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魂牌
    齐氏祖堂。

    这是齐氏家族最重要的圣地之一,祖堂正前方那面巨大的墙壁上,从上到下挂着一面面大小不一的神秘令牌,这些散着幽冷光泽的神秘令牌有着一个统一的名字,叫作魂牌!

    魂牌,这是由融合了魂之神纹的武者炼制出来的,这玩意炼制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作为警示之用。

    比如说,挂在墙壁上的魂牌好好的,那与魂牌对应的家族成员肯定就活得好好的。而反之,一旦挂在墙壁上的魂牌炸裂,那就代表与魂牌对应的家族成员已经是死翘翘的了。

    虽说这魂牌的作用有些马后炮,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但如果方向用对的话,这魂牌还是能起不小作用的。

    比方说,家族成员在外面被人杀死,如果没有这魂牌警示,那等家族收到消息的时候,只怕杀人凶手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但如果有这魂牌警示的话,那家族就可以快做出反应,第一时间派强者赶过去处理,或许就能抓到杀人凶手,为家族成员报仇了。

    因此,这魂牌不光齐氏家族有,其它各大势力基本都会有,这也是一般武者不敢轻易对各大势力的人下杀手的原因。就是担心把人杀死之后,人家背后的强者就会第一时间赶过来,那杀人的武者还真没有把握能够逃过这些大势力的追杀。

    此时,齐氏祖堂,两个青衣小帽的族人正坐在阶梯上闲聊。

    “青阳哥,你在炼气大圆满境界已经足足五年了,也该是时候突破到元境了吧?”左边那个青衣小帽族人试探着问道。

    “唉,青山啊,哥的天赋可不如你,虽然停留在炼气大圆满境界已经足足五年之久,且用尽各种方法去孕养灵魂,但直到现在,哥还是没有半点把握能够冲破神纹空间第二层,想想真是心酸啊!!”齐青阳一脸苦笑的说道。

    “唉,青阳哥可别这么说,咱哥俩现在是难兄难弟啊,否则也不会被家族派来这里看守祖堂了。”齐青山叹了口气,情绪低落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里虽然是咱们齐氏家族的圣地之一,但看守这里确实是难捞到半点油水。而且一旦有什么重要族人出事,就像之前齐三少的魂牌炸裂,负责看守这里的族人就被殃及池鱼了,听说被盛怒的族长一巴掌扇成了重伤,差点连小命都没了,真是凄惨得紧。”齐青阳心有余悸的说道。

    “呃,青阳哥,咱不提这个,一提这个我就感到莫名的心悸,你说咱哥俩不会也倒霉的遇到这种事吧?”齐青山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一点青山你就放心好了,除非咱哥们在这祖堂待它个十年八年的,那我还不敢说。可如果仅仅只是待个一年半载啥的,那是肯定不会遇到这种事的。纵观咱们齐氏家族近百年来的家族史,就从来没有出现过短短一年半载时间接连有重要族人陨落的先例。”齐青阳一脸肯定的说道。

    齐青山闻言也觉得有道理,便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就在此时,只听“嘣”“嘣”连续两声爆响从祖堂正前方那面巨大的墙壁上传来,齐青阳与齐青山下意识的回头。这一看,让两人如遭雷殛,浑身僵硬,眸中尽是惊惶失措之色,有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只见祖堂正前方那面巨大的墙壁上,那挂在最高处的两面魂牌已然炸裂。

    这两面魂牌所对应的族人,齐青阳与齐青山是再清楚不过了,那可是他们齐氏家族的现任家主齐昱与大长老齐戚啊!!

    出大事了!!

    齐青阳与齐青山在懵了足足几个呼吸时间之后,终于是回过神来,然后心中拔凉的拉响了祖堂警报……

    凄厉的警报声通过音之神纹的振幅,瞬间传遍了整个齐氏家族,让齐氏家族的族人们都知道出大事了,一个个以极快的度赶向祖堂。

    “是哪位?哪位族人出事了?”

    “我草,三少刚出事,怎么这么快又有人出事了?难道是有人在针对咱们齐氏家族?”

    “啊……怎么可能?”

    “是家主,是家主出事了!!”

    “还有大长老也出事了,天啊,这怎么可能?”

    “……”

    “老家主来了!!”

    随着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在齐氏家族祖堂,本来人声嘈杂的祖堂瞬间一静,一个个族人都把目光放到了这个苍老身影身上,众族人恭恭敬敬的目光中还隐含着七分畏惧与三分崇拜。

    这苍老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齐氏家族上任家主齐苍穹,修为达到虚境八重的巅峰强者。

    齐苍穹的身后,是一个如影子般没多大存在感的烟衣人,此人正是跟了齐苍穹足足两千多年的贴身护卫,齐氏家族第四位虚境强者。

    站在祖堂那挂着诸多魂牌的巨大墙壁前,看着最上方那两面已然炸裂的魂牌,齐苍穹身上弥漫着令人心寒的气息,面无表情的吩咐道:“查,给老夫倾尽全族之力去查,老夫倒要看看在荆沙府地域,到底是哪个混蛋敢灭我齐苍穹的儿孙!!”

    “是,老家主!”齐苍穹话音刚落,负责家族情报方面的族人便领命而去。

    “齐十,你随我去一趟那神兵阁!”说话间,齐苍穹身形一闪,以极快的度朝神兵阁方向赶去。

    那叫齐十的烟衣人二话不说,一个纵身跟在齐苍穹身后,同样以极快度朝神兵阁方向赶去。

    至于其它族人,也都飞快的一一散去,毕竟家族生了如此大的变故,他们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

    待众族人都离去之后,齐青阳与齐青山这哥俩才真正的松了口气,这一次他俩没被殃及池鱼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

    刘氏家族。

    议事厅。

    “你说什么?齐氏家族家主齐昱和大长老齐戚同时陨落?”刘氏家族家主刘长生一脸震惊的看着家族情报堂堂主。

    “家主,此事千真万确,据悉两人的魂牌同时炸裂,把看守祖堂的族人都吓懵了!”刘氏家族情报堂堂主名叫刘长耳,此时他脸上的惊诧之色还未完全消退,很显然此前他也跟家主刘长生一样被这消息给震惊到了。

    “这是谁下的手?当真是好大的手笔!”刘长生一脸赞叹的说道:“那齐昱就不说了,仅仅只是虚境二重的修为而已,但那齐戚可不是省油的灯,早就已经达到虚境五重修为了。如果是一个个灭杀,咱们九大一流势力中每个势力都有强者能做到,但想要做到同时灭杀这两人的话,除了齐苍穹这个老家伙以外,或许就只有吴氏家族的家主吴乾坤能够做到了。”

    “家主说的是以一人之力同时灭杀两人,如果是两人或两人以上有预谋的同时出手,也有可能做到同时灭杀两人的。”刘氏家族大长老刘长歌说道。

    “这倒也是,究竟是何人或何方势力出手呢?先灭其孙,再灭其子,还搭上齐氏家族大长老,看来此人或势力要么是与齐苍穹那老家伙有着深仇大恨,要么就是想把府城这平衡的局面打破,好趁机浑水摸鱼……”刘长生一边捋着灰白的胡须,一边思忖着这件事情背后是否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目的。

    “目前咱们所掌握的线索并不多,只知道事情跟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少年人有关,具体情况还得继续调查。不过,不管这件事情背后是否有人在策划,总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齐氏家族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对于咱们刘氏家族来说是有利的。”刘氏家族二长老刘长海说道。

    刘长生点点头,说道:“嗯,咱们先静观其变吧,本家主先跟其它几大势力的家主宗主通个气。”

    ……

    吴氏家族……

    邱氏家族……

    李氏家族……

    御兽山庄……

    符纹教……

    荆沙帮……

    荆沙府的九大一流势力中,除了万器宗以外,其它各大势力在收到齐氏家族家主齐昱与大长老齐戚同时陨落的消息后,都纷纷召开高层会议,讨论齐氏家族的巨大变故究竟是何人或何方势力所为?如此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至于数量众多的二流势力以及遍布府城的三流势力,在收到齐氏家族家主与大长老陨落的消息之后,瞬间便有种风声鹤唳的感觉。一个个势力战战兢兢的,把能收缩的生意都尽量收缩,没事的成员全部召回,生怕他们在外晃悠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撞上枪口,那对于这些二三流的势力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啊!!

    因为齐氏家族的两大虚境强者之死,整个府城变得阴云密布,暗潮汹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