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大燕王室
    孤万鸣的一番话听得齐苍穹面色难看之极,对于儿子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之死与孤万鸣无关之事,齐苍穹是相信了。了可以立下血誓来证明,对于这个世界的武者而言,血誓是没人能够违背的誓言,因此齐苍穹不相信也得相信。

    但是,以齐苍穹活了数千年的智慧,虽然相信了儿子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之死与孤万鸣无关,但却不会相信孤万鸣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孤万鸣,我儿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之死,老夫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想清楚。毕竟刚刚你也承认了,我儿齐昱与齐戚在追杀凶手的时候,你也是跟了上去的。如今我儿齐昱与齐戚一同陨落,你孤万鸣作为此事见证者,却让老夫不要问你,你什么也不清楚,你觉得这样就能把老夫打走吗?”齐苍穹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就好像是在诉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一样。

    然而,越是这样,齐苍穹给予孤万鸣的压力就越大,如果不是之前见识到了上官逍遥的可怕,且在上官逍遥面前立下了血誓,孤万鸣只怕还真的扛不住压力把他所知道的一切给抖出来。毕竟上官逍遥对于他而言还是一个陌生人,为了一个陌生人与齐苍穹这个“疯子”扛上,还真的很不划算。

    不过,既然都已经立下血誓了,不管齐苍穹如何压迫,孤万鸣都不可能再透露丝毫线索给他。

    因此,听到齐苍穹那不喜不怒的一番话,孤万鸣虽感压力巨大,却还是硬着头皮回应道:“齐苍穹,既然我说了不清楚就是不清楚,有这时间在这跟我扯皮,还不如去好好调查你儿齐昱与齐戚究竟是被谁灭杀的。”

    “孤万鸣,明明知道一些东西却隐瞒不说,你就不怕老夫一怒之下把你给灭了?”齐苍穹眼神税利的盯着孤万鸣,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承认,你齐苍穹的实力确实可以轻易灭掉我!”说到这里,孤万鸣稍微顿了一顿,然后才淡淡的说道:“但我更清楚,在你儿齐昱与齐戚之死与我无关的前提下,你齐苍穹再强,也不敢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灭杀我。”

    此言一出,齐苍穹整张脸都烟了下来。

    而一直观看着事情展的众武者,更是面面相觑,不知孤万鸣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咦,这是咋回事?”

    “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孤宗主已经承认实力远远不如齐老家主了,为什么他又那么肯定齐老家主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灭杀他呢?”

    “敢放言说齐老家主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灭杀他,有谁知道这孤宗主到底有什么底牌啊?”

    “大家有没有现,孤宗主特意强调说齐老家主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灭杀他?”

    “确实如此,估计是有什么深意吧!”

    “且看齐老家主怎么回应再说!”

    “……”

    在众武者彼此悄然传音的时候,齐苍穹深深的瞥了孤万鸣一眼,然后二话不说,带着如影子般的贴身护卫破空而去,让众多等待他回应的武者一脸懵逼,不知道齐苍穹突然离去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众武者不明白,但孤万鸣心中却明镜似的,之所以断定齐苍穹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灭杀他,自然不是随便说说,而是有着绝对把握的。

    原因很简单,这是府主大人不希望看到的。

    虽然齐苍穹确实够强,乃荆沙府地域明面上的第二强者,但在修为深不可测的府主大人面前,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尽管府主大人基本上不干涉他们九大一流势力的展,可这不代表他们九大一流势力就可以无所顾忌的肆意妄为,一些必要的底线还是要坚守的,否则惹得府主大人不高兴了,即便是强如齐氏家族,府主大人也是弹指间就能轻松灭掉。

    而九大一流势力的掌舵人之间,如果没有充足的理由,是不能互相攻杀的,这就是他们需要坚守的底线之一。

    如果齐昱与齐戚的死确实与孤万鸣有关,那齐苍穹就有充足的理由出手,纵然是把孤万鸣给打杀掉,府主大人只怕也懒得理会。

    可很明显齐昱与齐戚的死与孤万鸣没有任何关系,如果这样齐苍穹还敢出手把孤万鸣打杀掉的话,那可能就触犯到府主大人的底线了,届时齐苍穹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谁也不敢断言。

    齐苍穹不敢赌。

    孤万鸣这条小命,还不配他搭上惹怒府主大人的风险。

    所以他只能一声不吭的离去。

    只是,随着齐苍穹一声不吭的离去,孤万鸣心中却警铃大作,齐苍穹临走时那深深瞥过来的一眼,让孤万鸣明白齐苍穹是不会放过他的,明面上虽然不能动他,却不代表暗地里也不能。

    总之,被齐苍穹记恨的他,危险了!

    “看来,只能去投奔那位神秘少主了,希望我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孤万鸣看着齐苍穹离去的背影,在心中喃喃说道。

    ……

    天空之上,由六匹龙马拉着一驾龙辇朝荆沙府府城方向飞驰着。龙辇车身除了镶嵌有金银玉器、宝石珍珠以外,还雕刻有飞燕图案。稍有见识的武者都会知道,这是大楚王国的邻国大燕王国王室嫡系血脉才有资格乘坐的龙辇。

    龙辇前头坐着一名红衣老者,龙辇两旁则分别跟随着四名全副武装的护卫与四名容貌俏丽的丫环。

    拥有皇家气派的龙辇内,两个青年男女对面而坐,中间是一张小巧而奢华的方桌,方桌上摆满了精致的糕点、灵果、瓜子、蜜饯之类的零嘴。男青年与女青年一边食着零嘴打时间,一边随意的闲聊着。

    两人乃亲姐弟关系,女的名叫柳如月,男的名叫柳如星,正是大燕王国当今太子殿下柳雨辰与太子妃所生的一对儿女。

    “姐,前面不远应该就是姑姑所在的荆沙府府城了吧?”相貌英俊的柳如星一边吃着出自名厨之手的精致糕点一边询问道。

    “嗯,应该再有小半个时辰就到了!”拥有倾城之姿的柳如月也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回答道。

    “算算也有七八年时间没来这里看望过姑姑了,还有飞扬表哥,八年前见到他的时候,他才突破元境一重境界不久,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的修为了。”柳如星颇为期待的说道。

    “看你这词用得,那时你不也一样才突破到元境一重境界吗?”柳如月一脸无语的说道。

    “嗨,那可不一样,虽说当时咱们的修为相同,但谁让我是表弟他是表哥呢!”柳如星脸有得色,似乎仗着年龄优势胜了表哥一筹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

    “瞧你这出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飞扬比你大了不知道多少岁呢,可实际上呢,他仅仅比你大了几个月而已!”柳如月对这个活宝弟弟算是服了。

    “嘿嘿,姐,你可别小看这几个月,说不定几个月以后,我已经突破当前境界,达到虚境一重修为了呢!”柳如星嬉皮笑脸的说道。

    “是吗?那你就加把劲,争取早日突破到虚境,然后一鼓作气把你姐我也赶了,让父王母后好好为你高兴一把!”柳如月一脸促狭的说道。

    柳如星闻言如被戳破的气球,无精打采的说道:“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姐啊,就知道打击我!!”

    “姐这是给你鼓劲,什么时候打击你了?”柳如月眨巴着眼睛,含笑道。

    “哼,谁不知道姐你的修炼天赋是咱们大燕王国立国以来堪称最强的几人之一啊,你弟我虽然天赋不差,但好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别说姐你如今已经是虚境三重的修为了,即便姐你跟我一样还处于元境九重修为,我也不跟你比,那纯粹是找虐的行为!”柳如星撇了撇嘴,说道。

    柳如月莞尔一笑,随即转移话题说道:“准备到荆沙府府城了,你传讯告诉飞扬吧,让他安排一下,免得进城的时候麻烦!”

    柳如星点点头,然后便拿出传讯石,喃喃喃自语的说道:“飞扬表哥,你如星表弟来了,赶紧出来迎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