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怒江之十八号城
    怒江绵延三千万里,东接太湖,流入西海,江中孕育着许多妖兽,即便是王境武者能御空飞行,也不敢直接从怒江之上飞越而过。渡怒江,必须乘坐怒江商会的龙船,否则怒江之中那众多的妖兽头脑热,能把御空飞行的武者或者妖兽当作靶子给打下来。

    怒江大汉分部,隶属于怒江商会,他们仅仅是靠着怒江大汉流域的水路通道,就成了大汉皇朝最大的商会之一。财力雄厚,富可敌国。而此时江面上游行的货船和客船,都是属于怒江大汉分部的船只。

    上官逍遥还没来到城门口,花翎儿就通过奴隶印感受到了他的气息,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主人,这次收获不错吧?”花翎儿看到上官逍遥平安归来,眼中异彩连连,莲步款款来到他的身边,抱着他的一条胳膊问道。

    “还行!”上官逍遥心情不错,便难得的回应了一句。

    两人说说笑笑间,很快就来到了城门口,这座城名为怒江十八号城,没有进城费,没有城墙,也没有防御阵法。

    但是就这么一座没有城墙和阵法的城市,却不动如山的屹立在这里数万年之久。没人敢在这城中闹事,因为在这里闹事的后果太严重了,不仅自身会在第一时间被抹杀,就连他们身后的势力也会被连根拔起。

    所以,这座没有城墙没有防御阵法的城市,其安全性比起那些被打造得铜墙铁壁的城市还要强得多。

    上官逍遥刚踏入这十八号城之中,耳边就听到了一个武者的惊叹道:“啧啧,狄戎边城竟然被抹平了,那座城池的阵法都被人给损毁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哼,那算什么?听说玲珑商会会长的孙子死在狄戎边城,现在玲珑商会会长已经狂了,刚才似乎还在用神识搜寻城里的每个人!”

    “不是吧?他虽然是皇境武者,但是城主大人背后可是怒江大汉分会,城主大人难道允许他这样在城中肆无忌惮用神识扫描众人?”

    “当然不会,所以他才会怒而离开!”

    “握了棵草,这太过分了吧,这么说,我们刚刚所做的一切,岂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他的神识监视之下?”有人很不满,说完这话,立即闭嘴,怕这话被玲珑商会会长段九天给听到。

    “不用害怕,那家伙已经走了。”

    “妈的,这老家伙,这么做明显就是个偷窥狂嘛。”

    一群人都在抱怨着,对于段九天的做法很不满,花翎儿听到这里,偷偷的瞄了上官逍遥一眼,心中渐渐有些佩服这个便宜主人了。

    主仆不一会儿就穿越了第十八城,来到了码头之上。

    码头边,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船只,其中一条长达万丈,宽约两千丈,高足有三千丈,通体金黄的大船停留在这里,华贵的外表和巨大的船身,让它看起来很显眼。

    它停靠在码头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城,随着怒江之中那汹涌波涛拍打,其他船只在风浪中飘摇,而这大船却是巍然不动。

    码头上此刻人头涌动,他们66续续进入了第一层船舱,粗略一看,大多都是年龄没过四十岁的武者。

    船头的甲板上,有一些年轻武者在品酒论道,也有人拿着鱼竿在垂钓,更有一些武者在甲板之上的泳池里面泡澡,看起来很是悠闲。

    进入第一层船舱,一块写着‘售票处’三个字木牌竖立在大厅的匾额上,此时这里已经人声鼎沸,很多武者拿着金额不一的玉钱购买船票。

    刚踏足售票处,花翎儿就对上官逍遥传音说道:“主人,从这第十八号城逆流而上,到达第一号城,就算是彻底踏入大汉皇朝的疆域了。以这龙船的度,大概只需十天时间我们就能到达。”

    她以为上官逍遥不知道地理分布,便自告奋勇的给他解释着,看到售票处旁边有人卖地图,立马跑过去买了一份,拿回来递到了上官逍遥的手中,接着传音说道:“我们现在处于这个位置,到这里下船,然后再赶半个月左右的路就能够抵达大汉皇朝的皇城了。”

    她洁白如玉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指划着,给上官逍遥做详细讲解。

    上官逍遥满意的点了点头,赞扬道:“不错,你倒是有心了。”

    看到上官逍遥脸上的满意之色,花翎儿心中甚是满足,这就是奴隶印的霸道之处,它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心。

    “喂,你们两个磨磨蹭蹭的干嘛呢?要买票就赶紧给我排队去!还有你们都别插队,买了票的也别在这里瞎晃悠啊,我们大汉分会的烟名单可是要投递给怒江商会总部的,到时候你们被拉入烟名单可别怪我们大汉分会不讲情面啊!”船上的护卫朝着众客人指点江山,那神情那态度,别提多牛叉了。

    众人十分无语,这就是店大欺客啊,他们这些客人是来光顾生意的,可别提什么贵宾待遇了,在这里乘船买个票,反倒搞得他们像是在求人一样,真是让人郁闷。

    可郁闷归郁闷,众人却不得不按照那护卫的指示去排队,毕竟被怒江商会拉入烟名单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以后别说要乘坐怒江商会的船舶了,就是那些被怒江商会控制的传送阵他们以后都无法乘坐。

    “顾客至上啊,这怒江商会也太霸道了吧?哪有这样对待你们衣食父母的啊!”有人在人群中小声埋怨,他的声音飘忽不定,让人无法捕捉到他。

    “就是,我们是花钱来让你们提供服务的,没啥好的服务也就罢了,竟然还如此对待我们,你真当我们是人傻钱多的白痴啊?”一瞬间,很多人都开始埋怨起来。

    护卫听到这些话,态度不变,依旧嚣张的说道:“谁在人群之中乱说呢?不满意我们的服务是不是?行啊,谁不满意请站出来,出门右转,那边有一条通往大汉皇城的路,6路只有十万里,沿途风景不错,你们可以好好去欣赏这一路上的风土人情!”

    见到这护卫的态度,众人彻底不吭声了,尼玛十万里的6路,不说沿途的风险,就算能赶过去,那又是什么时候了?到时候还能进入皇家学院?

    一众武者都在排队买票,当轮到花翎儿之后,她早就成了这大厅之中的焦点人物。

    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排在队伍之中买票,那疑似她男伴的人却是坐在一旁的休息位置上喝着茶,神态悠闲,一时间众人都对花翎儿充满了同情,对上官逍遥很是鄙夷。

    “美女你好啊,看你这般年龄,怕也是前往皇家学院进修的吧?在下狄戎阿古多,还请姑娘赏脸,认识一番!”有一个手拿折扇却相貌猥琐的青年来到了花翎儿的面前搭讪。

    “没兴趣!”见到这男子过来,花翎儿皱眉,眼前这骚包的青年让她很反感,一个土鳖居然也学人撩妹,若是长得帅也就罢了,长得丑还出来撩妹,没有揍他已经算是好的了。

    “哈哈,阿古多,人家没兴趣认识你,看样子你这狄戎国王爷的身份并不能给你这丑陋的脸加分啊!”旁边有人立即嘲笑起他来。

    阿古多神色难看,瞪了一眼花翎儿,不过周围的调侃声越来越多,他被花翎儿驳了面子,也不好在这里停留,当即转身就走。走的时候,还看了一眼花翎儿,似乎要把她的容貌深深记在脑海中。

    售票厅的二楼,一青年听见售票厅的动静有些大,顿时放下了手中画卷,看向了售票厅。

    当他目光移到花翎儿身上,顿时眼睛一亮,惊叹道:“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我沈万柳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如此美女!”

    “沈兄,这女人的模样,足以算得上倾城之姿了吧!”一名长着一双桃花眼,说话不男不女的俊美青年,伸着兰花指,指着花翎儿,神态妩媚。

    他若是换上一身女装,以他现在的神态和动作,绝对可以倾倒众生,可他是个男人,这般神态只会令人觉得恶心。

    “陈兄,原本以为在这旅途会寂寥无趣,却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如此绝色女子,倒是为我们的旅途增添了些许乐趣。”沈万柳说着,就朝着二楼走了下去,来到了售票柜台,打量着花翎儿。

    “沈兄,难道我的容貌就不值得你惊艳么?”娘娘腔有些幽怨瞪了一眼沈万柳,连忙追随着他的脚步走了下去。

    沈万柳一听到陈雄的话,脚上不由自主打了个趔趄,好在他眼疾手快,扶着栏杆才没有从梯子上跌下去。

    “咳咳,陈兄多虑了,你我乃是结义兄弟,我又岂能觊觎你的容貌呢?”强忍着内心的呕吐感,沈万柳很违心说出了这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