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不服
    然而在她的命令刚下达之后,便看到庆帝已经重重的撞击在那柱子之上,头破血流,当场瘫软在地上,不知生死。

    看到这一幕,长平公主面若寒霜,道:“传御医!”

    她没有想过要弄死自己的父亲,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这么硬气,在她的逼迫之下,竟然选择自杀。

    事实上是她小觑了一个帝王的魄力,能坐上王位的,又有几人没有胆识谋略?

    庆帝宁愿选择死,也不愿意把帝位传给自己的女儿。女儿不是能传宗接代的人,唯有儿子,才是血脉延续的关键。

    正因为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他直接选择了自杀。不过在自杀之前,却是把自己的帝位传给了上官逍遥。

    即使这口谕无法传达出去,但是他必须要做出这样的选择。这是他的坚持,也是他最后的底线,所以在口谕下达之后,直接选择了死亡。

    长平公主知道这件事情有些难办,庆帝现在生死不知,她若是要登上帝位,面临的绝对是朝堂之上那些大臣的口笔诛伐。

    但是她却不愿意放弃那至高无上的权利,道:“让大内副总管拟旨宣召,明日本宫继承帝位!”

    她甚至就连庆帝的‘丧事’都不去办了,因为庆帝虽然一头撞在了柱子上,但是却没有当场死亡。

    和她一起前来逼宫的禁卫军却是个个面如死灰,如果说之前还存有封侯拜将的心思,那现在则是希望能够活下来。

    只因为庆帝最后的口谕被他们听见了,那不是传位于长平公主的口谕,而是太子。他们是知情者,很有可能会被长平公主给灭口!

    没有人可以小觑长平公主,这位长公主在太子没有出生之前,便时常参与国事,最后若不是庆帝喜得贵子,她很有可能便是未来的皇帝。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她对赵国的军队、禁卫军、以及朝堂之上的某些大臣给牢牢掌控在手中,否则的话,她今**宫,未必会成功。

    她现在成功了,但是却没有得到庆帝的口谕,如果接下来她想要登上皇位的话,恐怕便会直接造假圣旨了。

    这是很隐秘的事情,知情人或许都会被她给处死!

    一时间,禁卫军统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的脸上写满了惶恐,甚至想要命令自己手下的禁卫军直接对长平公主出手!

    可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听见长平公主说道:“苟富贵,不相忘,诸位若是能把今日的事情埋在心里,日后封侯拜相不是问题,但若是此次的消息传递出去,别怪朕手下无情!”

    这一刻,她自称‘朕’。

    庆帝还躺在一旁,御医还没有到来,但是她却已经正式称帝。

    ……

    翌日,朝堂之上,文武百官齐聚一堂。

    他们在等着庆帝早朝,但是随着那一声‘陛下驾到’之时,却发现喊宣号的人已经换人,除此之外,一身着黄色龙袍的中年美妇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一众文武百官见到眼前的情况,一个个的脸上都写满了诧异。

    庆帝老当益壮,虽说年岁大了,但是还能上朝,还没有糊涂。为何今日上朝,陡然换了人?

    换了人也就罢了,如果是太子身着龙袍来上朝,众人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帝位继承人却不是太子,而是早已经被外嫁出去的长公主,长平!

    “陛下呢?这是怎么回事!”

    文凤青第一个跳出来质问着。

    在他之后,骠骑大将军贺千山也质问道:“陛下何在?”

    就在两人的质问之后,其他的文武百官也质问起来。一时间,整个大殿都充斥着质问声。

    可就在众人喧闹的时候,长平公主却是冷声说道:“宣旨!”

    在她身后新晋的大内总管立即拿出了一卷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长公主长平文治武功,才绝天下,心系社稷,朕特传位于长公主长平,钦此!”

    简简单单的一段圣旨,立即让长公主继承了皇位。这符合庆帝的风格,他说话一向简单明朗,能写下如此简易的圣旨,倒是并不让人质疑什么。

    那些一直和长公主在一条线上的大臣,立即高呼万岁,而如文凤青、贺千山之流,却是本能的察觉到了其中的猫腻。

    之前有人建议废除太子,这件事情他们没有插手。后来太子前去宛城,被皇帝召回之后,皇帝便是打算把太子好生培养一番,但是最后太子还是前去了处理天蝉教的事情,对帝位好像并不放在心上。

    但是从当时的情况可以看出来,庆帝并不希望太子去青州,但是最后执拗不过上官逍遥的坚持,这才允许。

    可是太子去处理天蝉教的事情没有多久,庆帝就把皇位传给长公主,这其中若说没有猫腻,绝对是假的。

    更何况庆帝还没有死,若是真的要传位于长公主,应该是由他来亲自宣旨,不是任由一个小太监来宣读圣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御史王重阳第一个跪在了地上,高呼万岁。

    他是最不想看到太子登上皇位的,而且在暗地里,他便和长平公主有联系。现在长平公主身着龙袍来上朝,这只证明了一件事情,她成功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以怎样的方式让庆帝退位的,但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以王重阳为首,那些早已经被长平公主收买了大臣纷纷跪在了地上高呼万岁。

    一时间,朝堂之上几乎尽是高呼万岁的声音。反倒是只有寥寥几个人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其中便有当朝太师文凤青,他看着已经坐上了龙椅的长平公主,道:“我要见庆帝!”

    他直呼‘庆帝’,不想称呼为‘先皇’,因为他不承认眼前这长平公主就是赵国未来的国君。

    “父皇身体抱恙,而今不宜见客。”

    长平公主说着,又扫了一眼还站在朝堂之上没有下跪的,道:“你们这是何意?要违抗先皇的旨意?”

    “哈哈,先皇的旨意?长平公主,没有先皇亲自宣布你继承皇位,你这个皇帝,我可不承认!”

    骠骑大将军贺千山放声大笑了起来,他的眼中尽是轻蔑之色。

    他扫了一眼文凤青,给了他一个询问的眼神,想问问他是否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敲文凤青也在此时看了过来,看到贺千山眼中的询问之色,他露出了一抹茫然。

    高作皇座之上的长平公主没有去管眉来眼去的两人,她冷漠说道:“贺千山,你是要谋反吗?”

    “谋反?贺某还戴不下这顶帽子,要说谋反,我看长平公主怕是这赵国最大的反贼吧?”

    贺千山是武将,更是一名武者,他在朝廷之中虽然供职已久,但是身上的江湖气却一点没有改变。

    换做是文臣,绝对不会如此直截了当的斥责长平公主,但贺千山却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想到什么说什么。

    长平公主面容一冷,道:“贺将军,今日是朕的登基之日,不愿造下杀孽,你若是口中再蹦出不敬之言,休怪朕不客气!”

    说完,她又命令道:“来人,请贺将军去白玉山休息!”

    白玉山,一处流放罪臣的地方。只要是被皇帝不喜的臣子,亦或是犯了错的臣子,都会被送到白玉山。一旦被送入白玉山,几乎没有再度启用的可能。

    长平公主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贺千山既然不听从她的号令,甚至和她对着干,若不是考虑到现在杀了贺千山会导致朝廷大军不稳,她现在就要直接杀了他。

    不过流放白玉山也是一个办法,贺千山手下的军队已经被她给控制,贺千山充其量只能算是江湖一流武者,就这个身份,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贺千山闻言,脸色变冷,道:“长平公主,要本将去白玉山,若是庆帝的命令,我倒是无条件执行,但是你的命令嘛,不好意思,恕我执行不了!”

    扔下这话,他转身就朝着朝堂之外走去,压根就没给这新上任的皇帝一点面子。

    看着贺千山的背影,长平公主扶着龙椅的手冒起了一层青筋,她冷声道:“藐视朝堂威严,拿下!”

    这话说完,便看到朝堂之中陡然冲出来了两道身着黑衣的蒙面人,两人手中拿着长剑,一出现,便提着长剑朝着贺千山杀了过去。

    察觉到身后的危机,贺千山猛然转身,身上的气势陡然散发出来,属于一流中阶的实力尽显无遗。

    “乱臣贼子,也敢欺我?”

    他蔑视朝堂之上的长平公主,说话间,一双大手便朝着那杀向自己的两名黑衣人拍击了过去。

    “咻!”

    掌风呼啸,剑气横空,双方一接触,立即爆发出了全部战力。

    朝堂之中的文官纷纷后退,他们可不是江湖武者,若是被双方之间的战斗余波给波及,那只有死路一条。

    而那两名黑衣人身手也是了得,一手剑法使出,竟然配合得天衣无缝。贺千山那凌厉的掌风才刚刚杀过去,便被两人手中长剑刺出的剑气给化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