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4章:银月宗弟子(中)
    同一时间,一只小小的淡绿色蜻蜓出现在郑岷手掌中!

    微光一闪,一圈近乎无形的光芒将那蜻蜓的身躯包裹起来,手掌悄然张开,“嗡!”一声微乎其微的振翅声响起,那只近乎无形的蜻蜓便是化作一道微光窜入洞窟之中!

    郑岷笼罩在袖子中的左手掐了一个法诀,头微微一低,微垂的双眸诡异的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碧光!

    下一个刹那,郑岷的视线便和那只悄然飞入峡谷中的蜻蜓的视线出现了一个共享!

    嘉华?假话?居然还有人叫这种名字!秦如嫣俏眸微沉,看着这个自称“假话”的银月宗弟子,冷声道:“这位假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没什么意思,王寒兄乃是你们灵云剑宗的核心传承弟子,八级大灵师修为......这死灵之地危险重重,大树底下好乘凉,我们师兄弟三人势单力薄,当然是要投奔王寒兄这颗大树来了!”

    在贾桦说到八级大灵师时,有一个微微的停顿,正是接到郑岷的传音:“桦哥,这丫头在诳我们,王寒不在里面,里面就一个灵云剑宗的小子,好像正在进行突破!”

    “假师兄....”

    秦如嫣话还没说完,俏脸蓦地一变,娇躯倏地弹射而起,一蓬赤红罡气便是从其脚下急速涌出!

    几乎同一时间,数十根血红菱刺便是从秦如嫣站立的地面爆射而出!

    “噗噗噗!”血红菱刺以惊人的速度刺上赤红罡气!

    “哧哧”两声,两串血滴便是从半空落下,秦如嫣的左脚小腿裙裤破裂,露出莹白如玉的小腿肚出来,只不过,此刻,莹白细腻的肌肤上却是有着两道细长伤口!

    “嘿嘿,小美女还挺警觉的嘛!”轻笑声中,贾桦的右手一扬,“咻咻咻!”六根火红菱刺便是朝着半空中的秦如嫣爆射而去!

    “姓假的,你们好大的胆子!”秦如嫣俏脸含煞,怒喝出声,同一时间,心念微动中,便是出现在手中,迎着那六根火红菱刺便是一锤轰出!

    “哈哈哈,小娘皮,就凭你也想诳我们,不妨明白告诉你,你们五宗弟子,就是我们银月宗猎杀的对象,你这已经是第四批了!哈哈哈,胆儿大不大?你说呢?”郑岷哈哈大笑道!

    “砰砰!”

    六根火红菱刺,齐齐爆碎。

    “你们都该死!”体内灵力高速催运而起!秦如嫣真正的怒了!

    凌空落下,手中的便是暴挥而起!

    轰隆一声!

    如同晴空一声霹雳,电光灼灼,锤未至,风先行,峡谷口地面碗口大的石块打着滚的向外翻飞!

    正是第二式。

    面对秦如嫣这惊人的一锤,饶是贾桦也是双眸微微一缩,右手虚握中,一柄赤红长刀便是出现在其手中,唰唰唰,便是接连三刀斩了出去!

    刀式汹涌,刀气纵横,虽然只有三刀,但却给人一种长江巨浪般的汹涌磅礴之感,迎上那惊天锤势!

    “当当当!”

    刀芒和锤体以惊人的速度连续撞击了三下!<

    br />

    秦如嫣修长的身躯如同一尊礁石,半步不退,而这边贾桦只感到握刀的右臂连续震颤了三次,巨大的反震力道让他有一种若不用力握紧便会震脱的错觉!

    好强的力道!

    虽然贾桦并没有专门修炼过锻体法诀,但他自认肉身之力在同门之中也属于优秀一列,但今日和眼前这个绝色少女一交手,才发觉,对方的力道之强完全颠覆了他此前的观感,这哪里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小美人,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女暴龙!

    左手一搭,变成双手握刀,展开身法,刀式滚滚,如同狂风巨浪,从四面八方斩向秦如嫣。

    同一时间,下达指令,着两名师弟进入峡谷,诛杀另外一名灵云剑宗弟子,顺便搜寻灵药夺取魔兽等战利品!

    张檬和郑岷两人齐齐展开身形,便是窜了进去!

    秦如嫣有心阻拦,却是被贾桦给死死缠住,根本就腾不开手来!

    贾桦身为银月宗核心传承弟子,一手已然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再加上高出秦如嫣数个品级的修为,有心缠斗之下,手中一柄长刀顿时化作奔腾不休的攻势长河,暴烈有之,阴绵有之,或缠或切,或劈或斩,或刺或削,一刀接着一刀,刀刀看似随手而击,没有什么章法,却无一不带着一份近乎于道的刀道真义,刀式和刀式连为一体,演绎出一副狂风骤雨一般的奇异景象。

    面对贾桦这等刀法,秦如嫣根本没有余力分心他顾!

    只得清叱一声:“小火吒,守护好小凌云!”想着萧凌云身边还有一个实力堪比大灵师的银傀,加上小火吒,不说虐杀那两名银月宗弟子,击溃对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心中一定,便是全副心神应对贾桦这个大敌!

    这边郑岷和张檬才窜进峡谷,两人心中便是齐齐一凛!一股危险从心底升腾而起!

    郑岷左手向上急速一扬,一面莹莹而转的盾牌便是急速涨大,化作一面青色光盾,将整个身躯护住!

    “轰轰!”两支齐齐爆开!

    张檬虽然和郑岷同为七级灵师修为,但无论是战力还是家境背景都要差对方一筹!

    加上此前在这峡谷中的伤疼印记犹在,最好的防御灵器——几乎被毁掉了!眼见两道红芒一下便到了头顶,好在窜进来的时候手中便握了一把黄阶上品的灵剑,惊骇中,顾不得形象,向旁一个懒驴打滚,同时手中灵剑急速扬起,斩上那两道红芒!

    却不曾想小火吒的乃是纯粹的火焰能量,岂是一柄剑就能斩断的!

    噗噗!

    两声轻响!

    剑光当即将一分为二!

    后一截是拦住改变了方向,但前一截却是一下便是落在了张檬的右侧肩头!

    “呼!嗤嗤!”火焰一下便是升腾而起,烧灼的皮肉嗤嗤作响!

    “扑哧!”

    一道剑光掠过,一大块皮肉带着一蓬火焰飞了出去!却是张檬当机立断,反手一剑将自己燃烧着的肩膀上的那一大块皮肉给削掉!

    第一时间阻止了火焰的蔓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