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夜太子之死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强如隐隐有江陵郡第一家族之称的夜家也不是铁板一块,只是以往有夜家家主夜未央这个元境九重的强者镇压着,才一直没有闹出什么大乱子来。』

    可如今逍遥客栈的横空出世,终于让夜家的七长老夜无虚看到了报仇希望。

    是的,报仇!

    尽管夜无虚贵为夜家七长老,但他跟夜家家主夜未央,却有着天大的仇恨——夺妻杀子!

    这是非常狗血的剧情,简单来说就是夜无虚年轻的时候外出游历邂逅了一个叫叶香的女孩子,于是互有好感的两人便结伴而行,然后日久生情。就在两人打算私订终身的时候,当初的夜家家主唯一继承人夜未央出现了。

    接下来才是重点,在夜未央的霸道追求下,准备跟夜无虚私订终身的叶香毫不犹豫的移情别恋,让当时的夜无虚大受打击。

    结果,夜未央抱得美人归后,叶香很快便为其生下一子。

    然而,狗血的事情还没有完,几年后的某一天,已经贵为家主夫人的叶香母子,却在外出之时突然遭到袭击,最终双双惨死当场,当时刚刚晋升为家族长老的夜无虚还为此洒下了一把伤心泪。

    如果事情到这里结束的话,夜无虚虽然对夜未央这个家主没啥好感,但也不至于会仇恨对方。尽管当初夜未央横刀夺爱确实不道德,可人家也是凭本事追求到叶香的,夜无虚除了恨自己识人不明外,对于夜未央并没有太多怨恨。

    直到某一天,夜无虚机缘巧合之下,得知叶香母子身死的真相后,夜无虚才真正的对夜未央恨之入骨。

    原来,当初的叶香并非移情别恋,只是被夜未央拿夜无虚的生死来威胁她,再加上为了保住腹中那个还来不及告诉夜无虚的胎儿,才让她不得不跟夜无虚断绝关系,并忍受委屈下嫁给了夜未央。

    只可惜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隐藏了足足几年的秘密,终于还是让夜未央给知道了,这也是叶香母子惨死的真正原因。

    当夜无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一股怨恨之气冲天而起,恨不得立刻就灭杀掉夜未央为他的“妻儿”报仇。

    不过,夜无虚虽然怨气冲天,但好歹还没有失去理智,且不提两者之间的身份差距,光是两者间的武力对比,当时仅仅只有元境四重修为的夜无虚就远远不是元境七重修为的夜未央对手。为了不白白送死,夜无虚强忍下心中的仇恨,一方面努力修炼,一方面用心的经营,以便提高自身的修为与在家族中的地位,等待报仇的机会。

    结果一等就等了将近三十年,虽然夜无虚如今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境七重巅峰,但相比起元境九重巅峰的夜未央,还是不够看。而这么多年来,夜无虚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报仇机会。

    本来,夜无虚的耐心都快要用光了,要灭掉夜未央固然不可能,但如果他拼着一死,要灭掉夜未央最看重的儿子夜太子,应该没有太大难度。

    就在夜无虚准备亲自动手结束夜太子小命的时候,逍遥客栈横空出世,让夜无虚又多了一个选择。

    于是,才有了之前在逍遥客栈的那一幕。

    ……

    夜太子最近可谓是春风得意,一方面是修为上的突破,实力得到进一步的增强。另一方面是在他死缠烂打的追求下,怡春阁的头牌翠红姑娘已经有了投入他怀抱的倾向。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的家主父亲已经初步确立了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只等他成功突破到元境四重修为,就能成为他们夜氏家族家主唯一继承人。突破到元境七重修为,就能接替父亲成为他们夜氏家族新一代家主。

    对此,夜太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一想到能够成为他们夜氏家族的家主,成为整个江陵郡身份最尊贵的那五个人之一,夜太子就忍不住的血液沸腾。

    这一天,日常修炼之后,夜太子便带着狗腿子直奔怡春阁。

    “哟,我们的夜公子又来了,欢迎欢迎!”刚来到怡春阁,风韵犹存的老鸨便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

    “鸨妈,翠红姑娘可有空?”夜太子进来便直奔主题,其带来的狗腿子也够机灵,在夜太子问话的时候,一大把玉钱便递到了老鸨面前。

    看到眼前那一把足足上万的玉钱,老鸨笑容更甜了,一边把玉钱收起来一边娇滴滴的说道:“哎哟,看您说的,有空,当然有空啦,只要是您夜公子过来,我家翠红什么时候都有空。”

    虽然明知道这老鸨是典型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半点当不得真,不过老鸨的刻意讨好还是让夜太子心中甚是舒服,再次让狗腿子赏了老鸨一把玉钱,才踌躇满志的上楼找翠红姑娘谈人生理想去了!

    老鸨红光满面的恭送夜太子上楼,心中却在暗自盘算,如何才能够不着痕迹的利用翠红姑娘与夜太子的关系来为她们怡春阁赚取利益,如果能够让她们怡春阁得到夜氏家族的庇护,那就更完美了……

    “啊……杀人了!!”就在老鸨为怡春阁的利益暗自盘算着的时候,楼上陡然传来惊恐的喊叫声,只有熟悉的人才能听出,那是怡春阁头牌翠红姑娘的声音。

    老鸨在听出翠红姑娘的声音后,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白得渗人,眼中满是惊惶失措之色,嘴唇不停的颤抖着,一边不知道念叨着什么一边手脚并用的朝楼上跑……

    半个时辰后,夜氏家族家主之子夜太子被暗杀、死于怡春阁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传遍了郡城的每一个角落。

    有人拍手称快,有人肝肠寸断。

    有人黯然神伤,有人欢呼雀跃。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兔死狐悲。

    与夜氏家族并称为江陵郡五大势力的城主府、刀剑宗、风火门以及多宝阁,则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第一时间把高层召集起来,开始商议以什么态度来对待这个暗杀事件。

    而夜氏家族在收到夜太子的死讯之后,暴怒的家主夜未央第一时间布了家族召集令。

    夜氏家族会议室,除了因事外出的三长老之外,整个长老团其余二十二名长老悉数到齐,其中包括躺在底下已经身死的十八长老夜太子。

    夜未央脸色阴沉的端坐在家主位置,目光凝视着下方那具毫无生气的尸体,时隐时现的恐怖威压标示着此刻夜未央的心情。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在江陵郡郡城当中,居然有人敢对他夜未央的儿子下杀手。

    真的大意了!

    之前那个劫匪行如风死于银面杀手之手的传闻,如果他能够引起足够重视的话,他的儿子今天也许就不会死了。

    悔恨,只可惜再怎么悔恨,他的儿子都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沉闷,压抑!

    这是此刻会议室中的气氛,夜未央这个家主不开口,一众长老也不敢在这个当口开口说话。从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可以看出来,夜未央这个家主的权威究竟有多重了。

    良久,夜未央才把目光移开,看向家族一众长老,缓缓说道:“究竟是什么人刺杀我儿,诸位长老请说说你们的看法。”

    “家主,依我之见,以十八长老元境三重的修为,能够在怡春阁悄无声息杀死他且没有惊动任何人,拥有如此实力放眼整个江陵郡除了咱们夜氏家族以外,只怕也就其余四大势力能够做得到了。”说话的是九长老夜无风,长得五大三粗,跟他的名字极不相配。

    “九长老此言差矣,如果是半个月你说这话,我不会反对,但大家别忘了前些日子劫匪行如风身死后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接话的是十三长老夜不空,是家族武堂的负责人。

    “十三长老,行如风事件也仅仅只是传闻而已,而且我们夜家也曾调查过,证明这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散播的消息,因此行如风究竟是不是死于银面杀手之手还值得磋商呢!”说话的是十四长老夜如星,与十三长老一向唱对台戏。

    其它长老见状也纷纷言,毕竟大家都是推测,错了无过,一旦对了,那就有功,谁也不愿意错过立功的机会。

    “银面杀手的事件未必是空穴来风,至少那逍遥客栈是真的公开为客人提供杀手服务。”

    “难道真的是有人请来杀手刺杀十八长老?”

    “不太可能吧?即便那逍遥客栈背后真存在有杀手组织,在江陵郡郡城这一亩三分地,也不可能敢刺杀咱们夜家的人吧?”

    “会不会是有人在浑水摸鱼,趁行如风事件被传得沸沸扬扬,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杀手身上的时候出手,这样就让别人怀疑不到他的身上来?”

    “是有这个可能,有谁知道十八长老最近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

    七长老夜无虚一言不的听着家族众长老的推测分析,表面上对于夜太子的死自然是哀痛的,其实在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尤其是看到夜未央那张阴沉到几乎滴水的脸庞,更是爽得不要不要的,对于逍遥客栈背后杀手组织的效率真心是服了。

    “七长老,大家都表了各自的看法,你也说说吧!”就在夜无虚心中无比酸爽的时候,脸色阴郁的夜未央突然点名说道。

    夜无虚闻言心中一震,好在这二十几年来的伪装早已经让他喜怒不形于色,尽管心中念头急转,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声,然后才直视着夜未央沉声说道:“家主,刚才诸位长老把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我也没有什么不同看法。不过,太子贤侄的死,不仅仅是咱们夜家的事,城主府、刀剑宗、风火门以及多宝阁都无法置身事外。想来,生了这种事之后,这四个势力也很乐意帮咱们夜家这个忙的。”

    “七长老言之有理,咱们夜家与其余四大势力虽然平时摩擦不少,但都坚守着相同的底线,不会轻易动各自势力中的核心成员,因为这样做容易造成双方全面开战,那样的后果无论哪方都承受不起。因此,这次咱们夜家出了这样的事情,其余四大势力肯定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而在江陵郡,咱们五大势力一旦联手,又有什么事是查不出来的呢?”十长老夜无生附和着说道。

    “有道理!”

    “附议!”

    “附议!”

    “……”

    夜未央深深看了夜无虚一眼,然后环顾四周,一脸阴霾的说道:“那就这么办,联手其余四大势力,一旦查出刺杀我儿的凶手,无论是谁,我都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