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侍女花翎儿
    翠微楼原本就有很多阵法禁制,平日里,翠微楼的防御禁制是关闭的,但是当翠微楼遭受到攻击,却是会直接激防御阵法,保护着这栋楼。

    可以说这翠微楼的防御阵法比起大楚王宫之中的阵法也不逞多让,可是却没有想到,这防御堪比大楚王宫的三层楼房,却是在此时崩塌了。

    “战争又要开始了吗?这一次,恐怕这烈风城是挡不住玲珑商会的怒火了!”有一些士兵心中一片悲哀,原本他们只需要抵抗狄戎王国的侵扰,如今翠微楼倒塌,很有可能把皇级势力的玲珑商会给牵扯进来!

    烈风城的守卫也在此时快跑了过来,没有了上官逍遥他们看见的懒散。当他们看到是翠微楼崩塌之后,那些守卫纷纷在第一时间变得惊慌失措,守卫和士兵在此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士兵们严阵以待,而守卫则是有一部分直接逃离。

    守卫们不傻,他们知道翠微楼倒塌的后果,这可是属于玲珑商会的产业,在烈风城被攻击,对玲珑商会那种皇级势力来说,简直就是打脸。说不定不久之后,就有玲珑商会的人前来探寻原因,而他们这些守卫绝对会成为泄火的对象。

    只是守卫和士兵根本就无法查清楚其中的情况,当他们看到几个王境武者从其中飞出来,饶是作战精锐的士兵,也惊恐了。

    至少五名王境武者从其中飞出,翠微楼的倒塌绝对和他们有关系,有人甚至想要去拦截对方,只是修为的差距,让他们根本不敢去拦截那些王境武者!

    烈风城的城主也来了,此时他看到那些王境武者之后,根本就不敢上去询问,他的修为不过是王境二重,但从翠微楼废墟之中飞出来的人,修为最低的都是王境三重,而且人数众多,他也没有勇气去询问原因!

    不过,看到这些蒙面的王境武者,让他自认为知道翠微楼倒塌的原因,到时候即便是玲珑商会问罪下来,他也有办法回答。

    “翠微楼居然得罪了这么多的王境武者,听闻这一次的翠微楼惹恼了一群王境武者,他们放出九阴神体的消息明显是在消遣其他的王境武者。现在看这情况,是遭了那群王境武者的报复了!”人群之中,有人在感慨。

    “翠微楼倒了,不知道以后这翠微楼还会不会开起来!”有人怀念翠微楼里面那些风尘女的妙处,心中对翠微楼的倒塌十分不舍。

    “走了,没什么好看的,倒塌了一座楼而已,跟我们可没有什么关系!”也有人开始散场。

    人群之中伴随着尘埃和喧闹,在短暂的围观之后,众人也纷纷离开。

    而此时的上官逍遥已经出现在了烈风楼之中,在他的房间里面,花翎儿有些不可思议看着上官逍遥,说道:“翠微楼倒塌了,是你做的?”

    不过这话说出来,她又觉得一阵可笑。

    翠微楼里面还有一名王境九重的武者坐镇,那人是林玉堂的父亲,有王境九重武者坐镇的翠微楼倒塌,又怎么可能跟眼前这个大楚王国天骄榜争夺战冠军有关系?

    上官逍遥没有理会花翎儿的话,只是淡淡的对她说道:“本座要就寝了,赶紧去准备洗漱用具吧!”

    “什么?你让我给你准备洗漱用具?”花翎儿瞪大了眼睛,那双美丽的面容写满了惊讶和愤怒。堂堂玄阴宗门人,更是翠微楼的头牌,现在居然要像侍女一样去伺候一个人的生活起居?这让她根本就无法接受,甚至想直接殴打上官逍遥一顿。

    “你是我的奴隶,不给我准备这些,难道要本座自己去准备么?”上官逍遥看着愤怒的花翎儿,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一个冰冷的眼神,看得花翎儿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此时她才蓦然想起眼前这人已经成为了她的主人,而且最要命的是,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力量去反抗对方!话虽如此,但要如一个侍女一样去伺候一个少年,她根本就无法放下自己的身段去做这些事情!

    花翎儿很不爽,她现对方那随意吩咐的模样,显然是真的把她当成侍女了。

    她心中愤怒的同时也感到惊恐,给对方端茶倒水还算好的,若对方不顾之前的约定,让自己去给他暖被窝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毕竟对方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少年人,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不都是很好奇的么?

    她忐忑不安站在上官逍遥的身边,看着眼前的上官逍遥,颤颤巍巍说道:“我……我能不做这些事情么?”

    问出这话之后,她就后悔了,这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嘛!

    果然这话刚问出来,她就看到了上官逍遥那冰冷的眼神,顿时不用上官逍遥再多说,她就去给上官逍遥准备洗漱用品去了。

    上官逍遥洗漱之时,花翎儿就在旁边小心翼翼打量着他,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小王国居然会出现一个如此逆天的人物,让她都无法对付!

    “把水倒了!”洗完脚,上官逍遥自己擦干了脚上的水,又说道:“下次记得给我把脚擦干净!”

    花翎儿听闻此言,顿时勃然大怒!

    准备洗簌用品也就算了,居然还得给他洗脚?他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人了!

    不过看到上官逍遥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花翎儿连忙压下了心中杂七杂八的想法,端起洗脚水,逃似的离开了房间。

    看着花翎儿担惊受怕的模样,上官逍遥淡淡说道:“行了,待会儿你自己去找个房间休息吧!”

    听到这话的花翎儿顿时大喜,当即就放下洗脚水,飞快的逃离这个屋子。

    此刻上官逍遥居住的这间屋子,在她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魔窟,让她片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等等!”听到后方的声音叫住自己,花翎儿刚刚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惊恐看着上官逍遥,心中想到了很多可怕的场面。

    他这个时候把自己叫住,不会是……

    她简直不敢想象那种后果,毕竟之前只是她自己下了誓言,对方可没有什么约束,没有约束,对方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她还真怕上官逍遥会提出那方面的要求!

    “你……你答应过我的!”花翎儿的眼角蒙起了一层雾气,楚楚可怜盯着上官逍遥,宛若是一只可怜无助的小白兔,身子轻轻颤抖着。此时她已经陷入了绝望,她怕上官逍遥让她去侍寝!

    “把洗脚水倒掉再走!”看着花翎儿那张美丽的脸庞上写满了担惊受怕的神色,上官逍遥只觉得一阵好笑。

    “啊?哦哦哦!”听到这话,花翎儿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尴尬,也有些懊恼,不过此时也容不得她多想,连忙端着洗脚盆头也不回的离开。

    直到离开上官逍遥的房间之后,她才咬牙切齿的自语道:“肖遥,我虽然以武道之心誓了,但是以武道之心出的誓言却是有办法规避的,等我这几天解开了这誓言,以后有你好看的!”

    “不用改天了,既然以武道之心誓没用,那就试试这个吧!”却是在此时,花翎儿听到了那个让她十分厌恶的声音。

    等到她转身,正好看到上官逍遥就在她的身后似笑非笑看着她。

    “你……你怎么跟在我身后?”花翎儿吓了一跳,手中的洗脚盆轻轻的晃了一下,愣神之际,洗脚盆从她的手中滑落,上官逍遥的洗脚水顿时就打湿了她的衣裳,让她看起来宛若是落汤鸡一般。

    “啊啊啊啊!”她大声尖叫起来,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被一盆洗脚水倒在身上,一向有洁癖的她,根本就受不了了!

    “呵呵,我不跟在你的身后,又怎能知道你是有办法规避武道之心誓言的呢?”上官逍遥看着花翎儿狼狈的模样,顿时笑了起来。

    听着上官逍遥这么一说,花翎儿心中一紧,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她就感觉到有一股元力已经打入了她的体内。

    “这东西比以武道之心誓的誓言管用,这道禁制留在你的体内,若是你胆敢逃离,那就准备承受爆体而亡的后果吧!”上官逍遥似笑非笑看了一眼花翎儿,说完这话,立即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留下花翎儿一个人在走廊吹着夏风凌乱不已。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在这一刻突然多出了一股莫名的元力,整个人的面容顿时变得苍白无比。以武道之心立下的誓言,她确实是有办法可以规避的,但是上官逍遥种植在她身体之中的这道禁制,她却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可以解开!

    “怎么会这样?”花翎儿欲哭无泪,若是早知道这个情况,自己还嘀咕个什么劲啊,现在麻烦大了!

    她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到一楼柜台,匆匆在烈风楼之中开了一个房间,沐浴更衣之后,就在房间之中慢慢的研究体内那多出来的一道禁制。

    可是此时花翎儿现体内的那禁制消失了,像是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任凭她怎么检查身体之中的状况,却现自己的身体如平常一样,根本检查不到任何禁制的踪影。

    “怎么会这样?”找不到身体之中异常的地方,让花翎儿寝食难安,躺在床上,根本就无法入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