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9章:外域来客(下)
    面对这一记灵王法相之力的凶猛攻势,银袍大汉双眸先是微微一缩跟着便是倏然张大,脸上露出一抹怒色,体内精纯灵罡贯入手中银亮大斧之中!

    连柄长三尺六寸九分,以冰晶寒银为主材炼制而成,极品玄兵!在耀日的尽管照耀之下,反射出炫目的银芒!

    银袍大汉口中发出一声冷哼!一对银亮大斧便是如同轮转的风车带起滔天劲浪狂猛斩出!

    轰隆!

    罡雷滚滚!

    云气翻涌,狂沙起舞,大地开裂,卷向半空!

    “当当!”

    银斧斩上耀日金剑,发出两声荡人心魄的清越鸣声!

    “噗!”下方还没能完全落到地面的御兽宗一众弟子无论是灵师修为还是大灵师修为无一例外全都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

    在银袍大汉的巨力操控之下,双斧斩下,开山劈岳,力道之强,让张天啸也是为之一惊!

    耀日金剑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哀鸣,直接向后跌飞。张天啸身躯一震,口鼻之中发出一声轻哼,紧紧抿着的嘴唇唇角处有着一抹血迹渗出!

    哪怕张天啸动用了灵王法相,但依旧不是银袍大汉的对手,可见银月宗之人的强横!

    “哈哈哈!辛幽域的灵王强者,就这水准,看我破了你的法相!”银袍大汉发出一声狂笑!高大的身形便是再度拔高三寸,一双手臂肌肉纠结,直接粗大了一圈!气息以惊人的速度攀升而起!

    手中银斧,就欲再度爆斩而出!

    便在这时,一声怒喝声响起!

    “贼子敢尔!”一只带着烈烈火焰芒光的巨掌便是从虚空之中探出,朝着那银袍大汉便是当头拍下!

    烈焰翻滚,虚空收缩,如同一座烈焰大山从天而落。

    银袍大汉脸色一变!

    一对银斧便是随即一变,迎着那那只火焰巨掌便是呼轰斩出!

    “砰!”半空中好似炸开一道惊天巨雷!

    修为高达九阶灵王境界的老烈火这蕴含了烈焰巫神宗两大传承功法之一的的这一掌又岂是四阶灵王境界的张天啸那一记灵王法相之力可以比拟的!

    饶是银袍大汉出自银月宗,面对这一击,也是一个雄壮的身躯狂震,向下一个急坠,一身非同凡品的银亮战袍在烈焰的高温之下也是千疮百孔!模样狼狈不堪!

    然而,不等其从双臂酸胀和惊愕中清醒过来!一只鬼气森森的巨大鬼爪便是撕裂虚空,以遮天蔽日之势抓了下来,玄冰灵鬼宗的老祖——尤达骏也赶了过来!

    “呲!”一道剑芒从银色梭船中飞出!

    斩向那只巨大鬼爪!

    滔天的鬼气倏地一收,鬼爪在半空中以惊人的速度握指成拳,拳头也是从最初的磨盘般大小瞬间缩小到只有一个普通人拳头般大,这个小小的拳头通体黝黑发亮,散发出让人心神震颤的磅礴之力,黑亮黑亮的拳头迎着那一道剑芒便是一拳砸下!

    “当!”

    拳头和剑芒相交,发出金铁般一声轻鸣!

    “噗!”跌落在地的一众御兽宗弟子只感到胸腹间好似被一面响鼓给重重一敲,全身的气血都是瞬间沸腾,喉头一甜,一个个便是再度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一个个身躯软绵绵的萎靡倒地,全身提不起半点气力起来!

    “各位,误会,误会!”一个声音响起,一个老者从那银色梭船中步出!抬手一招,便将半空中那支银亮小剑给收了回去!

    这个老者一走出!便是老烈火和尤达骏也是齐齐目光一凛!

    强敌,真正的强敌!

    后方赶过来的秦万山,翟濯日和闵沧海三人乃至下方的张天啸和朱文福也是齐齐心中一凛!

    老者同样身穿银月宗固有服饰——胸襟处绣有一弯银月的银袍!

    老者一走出那银色梭船,天地便为之一变!风云变色,山摇地动,一座巍峨的山峰便是出现在其身后,整个空间,都变得凝重。

    老者虚空缓步而行,后方巍峨的山峰就有如实质一般,随着其移动而移动,每走一步,巨大的山峰便是压迫震荡的周边虚空都是吱嘎作响,下方地面都是发出“空空”之声,整面整面的向下沉降!

    张天啸和朱文福两位老祖支起的护卫门内弟子的护罩都是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嘎响声!

    好强大的法相之力!

    这老者毫无疑问已经是半步法身的顶尖灵王强者!不仅比那银袍大汉的实力又高出了一大截,就是比老烈火和尤达骏这两位九阶灵王强者也要高出一筹!

    “唰!”又一道身形从那银色梭船上冒出,这是一个身穿银白宫装的美艳女子,此女卓立在那银色梭船之上,犹如九天仙子,神情高贵,傲慢!

    翟濯日等人眼眸再度一缩,这位宫装女子,赫然也是一位高阶灵王强者!

    两名七阶灵王,一个半步法身,可见银月宗势力之强盛!

    银袍老者主动撤回灵剑,口称“误会!”,摄于其强横实力,尤达骏等人也不敢轻易开启战端!对方尽管只有三人,但实力之强,不说可以抗衡他们这边七位老祖,至少也可以抗衡五人,而张天啸又受了轻伤,真的战斗起来,甚至有希望抗衡六人。

    老烈火,尤达骏两人很有默契的左右一分!

    秦万山和闵沧海两人的目光在翟濯日身上一转,翟濯日虚空迈步,上前,望着银袍老者,沉声道:“不知三位道友,跨界而至,所为何事?”

    身穿一身破烂银袍的雄壮大汉身形一晃,站在了银袍老者身边,目光凶厉的在老烈火身上一扫,嘴角浮现出一抹狰狞,听闻翟濯日的问话,心中暗自嘲笑一声:好个虚伪的老儿,明明知道我们来,便是要征服你们整个辛幽域,却偏还要问问!

    银袍老者呵呵一笑:“老朽元昊,恭为银月宗大长老,早些时日,门中师叔经过罗盘演绎,测知你们辛幽域将有魔物出没,特奉师叔之命,前来帮助各位共御魔物!”

    共御魔物?你们银月宗有这么好心?那太阳还真是从西边出了!老烈火等人齐齐嘴角一晒,心中鄙夷不已!

    翟濯日却是心头一凛:银月宗的那位老祖还真是厉害,竟然可以跨域测知这边有魔物出没!

    脸上却是神情自若,口中淡淡一笑:“谢谢贵宗老祖的关切,只是我们辛幽域并无魔物出没,退一步说,万一真有魔物,以我们辛幽域这等贫瘠的小域界,厉害妖魔也看不上,来一些小的不入流的妖魔,我们五宗自当联手驱之!就不劳各位道友费心了!”

    好!老翟说的漂亮!老烈火等人就差为翟濯日这番话语鼓掌了!

    银袍老者目光在下方御兽宗和聚宝灵宗弟子身上一转,思念电转中,已然想出了另外一个方式思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