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熊飞扬的愤怒
    “哗啦啦……”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个人影出现在了熊飞扬的面前,他们看着熊飞扬手上提着的人,顿时都怒道:“放开他!”

    没有人理会熊飞扬的话,这家伙现在在这群卫兵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死人而已,他们可不想和一个死人说太多。

    上官逍遥和夏侯狮虎在旁边看着熊飞扬的举动,顿时都无语了,这家伙好歹也是晋王的孙子,大楚王国的小王爷,怎么做事就不稳重一点呢?看到卫兵的纪律性太差,居然想都不想就直接冲上前找这些卫兵的麻烦,这种做法完全就是一个愣头青!

    “你们这些守城卫兵的纪律就这样?大楚王国把烈风城交给你们,你们就是这么保护的?”熊飞扬冲着这些卫兵大吼着,神色激动。

    这些卫兵有的盔甲都没有穿戴整齐,还有人嘴里叼着大饼在大口咀嚼,就这种纪律,一向以为边疆部队都是纪律最好的熊飞扬,又哪里能接受得了卫兵如此形象?

    “呵呵,保护这个城市的事情,自然是我们要的做,不过我们这些卫兵的纪律性怎么样就不是你能评价的了!”一个白衣青年风度翩翩的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冷眼盯着熊飞扬说道。

    熊飞扬此时已经怒火冲天,冲着那白衣青年大吼道:“你放肆!”

    “哼,我放肆?我大楚王国卫兵的纪律,你很快就会见识到,你现在赶紧放开我们的兄弟,我们待会儿可以让你死得轻松点,否则你将会感受到什么叫作生不如死!”白衣青年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慢慢走到了熊飞扬的面前,冷声威胁他道。

    “让你们领队来见我!”熊飞扬懒得跟一群卫兵多说什么,松开了手中的卫兵,就一脸阴沉之色看着眼前这些卫兵。

    “我就是他们的领队!”白衣青年说到这里,大手一挥,冷声说道:“把这狄戎王国来的奸细就地正法!”

    话音刚落,白衣青年身后的其他卫兵便立即上前,把熊飞扬给围了起来。

    “混帐东西,老子是大楚王国……”

    熊飞扬正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却是被身后的上官逍遥给拉了回来。他和熊飞扬是一起来烈风城的,熊飞扬出丑,他面子上也不好看。

    “肖遥兄,你拉着我干嘛?”熊飞扬皱眉,很是不满上官逍遥的举动。

    “熊飞扬,这件事情就此作罢,不要忘记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上官逍遥对于熊飞扬的气急败坏有些无法理解,大楚王国名义上有很多的州府,但是这些州府都是实行的自治,即便是国王熊青锋也不会去干预一个城市的纪律问题。

    在熊青锋的眼中,只要这烈风城的人能守住这边疆,就是天大的功劳。

    连熊青锋都不会管的问题,现在熊飞扬来管,若是烈风城主见到这一幕那就好看了,现在熊飞扬的做法,完全就是在打烈风城主的脸啊!

    “肖遥兄,我知道我们的目的,但是这里好歹也是大楚王国最重要的地方之一,这些卫兵就这种纪律性,恐怕我大楚王国的前程堪忧啊!”熊飞扬此时开始多愁善感,他的脸上写满了唏嘘之色,大楚王国的卫兵竟然不盘问进城者的身份,给一百玉钱就能进入城内,看那收钱的士兵轻车熟路的样子,明显不是第一次了,这种状况,让他担忧大楚王国的未来。

    “哼,咱们大楚王国的前程来轮不到你这狄戎王国奸细来说,兄弟们,他们三人是一伙的,取下他们的级,跟那些士兵计算战功的方式一样,咱们也把这算作战功!”白衣青年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听熊飞扬那多愁善感之话,他看着越来越多人围过来,不想丢脸的他立即下令杀人。

    其他卫兵听闻白衣青年这么一说,顿时拿着手中的武器就朝着上官逍遥他们身上招呼了过来。

    “滚!”上官逍遥冷哼一声,身上陡然爆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周围的卫兵纷纷心惊,有好几个修为只不过是元境一重的武者更是一口鲜血喷出,竟然是被上官逍遥身上所爆出来的气势给伤到了。

    “好强!”白衣青年此刻心中也是惊骇无比,他不过是元境五重的修为,上官逍遥身上的气势爆出来,他只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像是喉咙被人掐住了一般。

    “放烽火,请那些士兵之中的虚境强者来!”心中惊骇的白衣青年快后退,同时迫不及待的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慢着!”熊飞扬愤怒的注视着周围的卫兵,冷声说道:“我乃荆沙府少府主,不是什么敌国奸细!”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样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

    上官逍遥微微皱眉,熊飞扬还是把他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咦,这不是熊飞扬么?我听说这烈风城出现了狄戎王国奸细,奸细呢?该不会就是你吧?”就在此时,熊飞云走了出来,皱着眉头说道:“熊飞扬,你这是在闹什么呢?你好歹也是大楚王国的王室成员,今天怎么还被大楚王国治下的卫兵给拦了呢?”

    还不待熊飞扬回答,他就迈着外八字,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来到了上官逍遥的身边。

    “王爷!”其他的卫兵见到熊飞云之后,立即俯身行礼。

    熊飞云摆了摆手,没有理会那些卫兵,对上官逍遥说道:“肖遥兄,我还以为以你们的脚程会早一步到这烈风城呢,没想到你还在我们身后啊!”

    说到这里,熊飞云看了一眼那白衣青年,说道:“木小白,这位乃是我大楚王国此届天骄榜争夺战的冠军,还有这位乃是季军。至于这位,则是荆沙府的少府主熊飞扬,也是本王的王弟,他们可不是什么狄戎王国奸细!”

    熊飞云指了指上官逍遥、夏侯狮虎和熊飞扬,说出了三人的身份。

    那名字叫做木小白的白衣青年听到熊飞云这话,心中顿时惊骇无比,同时也感觉自己闯下大祸了。

    本想随便找个理由把眼前这些敢冒犯烈风城的家伙给就地正法,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有两人是此届天骄榜争夺战的前三人选。而那一直很猖狂的人,居然是荆沙府的少府主,更是贵为大楚王国小王爷的熊飞扬!

    “各位天骄,还有小王爷,都怪木小白眼拙,一时间冒犯了你们,还请多多见谅。”木小白连忙道歉,同时他的额头上也在不停地滴落着汗珠子。

    见到上官逍遥三人没有说话,木小白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继续说道:“其实我并没有冒犯诸位的意思,只是最近这段时日来烈风城的敌国奸细太多,我们有些草木皆兵了。”

    木小白一边说,一边擦拭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会惹到这样的贵客。特别是熊飞扬更是贵为荆沙府少府主,王室成员。这种对他来说拥有逆天背景的人,平日里巴结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去怠慢对方?

    还好熊飞云王爷来得及时,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用叫虚境强者了,这是一场误会,嘿嘿,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木小白挥手让自己的手下退开,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小王爷,您里面请,刚刚多有得罪,等下我在烈风楼摆宴,还请小王爷给我一个请罪的机会!”

    熊飞扬一听到这话,心里更来气了,这些人都是边疆烈风城主招收的能作战的精锐守卫啊,这些精锐守卫,什么时候也变得如商人一般市侩了?

    “滚开,教好你的人!”熊飞扬毫不领情,冲着对方大吼一声,而后又道:“你们的所作所为,我会向烈风城主说清楚的!”

    扔下这话,他就直接进城,丝毫没有注意到木小白脸上那难看的神色。

    “熊飞云,你看这些士兵没有任何士兵的模样,就他们这般样子,能作战吗?”走在前面的熊飞扬头也不回的询问熊飞云。

    听闻这话,熊飞云怒了,也不顾熊飞扬在天骄榜争夺战为自己说话的那一幕,立即嘲讽的说道:“熊飞扬,看不出来啊,你这家伙居然还替皇爷爷操心啊!”

    看着熊飞云脸上那嘲讽之色,熊飞扬怒道:“熊飞云,你什么意思?”

    “呵呵,不明白?”熊飞云淡淡一笑,说道:“这烈风城的一切都是烈风城主在管,你这蠢货有些越俎代庖了!”

    听闻这话,熊飞扬神色当即一凛。

    他终于知道了问题所在,烈风城主,自己即便是王室成员,也不好过多得罪对方。毕竟对方乃是王境强者,而且常年和狄戎王国的人作战,杀伐果断,自己若是惹恼了对方,恐怕这个王室身份也不见得能够保住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