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1章 天蝉教总部
    第二次天降异象,让众多闭死关不出的老一辈江湖武者心中有感。

    本已经下定决心要逼死关的老怪物们,在感受到第二次天降异象之后,纷纷出山,寻找天降异象的根源。

    而在琅邪郡再弄出来一次天降异象的上官逍遥,却是凭空消失。

    飞行再加上凭空消失,就这两点,足以让太子‘赵瑞’成为琅邪郡的焦点。

    当然,上官逍遥所留下来的那一番话,也彻底让众人警醒。本身受到天蝉教蛊惑的教徒,在听到上官逍遥的话之后,那些蛊惑之言对他们再没有任何效果,而且上官逍遥还说这个世间没有神,即便是有,他就是唯一的神!

    如此一来,凡是琅邪郡见识到上官逍遥手段的人,都把他当做了这世间唯一的神,是这世间唯一的真神,不是那些虚构出来的伪神能够比拟的!

    天蝉教的燕公子在震惊于上官逍遥手段之时,也接受了上官逍遥就是神的说法。若不是神,又怎能御空飞行,凭空消失?这不是障眼法,这是真神才有的手段!

    “神,太子殿下竟然是这世间的真神!那天降异象竟然是他弄出来的,可笑我天蝉教竟然妄图以‘道德天尊’这虚构的神号来迷惑百姓,真是可笑啊!”

    燕公子的脸上写满了苦涩的笑容,作为琅邪郡的传教士头领,身为天蝉教的中层人士,在真正的神灵面前,不得不打碎自己的信仰。

    “天蝉教的危机即将来临,若天蝉教只是普通的江湖门派也就罢了,但是天蝉教却偏偏在民间发展信徒,如今太子殿下发话,天蝉教怕是再难以存活下来了!”

    燕公子轻叹,而后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传教士,道:“即日起,我琅邪郡传教堂就此解散,诸位自行散去吧!”

    若是放在以往,解散这琅邪郡的传教堂,这些传教士肯定第一个不干,并且绝对有人会对燕公子出手。

    但是现在却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不仅如此,在燕公子这话说出来之后,这些传教士的脸上甚至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就是轻松,好像是压在他们身上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一般。

    事实上他们也在担忧,在见识到了真正的神灵之后,他们若是再继续传播天蝉教的教义,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好在现在燕公子下令解散琅邪郡的传教堂,这相当于给了他们一条活路!

    宣布完解散琅邪郡传教堂之后,燕公子便骑着他那匹骏马离开了琅邪郡城,一人一马,背影略显孤寂,在夕阳的照耀下,把他的身影拉得斜长,让这一份孤寂的感觉变得更为强烈了一些。

    ……

    上官逍遥在琅邪郡小露一手之后,便直奔徐州青羊山。青羊山是天蝉教的大本营,天蝉教的总部便位于徐州青羊山之上。

    之前虽然告知了燕公子把琅邪郡之中发生的事情传过去,但是后来仔细一想,燕公子怕是没有那个分量。

    在青羊山的山顶,一个巨大的广场呈现在此地,仿佛是凭空把一座山头给削平了一般,从而建造了一座可容纳数万人的广场。

    而此刻的青羊山却显得格外的热闹,广场上的黑衣传教士熙熙攘攘,黑压压的一片站在广场上,看起来很是震撼。

    在广场的最上方,一个面容苍老的老头佝偻着身躯站在这广场中央的最高处,在他的左边稍后的位置,站着天蝉教的教主,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站着天蝉教的十大长老和三大副掌门。

    广场之上那黑压压的教众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疑惑之色。

    他们不认识那站在天蝉教教主身前的老头,可是从天蝉教一众高层站立的位置来看,这老头的身份却是最为尊贵的。

    他是谁?

    许多天蝉教的人都在猜测着这老者的身份,所有人都明白,这次他们这些核心教众之所以汇聚在这广场之上,恐怕和这老头脱不了干系。

    “自三百年前,我天蝉教叛徒赵昊叛离我天蝉教创建赵国之后,我天蝉教的生存空间变受到极大的打压,不得不龟缩在这青州、徐州、兖州三地,这是我天蝉教的耻辱!”

    老头的话中气十足,广场之上的众人听到他这话之后,一个个都只觉得热血沸腾。

    江湖武者,从来都不喜欢朝廷。但是要和朝廷对着干,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

    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了机会,虽然不知道这老头是谁,但是他看起来更像是天蝉教的话事人,他现在说的这些话,明显是表明了天蝉教对朝廷的不满,有取而代之的意思!

    果然,接下来又听到那老者继续说道:“如今我天蝉教的机会来了!我天蝉教到的天尊降下异象,让病者痊愈,让武者突破,让万物复生,本座更是得到道德天尊的指示,道德天尊降下重任,让我们天蝉教扛起重任,去拯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推翻伪朝的统治,还这天下一个朗朗乾坤,我们天蝉教自今日起,当全力发展信徒,遵循神的意志,拯救天下百姓!”

    这话说完,整个广场都沸腾了。

    这代表着彻底和朝廷决裂,大力发展信徒,必然会对朝廷产生极大的影响,肯定会引起朝廷方面的注意,甚至是来自于朝廷方面的打压。

    但是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因为他们可以站起来了,不用再面对朝廷鹰犬的时候,暂避锋芒!

    看着喧闹的人群,天蝉教的这位老者又对身后的天蝉教教主说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如今天降异象,我要去寻找突破先天的机缘!”

    “是,老祖!”天蝉教教主恭敬回应。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天蝉教那闭关不出的老怪物,天禅老祖。

    第一次天降异象的时候,天禅老祖略有所感,也得到了一些好处,却没有直接行动。但是第二次天降异象袭来,他便坐不住了。

    他看到了可以让自己突破的契机,但是既然已经出关,再加上了解了天蝉教当今格局,那他便起了反动心思。

    交代完所有的一切,天禅老祖便准备离开,可是此刻陡然之间却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袭来,宛若是一座山岳一般,以泰山压顶之势,压迫在他的头顶,让他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脚步!

    怎么回事?

    天禅老祖心中惊骇,压根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陡然之间会有如此强大的压力压迫到他们的身上!

    不仅是天禅老祖,广场之上的其他天蝉教教众也感觉到了那莫大的压力,刚刚还在欢呼的武者,在此时纷纷带上了惊恐的之色。

    天穹之上好似有什么洪水猛兽存在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把他们给吞噬!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有压力袭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是一次天降异象吗?”

    “天降异象?也许是天降异象,但是这一次的天降异象,好像不怎么友好!”

    “……”

    天蝉教广场之上,所有武者都沸腾了。对于那突然出现的恐怖威压,他们从心里感到恐惧。

    即使是天禅老祖此刻也忍不住惊恐,大自然的力量是最强大的。他的个人武力在这个世界登临绝顶,但是想要抵挡大自然的力量,却不现实。

    眼下出现在天蝉教上空的威压,就像是来自大自然的力量,好似有什么大灾难要来临一般,让他心惊肉跳!

    “要发生什么事情?为何我心绪不宁!”

    天禅老祖的脸上写满了惊慌,他环顾四周,看到天蝉教的教众也惊慌失措,顿时不得不压下自己心中的惊恐,大声说道:“我天蝉教的教众不要惊慌,这是道德天尊给予的指示。赵国皇帝昏庸无道,这是上天降下来的惩罚,等到这异象过去,便是咱们推翻赵国统治之时!”

    他出言安慰着天蝉教的众人,教众才是推翻赵国统治的基础。个人武力在争夺正统之争的路上,实在是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可是他这番话刚说出来,一个略带讥讽的声音便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哈哈,笑话!道德天尊给予的指示?一个虚构的道德天尊罢了,是否真实存在,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天禅老祖闻言,当即呵斥起来:“是谁在乱讲话!”

    他继续环顾四周,想要找到那说话之人。那声音既然能清晰的传入自己的耳中,那就说明说话之人不远,所以他又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周围,想要找到说话者。

    可是就在他寻觅到底是谁在说话的时候,那声音再一次传来:“天蝉教蛊惑百姓,妄图造反,一众奸佞,罪该万死!”

    声音一落,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穹,陡然白云翻滚,天上所有的云彩像是被人给驱使了一般,都朝着青羊山上空汇聚而去,不过是眨眼间功夫,整个天蝉教的上空便形成了一层厚厚的乌云,让这青羊山白昼陡然变得如黑夜一般漆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