。

    走过院子,轻轻推开竹屋,进入正堂,一张画像呈现在上官逍遥的眼前,那画像刻画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他剑眉星目,神态冷漠,手执帝皇剑,头戴九龙玉冠,身着金色的玄天战甲,脚踩钧天履,让他看起来宛若是九天之上的战神。

    这是他前世的容貌,从画像的线条和着色方面,明显可以看出是出自女子之手。上官逍遥何等眼光,仅一眼,就可以看出这画像是出自他那小女儿之手。

    在上官逍遥的记忆之中,前世的小女儿上官燕儿不好书画,只专注于武道,没想到万载回,曾经那憎恨书画的人,居然会把一个人通过画像给活灵活现展现出来。

    进入竹屋后,上官燕儿万年岁月沉浮下来的思念之情全然迸出来,再次扑入上官逍遥的怀抱,哭泣道:“父皇,没想到万年之后,女儿还能再见到您!”

    上官燕儿泪水大颗大颗的从脸上滑落,活了万年的她,还是第一次把自己的情绪毫无保留的表达出来,如普通的小女人一般,向自己的父皇表达着自己的思念之情。

    自从听到父皇陨落于大帝陵墓的消息之后,上官燕儿的脸上就再没出现过笑容,从此在她的生命之中就只有“修行”这两个字。

    原本以为今生再无缘见到自己的父皇,万分思念之下,她抛弃了以往的厌烦,学会了书画,把父皇的容颜画了下来,时时祭拜,不让自己忘了他的模样。

    天可怜见,如今父皇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上官逍遥拥抱着他最喜欢的小女儿,心中异常满足,这是他前世还未陨落之时,数十儿女中唯一幸存于世的女儿,也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亲近的人。

    虽然孙儿上官宝儿,孙女上官烟儿、上官玉儿他也极为思念,但孙辈毕竟还是间隔了一代,而且数量还有三个之多,论亲近自然还是比不上上官燕儿这个唯一的女儿。

    父女俩一别万载,对于上官逍遥来说,仅仅只是数年时间,但对于上官燕儿来说,是实打实的度过了万载岁月。

    因此,这叙说别后之情,基本是上官燕儿在说,上官逍遥在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