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众目睽睽
    今日一战,三名虚境八重武者被击杀当场,再加上玉宇楼闹出来的动静,大楚王宫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上官逍遥刚离开不久,国王陛下熊青锋就亲自赶到了这玉宇楼。

    他凌空而立,悬浮在玉宇楼的废墟之上,面容铁青。

    这废墟自然是山城府府主的杰作,他引动王级神兵中封印着的王境元力后,没有轰中上官逍遥,倒是把这玉宇楼变成了一片废墟。

    如今,山城府府主的尸体就摆在废墟上面,而他手中握着的王级神兵已经充满了裂痕,这是王级神兵在释放出其中封印的王境力量而导致的后果。

    一般封印了元力的神兵在被使用者破开其中封印的元力之后,若是神兵原本的材质不好或是炼制神兵的人水准稍差,那神兵将会直接破碎。

    眼下山城府府主手中的那裂痕满满的冥王剑,就证明了这一点。

    冥王剑,熊青锋自然是认识的,这是他在五百年前赐予上一任山城府府主的神兵,平时这王级神兵一直被山城府当作镇府之宝,轻易不拿出来使用。

    如今冥王剑破裂,证明山城府府主在临死前动了冥王剑之中封印的元力,那是王境二重的元力。这一股力量使出来,山城府府主却还是死了,那就证明对手要么拥有更强悍的王级神兵,要么对手本身就是王境强者!

    而从各方面综合起来评估,对手是王境强者的可能性最大。

    王境强者进入大楚王国,并且灭杀了大楚王国麾下三个府的府主,这对于大楚王国来说绝对是属于挑衅行为!

    有王境强者入境,大楚王国的情报部门竟然一点都不知情,这也让熊青锋怒火冲天!

    “给我查,到底是哪个王境强者敢在我大楚王国作乱?”熊青锋愤怒下令,而后看向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昆南府主,又接着下令道:“把她给我治好,我需要知道这里生的所有事情!”

    熊青锋来得快,去得也快,把玉宇楼所生的事情扔给了自己的手下去查,而他则是回到王宫思索解决方案。

    有不明来历的王境武者进入了大楚王国,而且还动手灭杀了三个府的府主,若是不弄清对方的真正目的,那绝对会让他这个国王陛下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另一边,还没有走远的北平府府主此时浑身都在颤抖,他虽然隐隐感觉到了上官逍遥的危险,但万万没有想到在他走后不久,玉宇楼之中竟然生了如此强烈的大战。

    他现在根本就不敢靠近玉宇楼,一想到上官逍遥那冰冷淡漠的面容,他就感觉一阵自灵魂的害怕。

    一个十六七岁的实力不明的少年,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力,而自己却偏偏得罪了这么一个人,这让他恨不得立即逃离大楚王国这个地方。

    他相信上官逍遥绝对还活着,而刚才战斗的动静,绝对是动用了王级神兵所致。

    “不行,我得离开这里,这什么天骄榜争夺战并没有我的命重要!”北平府府主很是怕死,最终他选择了连夜离开大楚王宫,甚至都不准备回自己的北平府了。

    多年之后,一个面容苍老的老人在弥留之际还在给自己的子孙后代讲述着某个妖孽天骄的故事:“你十五岁破入元境,你就以为你自己很天才很了不起了?其实在我眼中,除了他之外,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当得起天骄这两个字!那一年,他十一岁,败解开王级神兵封印的虚境八重武者,一骑绝尘,书写了自己的神话!”

    当上官逍遥回到天骄殿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熊飞扬,熊飞扬眼睛一亮,拉着上官逍遥的胳膊就把他往天骄殿外面扯去。

    “肖遥兄,刚才的震动你感觉到了吗?王城出事了,玉宇楼被王境强者大战给弄成了一片废墟,现在王城所有的官方机构都运转起来,正在查找凶手。”熊飞扬显得很是兴奋,竟然开始小跑着带着上官逍遥往玉宇楼的方向跑去。

    看着熊飞扬此时的模样,上官逍遥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道:“这有什么好看的?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上官逍遥拒绝了熊飞扬,玉宇楼的大战,就是他弄出来的,只不过是崩塌一座楼而已,有什么好奇的?

    “肖遥兄,难道你就不想去感受一下王境强者留下的神威么?”熊飞扬不让上官逍遥离开,硬是拉着上官逍遥陪他一起去玉宇楼观看。

    片刻功夫,史不仁和邱子皇也一起出来了,看到熊飞扬在劝说上官逍遥,两人也立即加入了劝说之中。

    上官逍遥拗不过这三人,只得跟着他们一起再次前往玉宇楼。

    此时的玉宇楼周围已经被王城守卫给包围了,玉宇楼的废墟之中,还有一名白苍苍的老者弓着腰在废墟上面检查着蛛丝马迹。

    “动用了王级神兵全部力量,山城府府主却还是死了,对方到底是谁?”老者皱眉,大楚王国的王境强者在他的脑海中很快就被他筛选了一遍,却现这些王境强者没有必要去杀山城府府主等三个府的府主,毕竟三个府的府主也不可能愚蠢到去挑衅一个王境武者。

    “司马丞相,您现什么了吗?”熊飞扬本身还想要从这里的战斗痕迹感悟一下王境强者的厉害,可是感悟了半天,什么都么有感悟到,无聊之下,又开始询问那调查玉宇楼倒塌事件的老者。

    “暂时没有!”老者摇了摇头,又站在原地开始沉思起来。

    也就在此刻,一个讥讽的笑声从上官逍遥他们的身后传来。

    “呵呵,熊飞扬,你这蠢蛋注定要失望了,死者不过是山城府府主而已,一个虚境八重的武者,你想要感悟王境强者留下的战斗痕迹,似乎是找错了地方啊!”

    熊飞云迈着八字步,走到了熊飞扬的面前,瞥了一眼在熊飞扬身边的上官逍遥,他神色傲然的说道:“肖遥,你跟在熊飞扬这个蠢货身边可谓是明珠暗投啊,我父王乃大楚王国没有丝毫争议的国王继承人,以后我肯定也会接我父王的班,成为大楚王国国王继承人,板上钉钉的下下任大楚王国国王,你现在若是跟了我,将来我必定给你一个好职位!”

    “熊飞云,你大胆!”熊飞扬听到熊飞云这么一说,神色一惊,立即跳出来指责他。

    “哼,熊飞扬,就凭你,也敢说我大胆?”熊飞云双目一凝,死死盯着熊飞扬。

    若不是天骄榜争夺战的最后决战就在明日,他现在就要给熊飞扬一个深刻的教训。

    “熊飞云,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管好你的嘴,别给自己找不痛快!”熊飞扬虽然不知道上官逍遥的具体身份,但是连他的父亲都对上官逍遥礼待有加,并且他一直被叮嘱一定要听上官逍遥的,此时又怎么可能任由熊飞云去贬低上官逍遥?

    或许在熊飞云看来,让上官逍遥跟随他做他的手下,已经算是抬举上官逍遥了,但人家上官逍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龄有着疑似虚境的修为,这种真真正正的天之骄子,又怎么可能屈尊去做熊飞云这个纨绔王爷的手下?

    而结果也没有出乎熊飞扬的意料,听到熊飞云那番傲然的话音,上官逍遥只是冷冷的瞥了熊飞云一眼,随即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滚!”

    熊飞云瞬间恼羞成怒,口不择言的骂道:“混账东西,不过是熊飞扬身边的一条狗,你竟敢如此对本王说话?”

    “砰……”熊飞云话音刚落,就现自己正倒飞出去,同时胸口传来阵阵疼痛,让他几乎无法喘息过来。

    “噗!!”一口鲜血顿时从熊飞云口中喷出,然后重重摔倒在了废墟上面。

    这一幕,让周围观看这片废墟的人都傻眼了。

    这什么状况?

    玉宇楼刚刚倒塌,现在身为王族嫡系的熊飞云王爷,竟然被肖遥直接踢飞,尼玛这天骄榜争夺战的决战还没有开始呢,怎么就打起来了?

    “这肖遥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身在大楚王国,居然敢对熊飞云王爷出手,他难道就不怕背后王室的报复吗?”

    “非也,大楚王国非常看重国内天骄的实力,而且这一脚并不重,也不会影响到熊飞云王爷在天骄榜争夺战上面的表现,所以大楚王国绝对不会在意的。”

    “话不能这么说啊,熊飞云毕竟是大楚王国的王爷,这肖遥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他,就相当于是在打王室的脸,王室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

    上官逍遥的突然出击,让周围所有人震撼的同时,也不得不感慨他的胆量,在大楚王城殴打嫡系王爷,并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众人都认为上官逍遥很有个性。

    原本众人只是来观看玉宇楼倒塌的好戏,现在却现在这好戏上面还赠送了这么一个有趣的添头,顿时所有人都笑着议论起这件事。

    听着众人的议论,熊飞云的肺都快气炸了!

    那些议论声如苍蝇一样在他的耳边‘嗡嗡’叫个不停,偶尔伴随着几句‘怂货’之类的谩骂,让他第一时间取出了自己的王级神兵。

    那是一把通体银白的长剑,乃是为了明日的天骄榜争夺战而准备的杀手锏,也是他在天骄榜争夺战上夺冠的最大倚仗。但是现在受到了上官逍遥的“羞辱”,他绝对要利用自己手中的这柄王级神兵给上官逍遥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即便他知道上官逍遥很厉害,可熊飞云认为在自己的王级神兵面前,别说上官逍遥仅仅只是疑似虚境强者,纵然是真正的虚境强者当面,熊飞云也自信能把他虐得死去活来。

    然而,就在熊飞云从废墟中站起来,准备解开王级神兵中的元力封印时,一个惊喜的声音传遍全场。

    “丞相大人,昆南府府主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