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离开
    上官逍遥直接把手中的‘通行令牌’扔到了熊飞扬的手中,说道:“用你的神识去探测一下这令牌!”

    “啊?秘境通行令牌!”熊飞扬一见到这‘通行令牌’就惊呼出声,并不用上官逍遥多说,他就如拿到宝贝似得,抱在手里看了又看,甚至还放在口中咬了咬,想确认这东西是什么材质的。』

    见他如此状态,上官逍遥的脸色立即烟了下来,又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说道:“按我说的做!”

    “哦哦哦。”熊飞扬反应过来了,事实上不用上官逍遥多说,他也想用自己的灵魂之力去查探一下,看看这秘境通行令牌究竟是什么样的。

    熊飞扬这元境的神识自然是弱小得可怜,不过在他把神识探入通行令牌的时候,上官逍遥就以自己的帝境灵魂把他保护了起来。

    一道神识攻击从令牌之中传出,被上官逍遥给拦截住,那余威更是被他给直接吸入到了自己的灵魂之中,让自己的灵魂承受了这一击。灵魂再一次受到攻击,那种剧痛让上官逍遥脸色苍白,但是他立即很好的隐藏了下来,连忙观察令牌的变化。

    熊飞扬没有任何反映,他的神识此时已经陷入了令牌之中,却是无法看清楚里面那些阵法的玄妙。

    而上官逍遥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在熊飞扬的头顶三尺处,一股灵魂之力突然凭空出现,涌入通行令牌之中。

    上官逍遥第一时间拦截了这股灵魂之力,用以修复自己的灵魂,同时把通行令牌从熊飞扬的手中夺了过来。

    “喂,肖遥兄,你给我好好研究一下啊,这东西毕竟是那些级势力颁的秘境通行令牌啊,有了这通行令牌,可以进入武道世界的任何秘境啊!”熊飞扬并没有注意到上官逍遥脸上的苍白,他一脸贪婪看着通行令牌,很想将这块令牌给抢走。

    只是在心中计算了一下自己和上官逍遥的实力差距,他就立即把刚生出的念头给压制了下去,因为熊飞扬悲剧的现,即便是自己使出所有能动用的底牌,都无法打败眼前这个堪称变态的肖遥!

    “好东西啊,唉,只可惜我实力不够啊!”他心中感慨,目光灼热盯着那块通行令牌。

    一块通行令牌,足以进入武道世界被掌控的任何秘境,只要进入秘境之中,找到那些能改善人天赋的天材地宝是轻而易举!

    “行了,这东西有什么好研究的,不过只是代表着一次进入秘境的机会而已,一次性试用品,没什么大作用。”

    上官逍遥在语气上并没有把这通行令牌看得多重,这种态度让熊飞扬羡慕嫉妒恨,连忙说道:“肖遥兄,既然你看不上这种进入秘境的机会,那不如干脆送给我好了。”

    “滚!”回应他的只有一个字。

    五日之后,天骄殿。

    大楚王宫大内总管来到了天骄殿之中,找到了上官逍遥、夏侯狮虎、凌峰、熊飞扬、熊飞云几人。

    当五人聚在一起,大内总管面带笑容,恭维说道:“诸位,进入大汉皇家学院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你们只需要拿着这举荐信,在一个月之内赶入大汉皇家学院即可。”

    说到这里,又特意看了一眼上官逍遥、凌峰和夏侯狮虎,然后笑吟吟说道:“你们三位可都是大楚王国的天才,出了国门,可不要忘记我们陛下的圣恩啊。”

    说完这话,他就离开了。

    而凌峰此时则是冷眼看了一眼熊飞扬和熊飞云,他们两人也收到了举荐信,证明这两人也能进入大汉皇家学院。

    或许是因为上官逍遥在这里的原因,凌峰的心里还有战败的怒火,不由得把这怒火转移到熊飞扬、熊飞云的身上,讥讽道:“啧啧,这好出身可真有好处啊,大汉皇家学院那弥足珍贵的名额,你们两个没有位列天骄榜前三甲的家伙,居然也能凭着过硬的关系进入,还真是恭喜,恭喜啊!”

    “哼,凌峰,你不过年龄比我们大些,修为比我们强上一点罢了,等我踏入虚境,我们再战一场,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熊飞扬的脸色本身也不好看,他没有想到大内总管会把他们聚集在一起把举荐信送给他们。

    “凌峰,你别猖狂,到时候我们进入大汉皇家学院再见分晓!”熊飞云说完这话,又看了一眼上官逍遥,深吸一口气,说道:“肖遥,我为我之前的得罪向你说声对不起,前事咱们就此揭过如何?”

    上官逍遥挥了挥手,无所谓的说道:“没必要,只要你不来惹我,我也懒得找你麻烦。”

    看着上官逍遥那无所谓的态度,熊飞云心中充满愤怒,不过却是立即压制了下来,而后提议道:“既然我们都要去大汉皇家学院,不如我们一起如何?”

    熊飞云知道,自己只要离开了大楚王国,就再也没有任何依仗了,这时候若是不跟肖遥搞好关系,恐怕去了大汉皇家学院,自己分分钟被他教做人。

    “可以!”上官逍遥淡然回答,而后直接离开。

    只是他心里还是很不满熊青锋的做法,这家伙也太小家子气了,天骄榜争夺战给的垃|圾奖励就不说了,这大楚王国距离大汉王朝的皇家学院路程遥远,而熊青锋居然舍不得那点灵石让众人使用传送阵,还真是够小气的!

    上官逍遥走在最前面,他一路上没有怎么说话,倒是熊飞云这家伙,一路上不停找话题和上官逍遥聊,用以证明自己对上官逍遥绝对没有任何恨意。

    从大楚王国的王宫到王城门口,熊飞云一路上叨叨絮絮个不停,上官逍遥实在是受不了这家伙的啰嗦,干脆说道:“我先走一步,夏侯狮虎、熊飞扬,你们要一起吗?”

    熊飞云听到上官逍遥不愿意带着自己,心中有些失望,想要说话,却现上官逍遥直接带着夏侯狮虎和熊飞扬离开了。

    “唉,真是可惜啊,这可是拉近关系的好机会呢!”看着上官逍遥离开的背影,熊飞云神色之中充满了惋惜,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毕竟传说中的大汉皇家学院有欺负新学员的传统,他可不想自己进入里面之后,成为被欺负的对象,这时候抱大腿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真是个怂包!”凌峰见熊飞云对上官逍遥的态度宛若是奴仆一般,立即不屑骂了一句。

    “你……”熊飞云还想要多说什么,却看到凌峰也直接离开,看着凌峰的背影,他不由得冷声道:“凌峰,你给我等着,等我熊飞云破入虚境,就是你喋血之时!”

    路途之中,熊飞扬神色惆怅,看了一眼始终淡定的上官逍遥,想了想,才开口问道:“肖遥兄,你说以我们的天资,进入大汉皇朝这个广阔舞台之后,还能算是天才么?”

    大汉皇朝所辖的诸多王国都会派自己国内的顶尖天骄前往大汉皇朝学习,以大楚王国的国力来说,在大汉皇朝所辖的王国之中,是属于中等偏下的,他们在自己的国内算得上是顶尖天才,但是对于大汉皇朝来说,这些王国之中的天才根本就不够看。

    “天才与否,有那么重要么?”上官逍遥看着熊飞扬脸上的惆怅之色,就知道这家伙心中的想法。

    熊飞扬那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让上官逍遥很是无语,见不得这些模样的上官逍遥,不由得出言安慰道:“一个人即使再天才,在后天不努力,也无法真正成长起来,你应该抛开所谓的‘天才’光环,比人差的时候,更努力去修行,以求缩小两者之间的差距。”

    听着上官逍遥这么说,熊飞扬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这道理他也懂,但是真的做起来,却很难。毕竟天才或许只需要花费很少的时间就能领悟更强的技能突破更高的境界,普通武者恐怕会付出比‘天才’更多的时间和汗水才能达到,甚至根本就达不到。

    “唉,我是怕进入皇家学院受欺负啊!”良久,熊飞扬才叹息了一声。

    上官逍遥神色古怪看着这家伙,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说出这种话,实在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肖遥,去了皇家学院,你可得罩着我啊!”熊飞扬这货很没有节操地开始抱大腿了。

    “你还是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吧,唯有自身强大,才能在大汉皇家学院立足!”上官逍遥没有回答,倒是夏侯狮虎把这话说了出来。

    “喂,我说你们两位啊,我也只是抱怨抱怨,你们怎么就不安慰安慰我呢!”熊飞扬一脸苦逼之色跟在两人的身后,抱怨连连。

    他们一路向东,朝着大汉皇朝的方向走去,上官逍遥话不多,夏侯狮虎更是个闷葫芦,这一路上也就只有熊飞扬在喋喋不休说个不停。

    两人最开始有些反感想要扔下他,不过慢慢的现路上有这家伙的喋喋不休,倒是减轻了那种无聊赶路的味道,倒是让两人接受了他那喋喋不休的性格,偶尔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和他说上几句话,调节调节这无聊的赶路气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