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殷无名
    “死……死了?”

    虚境三重修为的陈子生,居然就这样被秒杀了,这个结果让凌峰心中惶恐至极。陈子生不仅是他的表哥,更是大越王国长青王爷陈青藤的儿子。

    他这一死,作为始作俑者的自己是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就在凌峰心中惶恐绝望之际,擂台边上又传来一个声音:“大楚王国的天骄榜争夺战冠军,果然名不虚传!”

    说话的是一名穿着麒麟图案长袍的青年人,他盯着上官逍遥,玩味的说道:“据说这一届的大楚王国天骄榜争夺战,大楚王国的国王可是送出了一块秘境通行令牌给冠军,这么说来那块秘境通行令牌现在就是在你身上了?”

    “什么?秘境通行令牌竟然会被奖励出去?”

    听到这里,众人立即把目光放在了上官逍遥的身上,神色充满了震惊!

    “这真是个劲爆的消息,肖遥的身上居然有秘境通行令牌,如此宝物,岂是他一个小王国之中走出的天骄所能拥有的?”

    “哼,别他妈在人群中煽动了,你有那份心敢觊觎令牌,那就拿出本事去抢夺啊!不过我得提醒你,那陈子生的尸体可还摆在这擂台上呢!”

    “拥有秘境通行令牌,这武道世界所有的秘境都能够选择其中一个进入,但前提是你能保得住令牌才行!”

    秘境通行令牌的消息,对于诸多武者而言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即便是对于这些大多都是前往皇家学院的各国天骄来说,秘境通行令牌也是值得他们倾尽全力去抢夺的东西!

    因此,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还在擂台上的上官逍遥身上。

    那青年人听到周围众人的话,面带微笑的继续对上官逍遥说道:“秘境通行令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传闻你只有虚境一重的修为,你这实力可保不住这块令牌!”

    上官逍遥面无表情,只是淡淡问道:“你想要?”

    青年人笑了笑,说道:“这通行令牌放在你的身上,可是祸乱的根源,交出来吧,我替你保管!”

    众人闻言都很诧异,在陈子生的尸体还摆在擂台上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人敢觊觎上官逍遥手中的令牌,一时间所有人都对这青年人的身份好奇起来。

    人群中,有人皱眉说道:“年龄不足四十岁,又身穿绣着麒麟图案的长袍,麒麟乃是大齐王国的图腾,这人应该是大齐王国的人。”

    “传闻大齐王国有一人独爱麒麟,衣食住行都刻画麒麟形象,在大齐王国身份然,眼前之人,会不会是大齐王国那位?”又有人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消息说了出来,皱眉思索着对方的身份。

    “如此说来,必然是那一位了!想不到啊,今日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他!”

    “大齐王国殷无名,虚境五重修为,更是上一任齐王(大齐王国国王,简称齐王)的幼子,当代齐王的亲弟弟。据传上一任齐王乃是拥有皇境二重修为的强者,当代齐王也破入了皇境一重,这家伙的背景可不一般啊!”

    “肖遥有麻烦了,被殷无名盯上,他即便是拥有秒杀陈子生的实力,估计也不敢得罪殷无名吧,毕竟殷无名的后台太硬了!”

    很多武者都开始议论起来,此刻他们即便是知道自己不是上官逍遥的对手,却也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大多数人的神色都是贪婪的,秘境通行令牌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殷无名对周围众人的议论毫不在意,他神色认真的对上官逍遥说道:“我是真心为你着想,你乃大楚王国的天骄,我大齐王国和大楚王国一向交好,我可不想看到大楚王国的天骄遭受到什么意外啊!”

    “你虽然能秒杀虚境二重武者,但你自己也不过只是虚境一重的修为而已,虽然能越级挑战,但还是太弱了,令牌放在你的身上,真的太危险了!”殷无名脸上带着微笑,但眼中却是毫无笑意。

    上官逍遥瞥了殷无名一眼,淡淡说道:“那就谢过你的好意了!”

    殷无名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逍遥,隐含威胁的说道:“呵呵,先别拒绝我的好意,我这也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啊!”

    另一边,凌峰心里充满苦涩的看着上官逍遥,无声的说道:“虚境一重修为,若仅仅是在大楚王国能够越级挑战也就算了,可现在是众多王国聚集起来的天骄啊,他的战力为何会如此强悍?”

    都是从天骄榜争夺战之中走出来的人,上官逍遥的战力却可以直接秒杀陈子生,这给凌峰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殷无名心中打着什么算盘上官逍遥一目了然,便也懒得跟他多说,转身就走。

    殷无名见状不禁皱了皱眉,道:“你真不愿意交出秘境通行令牌?这东西在你身上,足以为你招来灾祸,说不定会因此身死!”

    花翎儿闻言,秀眉紧蹙,冷冷道:“呱噪!”

    殷无名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双无情的眸子死死盯着上官逍遥,说道:“很好,希望你能保住你手中的令牌!”

    花翎儿见状,皱眉大声呵斥道:“别挡道!”

    连续两次被冷言相对,此时殷无名只感觉自己的脸面都快被丢光了,眼眸之中充满了难以压制的杀意,怒视着花翎儿道:“你这贱婢,竟敢如此对我说话?”

    “你找死!”

    花翎儿怒了,不过就在她要动手的时候,上官逍遥拦下了她,笑着说道:“和一条疯狗有什么好计较的?被狗咬了一口,难不成还准备咬回来不成?”

    “岂有此理,老虎不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了?”殷无名也是怒不可遏,他乃齐王亲弟,父亲和兄长都是皇境武者,他自身才三十八岁就有虚境五重的修为。平时他不管走到哪都是万众瞩目的,没想到如今却被人如此羞辱,这让根本无法忍受!

    “肖遥,你给我去死吧!”怒不可遏的殷无名当即爆,提起全身元力,一巴掌拍向了上官逍遥。

    “就凭你?”上官逍遥轻蔑看了一眼殷无名,然后简简单单的一个侧踢踢了出去。

    只听到“蓬”的一声,殷无名的攻击还没有挨着上官逍遥的身体,就现自己直接倒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