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逼宫
    听到这话,天禅老祖心中忍不住腹诽起来。

    世代忠于赵国?这可能么!除非是赵国皇室还有如你这般强大的存在,否则世代忠于赵国,不过是一句空话罢了。

    刚想到这里,便看见上官逍遥双手在身前掐了一个宝瓶印,双手运行的轨迹看起来格外玄妙,但是在这宝瓶印形成的瞬间,却是让他感觉到心中一阵悸动。

    这是什么?

    为何会带给我如此感觉?

    不仅是天禅老祖,其他人也是一样,在上官逍遥的宝瓶印诀掐动之后,使得众人都感受到了这宝瓶印之中所充斥着的诡异力量。

    而宝瓶印掐动之后,陡然间绽放出了一阵血红色的光芒,在这犹如夜晚一样的天气之下,红色光芒成了这青羊山唯一的主题,凡是被红色光芒给包裹的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脑海中好像是被人种植下了什么东西一般,说不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却像是一层禁制,是一种他们所不了解的力量。

    而且此刻所有人心中都产生了对赵国的归属感,如果说以前他们这些江湖武者对国家没有什么好感,那现在若是有人说赵国的不是,抑或者准备颠覆赵国,他们会第一个不干。

    “一点小手段,这是保证你们忠于赵国的有效方法。”上官逍遥给出了解释。

    众人闻言,这才明白过来为何会突然对赵国产生归属感,原来这是眼前的太子弄出来的!

    “我天蝉教将世代忠于赵国!”天蝉老祖再次表态,如果说之前臣服的话,是不得已而为之,那现在则是发自内心的话。

    这是上官逍遥那印记的效果,在他们的心中烙印国家大于一切的思想,彻底让他们臣服。

    “行了,接下来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天禅老祖,你召集天下所有门派聚会,我要把这国家不稳定因素全部扼杀在萌芽状态!”

    上官逍遥命令着天禅老祖,声音落下,他整个人的身形又瞬间从天穹之上消失。

    等到他消失之后,乌云也散去了,天穹又恢复成了晴天。

    “想不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人,太子殿下这一身武功是怎么来的?御空飞行,改换天气,这般手段,真的是武者能够拥有的吗?”

    天禅老祖看着上官逍遥之前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他的眼中带着感慨之色,同时也绽放出了希冀的光芒。

    ……

    赵国,皇宫,御书房。

    庆帝最近已经被天降异象只是给弄得愁眉不展,而当第二次天降异象袭来之后,他内心之中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惊恐。

    “第二次天降异象袭来,老祖宗已经出关离去寻找突破先天机缘,老祖若是能成功突破到先天境界也就罢了,若是不能,我赵国危矣!”

    他轻叹了一声,在他身后站着的老太监大内总管闻言,连忙劝说道:“陛下,那些江湖武者只是一群乱臣贼子,在英明的陛下带领下,那些乱臣贼子翻不起什么风浪!”

    庆帝闻言,摇了摇头,眉头紧锁道:“我答应让太子去处理天蝉教的事情,是不是有些大意了?如今天下第二次天降异象,太子的身份,怕是已经压制不住天蝉教了!”

    听到这话,大内总管不敢再多言。

    见到大内总管惶恐的模样,庆帝越发觉得上官逍遥去处理天蝉教事情是危险的做法,顿时冷着脸命令道:“甲影,带上你暗影卫的人,去把太子殿下给我安全带回来!若是有阻拦者,我许你调动朱雀卫!”

    庆帝的声音很冷漠,但是话语之中却充斥着一股戾气。

    无论上官逍遥的凤平如何,无论他是否愿意继承皇位,他始终都是自己的儿子,唯一的儿子!

    若是让他在天蝉教的手中出了事,他不介意杀个血流成河!

    “遵命!”

    空荡荡的御书房之中,突然传出来了一个声音领命。紧接着,一个身着黑色甲胄的人从御书房的阴暗角落出现。

    甲影,暗影卫的首领,是负责保护皇帝的最强力量。他们只会无条件的执行皇帝的命令,从不会去问缘由!

    庆帝直接扔给了甲影朱雀卫的调兵虎符,而后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可是一旁的大内总管却是在此时阻拦道:“陛下,不能让他们离你而去啊。他们是您最忠诚的侍卫,您的安全才是最要紧的啊!”

    “朕在这深宫之中,又有什么危险?我让他们去带回太子,又有何不可?此时你休得再提!”

    庆帝直接拒绝,而后走出了御书房,看着夜晚的天空,道:“朕的时日无多了,太子继位的事情,必须要准备好!”

    跟在他身后的大内总管心中更为惶恐了,他当做没有听到这话一般,却又听到庆帝命令道:“拟旨,朕归去之后,皇位传于太子赵瑞!”

    大内总管闻言,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痛哭流涕道:“陛下长命百岁,未来还有大好的时光,立诏书一事,实在是太早了!”

    庆帝瞪了一眼痛哭流涕的大内总管一眼,道:“你是想违抗朕的命令不成?”

    “老奴不敢!”

    大内总管连忙低头否认。

    “那就准备吧!”

    可是庆帝的话才刚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传入了他的耳中。

    来人穿着一身禁卫军服饰,但是神色慌张,直接闯入了御书房门口。

    大内总管见状,连忙吼道:“来人,护驾!”

    庆帝也是一脸狐疑的把目光移到那侍卫的身上,道:“金副统领,你这是何意?”

    金副统领金晟,听到这话之后,立即跪在了地上,慌慌张张的说道:“陛下,不好了,长公主带人冲向御书房了!”

    果不其然,在他的声音落下,后方的脚步声加剧,一群禁卫军便快步赶来了御书房。

    可是在这些禁卫军的最前方,却是一身着黄色长裙的女子,正是庆帝长女,长平公主,也是赵国的长公主。

    长公主,号长平,今年四十二岁。

    若是上官逍遥没有出生的话,她很有可能会成为这赵国的女皇帝。

    事实上在太子‘赵瑞’还没有出生之前,庆帝也是拿她当皇位的继承人培养,只是后来‘赵瑞’出生之后,她便被渐渐冷落了起来。

    十八年过去,长公主长平公主早已经被赐嫁给了弘农杨家的嫡系杨百洛。只有年关、庆帝寿诞、华妃寿诞她才能回到皇宫。

    把长平公主嫁给弘农杨家,原本庆帝就是想要断绝她对皇位的染指,却没有想到她此番竟然会直入京城,直闯皇宫,并且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控制了这皇宫之中的禁卫军,使得人都杀到门前来了,庆帝才明白自己的处境。

    “见过父皇!”

    长平公主一到,微微欠身向庆帝请安。

    庆帝却是冷漠呵斥道:“长平,没有朕的命令擅入皇宫,你该当何罪!”

    听到这话,长平公主的脸上带着一抹冷意,道:“罪?什么罪?儿臣听说有刺客潜入皇宫意图不轨,儿臣带人救驾,何罪之有!”

    庆帝闻言,怒道:“长平,朕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么做!”

    皇家的亲情终究是比不过那象征着天下至高权势宝座的诱惑,自己的女儿带人前来逼宫,这是何其荒唐!

    可发生在皇室,这种事情,又显得是那么的正常不过!

    也就在此刻,还没有走远的暗影卫首领甲影立即带着人从御书房之中走了出来,时刻保护皇帝的暗影卫,一共只有二十人,除了暗影卫首领是一流武者之外,另外的十九人都是二流顶尖。

    他们一出现,立即把庆帝给保护起来,但是面对长平公主带过来的三百多名禁卫军,还是显得太过于孤单。

    长平公主早就知道了暗影卫的存在,她只是略微扫了一眼这些暗影卫,便主动忽略了他们,反倒是略过庆帝的话,反问道:“父皇,论权谋治国,儿臣是否强过太子?”

    庆帝闻言,怒道:“混账!”

    而长平公主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又道:“儿臣当初把持朝政,可否惹下什么乱子?”

    庆帝闻言,道:“这便是你前来逼宫的理由?”

    长平公主道:“父皇,只因为儿臣是女儿身,只因为您在四十八岁之龄得一儿子,便把儿臣赐嫁给弘农杨家,儿臣为赵国所做的一切,都被否认,这么做,对儿臣公平么!”

    她有些愤怒了,却是在克制自己的脾气。眼前之人毕竟是她的父亲,即使是逼宫,她也不可能直接把他给杀死,若是真的杀了庆帝,她即使能坐上皇位,恐怕以后也会引起朝廷之中那些大臣的不满,甚至是让国家大乱也不一定。

    庆帝闻言,冷漠道:“长平,今日你退去,朕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的话,别怪朕不客气!”

    长平公主听到这话,凄凉的笑道:“哈哈,不客气?父皇,您是准备杀女儿的头么?”

    说着,她慢慢的张开双手,在原地转了一圈,道:“父皇,看到了吗?这些都是您的禁卫军呢,如今却都听从女儿的命令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