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研究令牌
    手中拿着那块‘通行令牌’,上官逍遥第一时间以灵魂之力在自己的灵魂上布下了层层防御。容不得他不小心,想起那种直指灵魂的攻击,现在让他想起来都觉得头皮麻。

    不过被级势力所掌控的‘通行令牌’对于其他中小势力的武者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整个武道世界几乎全部的秘境都被各级势力所掌控,这‘通行令牌’是中小势力唯一能进入那些被掌控秘境的方式!

    “以前还是皇境灵魂的时候,总会被反弹攻击,这一次,我以帝境灵魂再试一试!”上官逍遥对自己的帝境灵魂抱有强烈的信心,这帝境灵魂自从被神纹空间吞噬带走并诡异的重生之后,根本没有任何的损伤,现在他差的只是与灵魂相匹配的肉身修为而已。

    拿着通行令牌,上官逍遥立即开始尝试破解‘通行令牌’的秘密。

    他以自己的帝境灵魂去探索通行令牌之中的变化,当他的帝境灵魂才刚刚包裹着通行令牌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瞬间从其中迸而出,宛若是一道钢针,要斩灭他的灵魂。

    “哼,早就有所防备!”上官逍遥冷哼一声,他早就在灵魂上布置了层层防御,毕竟他上辈子还是皇境的时候,做过了太多的尝试,也吃过了太多的亏。

    令牌之中突然出现的神魂攻击瞬间侵入上官逍遥的灵魂识海,但是他早就已经布置好了防御,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帝境灵魂以及种种防御手段,一定能够抵挡住这一次的攻击。

    “不好!”

    然而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不妥,令牌之中的那一道神魂之力实在是太强了,以点破面,他那层层防御手段根本就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就被打破了一个小洞,那一道神魂之力就直接钻入了他的脑海,去灭杀他的神魂。

    上官逍遥根本没有料到这种情况又生了。

    前世的时候,他每一次探查这‘通行令牌’,都会被这样攻击一次,每一次都让他重伤垂死,不过都还是坚强的挺了过来。

    而如今的结果,居然和前世一模一样,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那道恐怖的神魂攻击。

    这一刻,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惜他的灵魂防御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毕竟那一道精神攻击是以以点破面的方式攻击而来,在两者神魂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这种被动防御方式还是没有成功阻拦那一道精神攻击。

    通行令牌之中的精神攻击冲破防御之后,威力已经减去大半,趁此机会,上官逍遥也立即形成一道神魂钢针,冲击向那攻击过来的精神力量。

    神魂攻击是没有任何声音的,一切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上官逍遥的精神攻击和通行令牌上的精神攻击撞击在一起,两者之间的对冲力量在他的脑海之中爆开,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疼痛欲裂,帝境灵魂也在此时变得黯淡起来。

    “呃啊!”剧痛袭来,上官逍遥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他双手抱头,面容痛苦,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那一道精神攻击给击散了。

    上官逍遥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立即盘坐在了地上,开始沟动魂之神纹包裹着自己的灵魂,进行调养。

    足足一刻钟之后,脑袋的疼痛才逐渐减轻,但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像是顶着一座大山,让他十分难受。

    “狗|日的,还是大意了!”忍着脑袋传来的不适感,又休息了一会儿,上官逍遥才有精神打量着手中的通行令牌。

    “前世皇境的时候就吃了这令牌太多的亏,没想到如今我的灵魂已经晋级帝境灵魂,竟然还是差点中招!”

    前世,上官逍遥就想破解这通行令牌的门道,好让自己麾下更多的天才能进入秘境而不用花费那巨大的代价,可惜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那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就是守卫通行令牌的护卫,任何企图破解其秘密的人,都会遭遇那一道精神攻击。

    “以前只是猜测这通行令牌是帝境武者制造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这一次,自己虽然还是受到了那精神攻击的冲击,但是他也弄清楚了其中的门道。

    认真观看着手中的通行令牌,他现此时正有一缕缕神秘的能量正在缓缓朝着通行令牌汇聚。强忍着神魂传来的不适,再一次把神识探入通行令牌之中,这一次却是没有遭受到攻击,而通行令牌之中的所有秘密都在此刻展现了出来。

    “原来如此!阵法,竟然全是阵法!想不到这通行令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竟然是一件阵宝!”上官逍遥看清了里面的门道,在通行令牌之中,刻画着两个阵法,一个是能够源源不断汇聚灵魂之力的阵法,一个是卸力阵法。

    灵魂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东西,一个人若是没有了灵魂,只会变成傻子,而灵魂之力更是虚无缥缈,一般武者只修炼元力,对于灵魂之力完全是借助天材地宝才能修炼。可是现在他看到通行令牌之中刻画的阵法正在慢慢聚集灵魂之力的时候,顿时明白这世界居然还有阵法能够修炼灵魂之力。

    “我倒是要看看,这灵魂之力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此刻,上官逍遥脸上写满了求知欲。

    即便是灵魂受了伤,他还是再次动用自己的灵魂,沿着缓缓流入通行令牌的那一丝灵魂力量追寻过去。

    “嗯?似乎没有源头?”上官逍遥的神识追寻着那些灵魂之力探寻,然而只是追寻到他头顶约莫三尺处,就无法再次追寻,灵魂之力的源头就在他头顶三尺处,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上官逍遥疑惑不解,扩散了搜寻范围,却没有任何现。

    “不可能,武道世界,一切东西都是有迹可循的,现在灵魂之力突然出现,不可能没有源头。”上官逍遥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不再去探寻源头,而是在沉思这一切的原因。

    前世,他只是刚刚突破到帝境,还没有来得及感悟突破帝境时所带来的收益就被上官飞鹰给暗算陨落。因此,对于帝境的一些感悟,上官逍遥并不是很清楚。

    这一刻,他又想到了上官飞鹰,一想到那个逆贼,上官逍遥心中就怒火沸腾。

    “上官飞鹰,若不是你,我也不会连帝境的一些秘辛都没有搞清楚就陨落!”上官逍遥咬牙切齿,觉得自己很憋屈,明明拥有帝境的灵魂,却因为受肉身境界的限制,不能明白帝境的秘辛,这让他很是懊恼。

    “上官飞鹰,你给我等着!”上官逍遥的喉咙出低沉的嘶吼,良久之后,情绪才完全平复下来。

    “罢了,如今我去想那么多干嘛?这时候弄清楚通行令牌的秘辛才是正事!”上官逍遥摇了摇头,把心中杂七杂八的想法抛诸脑后,他又开始研究起通行令牌。

    “卸力阵法刻画了地水火风四种神纹,自成空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所有攻击上去的力量,都会被导入到这自成的空间之中,看起来比较简单。但是要铭刻地水火风组成的四种阵法,至少需要那些阵道大师才能做到,并且还得是融合这四种神纹的武者。”

    上官逍遥不懂阵道,此时虽然明白了卸力阵法的原理,却是犯难了,就算知道原理,自己如果不成为阵道大师,恐怕也难以伪造这种阵法。

    “令牌的材质是九幽神木,这东西很珍贵,以我目前的财力,根本就无法购买!”

    九幽神木,传闻生长于九幽之下,和九天玄铁一样,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才能得到,加上九幽神木可以作为炼制可成长神兵的主要材料,一般人只要拥有九幽神木,就会立刻炼制成神兵。毕竟可成长神兵实在是具有莫大的诱惑力,这是能陪伴着武者一辈子的神兵,不是那些普通的神兵能比拟的。

    此时上官逍遥现即便是真的知道了通行令牌的制造原理,自己要制造出通行令牌,对于眼下的他来说,根本就不现实。

    “通行令牌的材质已经弄清楚,这通行令牌卸力阵法我也明白了,现在就只剩下这凝聚精神力的阵法。”

    他自言自语,只剩下一个阵法没有弄清楚,却是让他心如猫抓,更想弄清楚通行令牌之中能吸收灵魂之力的阵法到底是怎么吸收的,原理到底是什么?

    精神阵法之中有帝境武者留下的一道精神攻击烙印,而那个阵法就是保护那一道攻击烙印和吸取灵魂之力补给的关键。

    若是能弄清这精神阵法是如何吸收灵魂之力的,上官逍遥觉得自己足以走魂武双修的道路,对他以后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上官逍遥的神识覆盖着那灵魂来源逆向推进,想要找到原因,但只是追踪到他头顶的三尺处却再查不到任何踪迹,那给‘攻击烙印’提供的灵魂之力,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