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争夺令牌(2)
    “滚!”戴着面具的烟衣人大吼一声,长枪在身前舞出一朵漂亮的枪花,杀向了林玉堂。

    林玉堂不急不缓,抬起双手,一阵幽蓝色的光芒从他的手中散出来,同时间,他提起了自己的全身力量,瞬间拍击向对方舞出的枪花。

    两者之间刚一交锋,三楼密室之中也散出一阵淡蓝色光芒,立马笼罩了两人。

    烟衣人皱眉,他感觉到了这里有一层禁制,那淡蓝色的光芒笼罩着他的时候,他现自己宛若陷入了泥沼之中一般,明明足以斩杀王境五重武者的力量,突然被削弱了许多。反倒是跟他对战的林玉堂,此时身上的力量竟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对方的攻击更是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

    “噗!”

    一口鲜血从烟衣人的口中喷出,他整个身子都倒飞了出去,不过撞在身后的淡蓝色屏障光芒上,就立即停顿了下来。

    “怎么回事?”烟衣人眼中带着迷茫之色,他乃是王境五重的武者,和林玉堂的修为一样,却没有想到,在两者交手之际,自己出的攻击却是被无限削弱,反倒是对方的攻击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的杀向自己。

    “这里有禁制,不仅可以隔绝一切战斗气息,并且还能压制敌人的攻击!”林玉堂冷笑的看着被击飞出去的面具人,又一次踏上前去。

    “你怎么可能有准备?”面具人惊呼了一声,这话刚喊出,就觉得自己愚笨。对方故意把战场设在这翠微楼的三楼密室,明显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

    “想活,还是想死?”林玉堂冷漠走到对方的身边,冷笑着问道。

    “在这里,你即便修为比我高,也奈何不了我,这密室之中可是摆放了困灵阵的,专程为你们而设下的!”林玉堂直接告诉了对方这里的古怪,一听到‘困灵阵’三个字,面具人顿时脸色大变。

    “翠微楼有九阴神体的消息,就是你们自己放出去的?”虽然早就在怀疑,可是他没有什么证据。

    原本他只是想要来拍买那九阴神体的,结果现对方并不是所谓的‘九阴神体’,他们被翠微楼耍了一道,心中本身就不爽,再加上林玉堂的手中握有‘秘境通行令牌’,他就更不可能放过林玉堂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早就有所准备,不然这‘困灵阵’可不会就这样布置在这里!

    “不放出关于九阴神体的消息,又怎能引来这么多的王境武者呢?”林玉堂笑了,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他的计划起到了作用,二十五名王境武者,若是全部控制,翠微楼的实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不远处,上官逍遥已经来到了翠微楼的门口,他并没有进去,一直都在观察着翠微楼之中的一举一动。林玉堂的话,被他听了个清清楚楚。

    此时他才明白,这翠微楼召开拍卖会只是其次,真正的原因,就是要把来到这烈风城的王境武者给收入麾下!

    “真有野心,可惜王境强者也没有一个笨蛋,九阴神体既然是假的,你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来辟谣,就足以说明问题,恐怕也只有蠢货才能踏入你们这个拙劣的陷阱!”上官逍遥饶有兴致看着林玉堂的所作所为,此时他心中也打起了另一种主意。

    “你不用知道得太多,只要你臣服,自然知道这其中的一切问题!”林玉堂并不知道有人在注视着这里的情况,他相信在烈风城这个地方,他那‘困灵阵’还没有人能用神识窥破。

    “哈哈,臣服?”那面具人却是笑了起来,即便是在这里战斗会被压制,但也还是在第一时间提起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再次杀向了林玉堂。

    “还不老实,那就多吃点苦头吧!”密室之中,蓝色光芒闪烁,随着林玉堂声音落下,面具人只感觉自己已经被彻底压制,本身威力十足的一击,在攻击出去的时候,却没有丝毫力道可言。

    “砰砰砰……”

    一连串的闷响传来,却是此时的林玉堂直接拍碎了对方的四肢,让对方短时间之内丧失了战斗力!

    “你……”

    面具人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此刻他才明白过来,既然这里已经被林玉堂布置了陷阱,自己又岂是那么容易逃脱的?

    “林玉堂,觊觎你手中通行令牌的人,并不止我一个,这一次的拍卖会上,一共出现了二十五名王境武者,你即便是战胜我,也无法去应对其他人!”

    “这些就不需要你关心了,你若是再不做出选择,就别怪我杀了你,王境五重的修为虽然很不错,但对我而言,也并非那么重要!”林玉堂听闻对方的话,顿时又再次威胁起来。

    “我臣服!”感受着林玉堂身上传递出来的杀意,面具人立即选择臣服,然后以自己的武道之心誓,臣服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好了,你可以站在一旁看戏了。”林玉堂见对方臣服,顿时挥了挥手,目光继续盯着自己的身前。

    “你们这么做,到底有何目的?”面具人出言询问道。

    “提升我翠微楼的实力而已,若是光依靠我们翠微楼自己培养武者,这又要培养到什么时候?”

    在翠微楼门口注视着翠微楼情况的上官逍遥,听闻这话顿时有些哑然失笑。他没有想到这林玉堂竟然和自己的想法一样,对方想要吸收消化掉来烈风城的王境武者,而他也想要吞并‘夜芙蓉’提升自己逍遥客栈的实力,两者的出点完全一样。

    “不过这林玉堂的胆子倒是挺大的,竟然敢算计来烈风城的所有王境武者!”上官逍遥心中自语,而后就隐在翠微楼附近看戏。

    面具人有些无语,没想到自己一心想要夺取对方的秘境通行令牌,对方却是早早的就在算计他们这群王境武者了。

    不一会儿,又有一个蒙面的烟衣人闯入了翠微楼的三楼,当他踏入密室之后,和之前那蒙面人的结局一样,直接就被林玉堂给制服,收为了奴隶。

    这一晚,注定不会太平,秘境通行令牌对于这些王境武者来说,太有吸引力了,在能获得免费的通行令牌的情况下,他们可不愿意去花高价钱从皇朝或者帝国的手中拍买。

    上官逍遥隐在暗中看得清清楚楚,一个又一个的王境武者,在踏入翠微楼三楼的密室之后,浑身的力量就会被压制,从而受到林玉堂的攻击,并且最后被收服。

    在林玉堂的身边,林宇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爷爷竟然敢算计来烈风城的那些王境武者,而且还成功了。

    “蠢货,多学着点,就你的智商,若是碰到那些善于使用计谋的武者,你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林玉堂虽然是在教训自己的孙子,但脸上总挂着得意的笑容,他对自己这个计谋非常满意。

    林宇不敢说话,当他看到一个个王境武者在踏入翠微楼三楼就被自己的爷爷制服,此时心中对爷爷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只是当第十个王境武者出现的时候,即便是对方在被压制的情况下,依然和林玉堂战了一个旗鼓相当。

    这第十名王境武者乃是王境九重的修为,当他现这屋子里面有些不对劲之后,就想要直接撤离。可惜受到了林玉堂的阻挡,一番战斗下来,虽然暂时摆脱了林玉堂的纠缠,但他心中的危机感却更甚了。

    果不其然,当这名拥有王境九重修为的武者使出浑身手段,险险的战胜林玉堂之后,隐匿于暗处的老者直接一巴掌拍向他。结果没有丝毫悬念,拥有王境九重修为的武者就被这一巴掌给打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不错,终于来了一个王境九重的武者了。”林玉堂的父亲脸上挂满了笑容,那张苍老的面容上,皱纹挤在一起,让他看起来宛若是一只恶鬼。

    “林玉堂,你们翠微楼这么做,难道不怕我们身后的势力报复么?”王境九重武者感觉很憋屈,他根本就没有挥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就被解决。

    若不是在这密室之中被那古怪的阵法压制,他自认可以和眼前的老者一战。

    “呵呵,你们身后的势力?”林玉堂的父亲眼中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又道:“终归只是王级势力而已,即便有后台又能怎样?以武道之心誓吧,若是替我翠微楼卖命,我便可以留你一命,如若不然,那就只有斩杀你了!”

    “你们欺人太甚!”让一个王境九重修为的武者以武道之心誓,为了活命,去做翠微楼的奴隶?

    每一个武者都有自己的尊严,更何况这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王境九重巅峰,让他去做奴隶,这和杀了他没有任何区别!

    “那就去死吧!”林玉堂的父亲出手很干脆,直接一巴掌拍在对方的脑门上,那王境九重修为的武者,顿时被直接拍死。

    “唔,死了一个王境九重的武者,有些可惜了。”神识始终注视着翠微楼变化的上官逍遥喃喃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