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问罪
    府城。

    逍遥客栈。

    在与万器宗宗主孤万鸣分别之后,上官逍遥便回到了这里。

    此时的逍遥客栈,虽然从开业开始便引起了不少势力的关注,但这种关注基本来自于逍遥客栈在下面各个县郡中所创下的声名,其实在府城,逍遥客栈还没有拿得出手的暗杀成绩。

    不过,对此上官逍遥并不着急,他有信心不用一个月时间,逍遥客栈就会成为整个荆沙府人人谈之色变却又趋之若鹜的存在。

    如今,修为正处于飞上升阶段的上官逍遥便丢开各种杂事,专心的在逍遥客栈的密室中修炼起来。

    尽管以他目前的实力,一旦动用灵魂攻击这个杀手锏的话,纵然是与虚境九重巅峰的强者对上,他都有信心一举灭杀对方。但他强的只是灵魂攻击,在物理攻击方面比起虚境五重的强者都远远不如,更别提是站在虚境九重巅峰的级强者了。

    因此,为了尽快提升自己的物理攻击力,上官逍遥就得不断的突破当前境界。

    好在,上官逍遥乃是史上最妖孽的元境武者,其它元境武者突破一个小境界,基本也就增加个十几二十象之力,顶天了也就增加36象之力。但上官逍遥不一样,他一旦突破一个小境界,就能增加足足1728象之力,实力增幅之大堪称恐怖。

    目前,上官逍遥元境三重修为,最强物理攻击是6912象之力。如果接下来能突破到元境四重修为,那6912象之力加上新增的1728象之力,上官逍遥的最强物理攻击就达到864o象之力。虽说这个物理攻击力较齐氏家族大长老齐戚这个已死的虚境五重强者的912o象之力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已经可以跟那些实力普通的虚境五重修为的强者一较高下了。

    而就在上官逍遥努力修炼的时候,齐氏家族的老家主齐苍穹带着贴身护卫气势汹汹的出现在神兵阁,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闭目站在神兵阁外,但已经给予了停留在神兵阁那些万器宗长老们巨大的压力。

    没什么好说的,赶紧联系宗主回来处理吧!!

    此时的万器宗长老们,虽然心中并不认为齐氏家族家主齐昱与大长老齐戚之死与他们宗主有关,但面对刚死了孙子如今又死了儿子与家族大长老的齐苍穹,万器宗的长老们都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引来齐苍穹的雷霆怒火。

    就这样等候了不到一柱香时间,一道身影骤然出现在神兵阁前,正是接到众长老的传讯后以最快度赶回来的万器宗宗主孤万鸣。

    “齐老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孤万鸣先声夺人的问道。

    虽然战斗力与齐苍穹相差甚远,但孤万鸣好歹也是一宗之主,地位与齐苍穹平起平坐,即便心中对齐苍穹极为忌惮,也绝对不能弱了一宗之主的威风。再说了,齐苍穹尽管战斗力比他要强得多,可在荆沙府还没强到可以横行无忌的地步,上面可还有着实力深不可测的府主大人镇压着呢!

    “什么意思?”齐苍穹陡然睁开双目,目光锐利如刀,凝视着孤万鸣,沉声道:“孤万鸣,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连我齐苍穹的儿孙你都敢动?”

    此话一出,原本围在这里看热闹的一些武者不由得恍然大悟。

    “我还以为齐氏家族上代家主出现在这里干嘛来了呢,原来是为了他死去的孙儿讨债来了!不过,这事的来龙去脉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怎么现在又扯到万器宗宗主身上了?还有,齐老家主所说的儿孙又是怎么回事?他儿子不是追杀凶手去了吗?”

    “哥们,看来你消息落后了啊,你难道不知道,就在半个时辰前,齐氏家族现任家主齐昱已经陨落了吗?和他一起陨落的还有齐氏家族大长老齐戚呢!”

    “握了棵草,不会吧?难怪已经退隐多年的齐老家主都出面了,只是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已经认定他儿孙的死跟万器宗宗主有关啊!”

    “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呢,不过齐老家主既然敢当着咱们的面这样说,那就算事情不是孤宗主做下的,只怕也跟他脱不了关系啊!!”

    “现在说这些都只是推论,具体情况咱们看下去就知道了。”

    “说得也是,那就看着吧,如果事情真跟孤宗主有关,那咱们荆沙府只怕就要乱了!”

    “……”

    在一众看热闹的武者暗中议论着的时候,孤万鸣眉头一蹙,表情很是无辜的说道:“齐老家主,我动你的儿孙?这怎么可能?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别说事情原本就与他无关,即便真是他所为,也万万不能在齐苍穹面前承认,那完全是找死的行为。

    “误会?”齐苍穹冷冷一笑,说道:“孤万鸣,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你还装什么糊涂啊?”

    “齐老家主,你是真误会我了,令孙之死,想必齐老家主你也已经收到消息了,这真的跟我万器宗没有半点关系,不信的话齐老家主你尽管去查!”虽然不爽齐苍穹那高高在上的神情,但孤万鸣也只能忍了,谁让他实力不如人呢!

    “还敢狡辩?”齐苍穹眉毛一竖,厉声说道:“我孙儿齐风之死背后究竟有没有你的身影还不知道,但半个时辰前我儿齐昱和家族大长老齐戚双双陨落,不是你孤万鸣下的手难道还有别人不成?”

    “齐老家主,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齐昱跟齐戚双双陨落之事,确实与我无关!”孤万鸣摇了摇头,声音平静的说道。

    “哼,与你无关?”齐苍穹冷哼一声,一脸嘲笑的说道:“孤万鸣,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修为达到虚境七重的级强者,难道自己做下的事情还不敢承认?别让我看不起你!”

    “齐苍穹,我尊敬你,所以才称你一声齐老家主,但你也别做得太过份了!是,你儿孙陨落之事让你很难过,我也理解,可你不能把这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啊!”孤万鸣怒气勃的说道。

    看孤万鸣的神情,似乎他说的并不是假话,齐苍穹心中急转,随即冷然问道:“孤万鸣,既然你说我儿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双双陨落之事与你无关,那我倒要问问你,之前杀害我孙儿齐风的凶手逃离这里的时候,我儿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一起追缉凶手,你有没有跟着追上去?”

    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做出来的举动,很显然是没办法否认的,所以孤万鸣很干脆的承认道:“不错,当时我出于好奇心,确实有跟上去!”

    见孤万鸣没有否认,齐苍穹厉声说道:“你没有否认就好,那你告诉我,我儿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半个时辰前突然双双陨落,如果你没有出手的话,究竟是谁出的手?谁又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让他们连传讯回来的机会都没有?”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在场看热闹的诸多武者中,确实有少数人收到了齐昱与齐戚同时陨落的消息,但那毕竟是极少数消息灵通之辈,大部份武者都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如今通过齐苍穹的口,他们才知道齐氏家族现任家主齐昱与大长老齐戚居然都陨落了,而且是同时陨落,连传讯回来的机会都有,这让众人震撼之余,又感到无比的兴奋。

    “我艹,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齐氏家族的现任家主齐昱可是虚境二重的强者啊,而齐氏家族的大长老齐戚更强,拥有虚境五重的强大修为,任何一个拎出来都能够在咱们荆沙府横行一时了,更何况是两人一起了。如今,凶手不仅仅灭杀了两人,听齐老家主话里的意思,凶手灭杀两人时,连给他们传讯回去的机会都不给,真是太强大太牛逼了!!”

    “难以置信,难怪齐老家主一口咬定此事是孤宗主所为,实在是除了孤宗主这个拥有虚境七重修为的强者以外,还真没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步!”

    “如果仅仅只是一人出手的话,咱们荆沙府确实没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步,但如果是多人同时出手的话,那就难说了!”

    “不会真是孤宗主所为吧?可这也不应该啊,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九大一流势力中的具体情况,但根据实力排名的话,齐氏家族是毫无争议的排在第一,而万器宗仅仅排在第四,跟齐氏家族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就算孤宗主真要对齐氏家族现任家主齐昱与大长老齐戚不利,也不可能做得那么明显,让人随便一查就查出来,难道他就不怕齐氏家族随之而来的报复吗?所以说,这事多半跟孤宗主没有什么关系!”

    “这也很难说,说不定孤宗主已经暗中与其它势力联盟了,根本无惧齐氏家族的报复也不一定。”

    “其实这个事吧,就连齐老家主心里也并不确定,否则儿孙接连陨落的他哪里还会跟孤宗主在这里瞎扯皮啊,早就出手镇压孤宗主了!”

    “……”

    在众人喧闹声中,孤万鸣想起了那个年纪轻轻却懂得传说中灵魂秘术的神秘强者,心中一阵苦笑,表面上却沉着脸说道:“齐苍穹,我还是那句话,你儿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之死与我无关,这点我可以立下血誓来证明。至于究竟是何人出手灭掉你儿齐昱与家族大长老齐戚的,你不用问我,我也不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