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强者云集
    其实不管是普通世界还是武道世界,都是强者为尊实力至上的世界,要说两者间的区别,那就是普通世界的强者指的是其拥有的权力,而武道世界的强者指的则是个人武力。

    然不管是哪个世界,想要保障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那你就必须拥有与利益相匹配的实力。诸如占据府城神纹兵器市场七成以上份额的神兵阁,如果背后没有万器宗支持的话,早就被那些虎视眈眈的势力给蚕吞干净了。

    万器宗,荆沙府九大一流势力之一,神兵阁便是万器宗名下的支柱产业。

    这一天,万器宗宗主孤万鸣正在炼器阁炼制神纹兵器。

    当初孤万鸣突破元境之时,选择融合的第一道神纹乃是风之神纹,而突破虚境之时,选择融合的第二道神纹则为雷之神纹。这两道神纹都是攻击与度兼备的神纹,而且两道神纹的组合也是天衣无缝,是这个武道世界最常见的组合神纹之一。

    既然选择融合了风之神纹与雷之神纹,那孤万鸣所炼制的自然就是兼备度与攻击的风雷神兵。

    神纹兵器的炼制其实并不复杂,只需要把兵器的胚胎炼制出来,然后再铭刻上神纹,一件神纹兵器就算是炼制成功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神纹兵器的炼制确实简单,只要修为达到元境拥有神纹都可以轻松炼制出来。然而不同的炼器材料以及不同的炼器手法,炼制出来的神纹兵器或许增幅力相同,但使用的时候还是有极大差距的。

    使用的炼器材料差,炼器手法也差的话,炼制出来的神纹兵器或许仅仅一次激烈的碰撞就报废了。而如果使用那些极其珍稀的炼器材料,且炼器手法也玄妙无双的话,炼制出来的神纹兵器虽然还谈不上永不破损,但只要是正常使用,绝对可以用到天荒地老……

    孤万鸣作为万器宗宗主,威名赫赫的虚境强者,他所使用的炼器材料自然不差,炼器手法也勉强称得上玄妙,其炼制出来的风雷神兵绝对是荆沙府地域最抢手的神纹兵器之一。

    炼器阁,孤万鸣这一次炼制的是一面风雷旗,此时的他已经把风雷旗的胚胎炼制好,只需要用灵魂之力把组合神纹风之神纹与雷之神纹铭刻到风雷旗的胚胎上,这面增幅达到26倍的风雷旗就算是炼制成功了。

    就在孤万鸣打算一鼓作气的把风之神纹与雷之神纹铭刻到风雷旗胚胎上时,宗门专用的传讯器忽然传来消息,看到消息的孤万鸣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收起风雷旗胚胎,瞬间以极快的度朝神兵阁赶去。

    当然,赶过去的同时,孤万鸣还不忘传讯给宗内的诸位长老,让他们一同赶过去。

    ……

    尽管神兵阁二楼生了惊天大事,但神兵阁一楼却仍然是人声鼎沸,天南地北的客人在挑选着形形色色的神兵。直到二楼那些身份不俗的客人神色中带着丝丝惊慌的匆匆离开神兵阁,然后神兵阁掌柜携诸多手下面带忧愁的等候在神兵阁门前的时候,神兵阁一楼的众多客人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这里肯定是有什么大事生。

    “到底生什么事了?怎么童掌柜的脸色看起来那么难看?”

    “刚刚我看到二楼那些客人全部神色慌张的离开,肯定是二楼出事了!”

    “咋回事?难道还有人敢在神兵阁撒野?”

    “不会是神兵阁二楼挨抢劫了吧?”

    “哥们,你想多了,虽然我也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我敢肯定这次的事情跟一个人有关……”

    “跟谁有关?”

    “齐三少!”

    “……”

    喜欢看热闹是人的天性,从神兵阁掌柜的异常举动中,众客人都看出这神兵阁肯定是出事了,而且出的事情只怕还不小,否则以神兵阁掌柜的身份地位也不至于会面带忧愁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但除了少数天性谨慎的武者选择离开以外,多数武者都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选择留下来看热闹。

    “啉!”

    就在众武者暗中彼此传音议论时,一道身影以快到极点的度从远方暴掠而来,众武者只感到眼前一花,一个身穿青色长袍面色沉着的中年人便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万器宗宗主孤万鸣。

    “童光桨拜见宗主!”看到孤万鸣出现之后,童掌柜明显松了口气,然后恭敬的施礼道。

    孤万鸣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具体情况等诸位长老到齐了再说!”

    童光桨点头应道:“是,宗主!”

    “啉!”“啉!”“啉!”……

    说话间,又是十多道身影先后从远方暴掠而来,虽然度无法跟孤万鸣相比,但对于在场众武者来说,也是他们难以企及的度了。

    这十多道身影,自然都是万器宗的长老们,然而万器宗的众多高层还没来得及交流半句,宗主孤万鸣便陡然看向另外一个方向,皱眉说道:“来得好快啊!”

    万器宗诸长老以及在场的众武者都齐齐跟随孤万鸣的目光看去,只见远方同样十多数身影破空而来,度之快同样不亚于万器宗的诸位长老。而且人还未到,众武者就已经感应到那铺天盖地的杀气。

    来者不善!

    这一刻,不管是万器宗的人马,还是诸位留下来看热闹的武者,都从心中冒出这样一句话。

    “啉!”“啉!”“啉!”……

    随着十多道身影停落在神兵阁前,留下来看热闹的众武者都是心中一震——齐氏家族!!

    而不少武者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显然齐氏家族的到来并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

    “齐家主!”孤万鸣朝当头那个杀气最为浓郁的蓝袍中年人拱手打了个招呼,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齐三少的父亲,齐氏家族的当代家主齐昱。

    “孤宗主,杀死我儿的凶手在哪?”齐昱直截了当的问道。

    如果是平时,纵然齐氏家族整体上比万器宗强盛了不少,在面对孤万鸣这个实力强大的万器宗宗主时,齐昱还是得给人家三分薄面。但现在齐昱最宠爱的三儿子死在了万器宗名下的神兵阁,不管万器宗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怒火中烧的齐昱都不会给孤万鸣好脸色,没有当场暴对于齐昱来说已经算是很克制了。

    对于齐昱这近乎无礼的态度,孤万鸣心中自然是很不爽,不过考虑到对方刚刚丧失爱子,孤万鸣也不想跟他计较,便沉声说道:“齐家主稍等,我也是刚到,待我问清楚具体情况再给你一个交待可好?”

    然而,暴怒的齐昱却半点面子都不愿意给孤万鸣这个一宗之主,只见他眉毛一竖,大声喝道:“孤万鸣,你万器宗的责任回头再跟你清算,现在你先告诉我,杀死我儿的凶手究竟在哪?”

    孤万鸣闻言只感一股热血自心底直冲脑际,多少年了,自从他突破到虚境并接掌万器宗之后,在荆沙府这方地域,还真没有谁这么蔑视过他。且这些年随着修为的精进,即便是强如府主大人,不管人家心中是怎么看他的,至少表面上都会客气的称他一声孤宗主,而不像现在齐昱这样直呼其名。

    这一刻,孤万鸣真想不顾一切的灭掉这个欺人太甚的家伙,不过一想到齐氏家族那个老家伙的恐怖实力,又不得不放下心中这个危险的念头。

    不过,虽然孤万鸣出于对齐氏家族那个老家伙的顾忌不好出手收拾齐昱,不过并不代表他会忍受齐昱这种蔑视的态度,既然你齐昱齐家主不把我这个万器宗宗主放在眼里,那我又何必跟你客气?

    想到这里,孤万鸣语气冷淡的说道:“齐昱,你齐氏家族是强,但不代表就可以随意揉捏我万器宗,你儿在我神兵阁擅自动手杀人,结果实力不济被人反杀,你居然要跟我万器宗清算责任?齐昱,你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