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0章:雁痕灵镜
    ,!

    蓬!

    黑蛟蜥庞大的身躯落在小山坚硬地面上,坚硬利爪当即将坚硬地面抓出十道深深的爪痕!

    “冲!”黑晶甲魔看了一眼前方快速而亮的符光,不能让那小子将这符阵再度布设完毕!一催身下黑蛟蜥,黑蛟蜥便是化作一头狂兽,朝前暴掠而出!

    蓬蓬蓬!

    后方,三头黑蛟蜥也是齐齐跃上小山!

    本少布设的符阵,又岂是你几头魔物胡乱撞击就能破坏的!萧凌云嘴角微咧,露出一抹嘲讽笑意,双手在身前急速变幻,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字:“封!”

    嗡!

    符光一盛!

    外面的甲纹和“老十七”只感到前方小山蓦地光芒一盛,强烈的符光刺激的他们也是忍不住微微眯了一下眼,等到再度睁开,赫然发觉,此前那一块清晰的区域已然被浓密的符光给遮盖,再也看不到里面的丝毫情况!

    甲纹藏在黑晶甲胄中的脸色蓦地一变:“老十七,你还能感应到甲卫吗?”

    羽魔十七嘴角浮现出一抹傲然,左手一翻,一块细长的六菱镜出现在手中,右手食指中指一并,轻轻一点!一个小小的影像便出现在那六菱镜上,甲纹和另一个黑晶甲魔两人齐齐眼眸一亮!

    他们一眼便认出那个小小的影像正是自己进入那符禁小山的同伴!

    “怎么样,不仅能够感应,我们还能看到!若是要他返回,只需进行下一步,让他反过来感应到我们便可以了!”羽魔十七语气中透着一股傲然!

    “仅仅感应到我们的位置就可以出来?”甲纹眉头一蹙!

    “当然不仅仅如此,我就明白说吧,我这不仅具有感应特性,还具有回溯行走痕迹的奇效,有我那一片七彩羽,甲卫可以轻松沿着原路返回!所以我才有把握说,绝对不会出现陷入符阵出不来的情况!”

    嘶!

    这东西是个宝物呀!

    甲纹和另一个甲卫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魔裔对于人族灵修所布设的符阵,最头疼的便是感知完全失去了作用,一旦陷入符阵中,方向感便完全没有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如何还能找到来时的路!

    但有了这宝物可就不同了,你此前所走过的路线,都会在它里面留下痕迹,只要照着这个痕迹原路返回,自然便能走出符阵!

    好东西,好宝贝!

    两名黑晶甲魔顿时对于自己的同伴信心大增!

    指不定这回,自己的同伴便会将那两个嚣张的人族小鬼的脑袋给扭下来!

    还别说!

    陷入阵势中的那名黑晶甲魔,还真比此前陷于阵势的赤疤,赤法苄等魔裔要显得冷静的多!就连四头黑蛟蜥也要沉着一些!

    这名甲卫(后面大多都沿用这种黑晶甲魔自己内部的称呼)背脊挺直,高坐在黑蛟蜥上,打量着周边广袤的荒野!

    这人族灵修布设的符阵还真有意思!

    那么小的一座小山!

    经过这符阵一布,便变成了如此浩瀚的荒野戈壁!

    嗯,就是头顶的这一轮残月也太枯黄了,照的这个戈壁荒野是倍感荒凉!

    如此广袤空间,那两个人族小鬼,会怎么攻击呢?

    天空?

    地下?

    不会就这么突然冒出来吧!

    心中有谱的甲卫一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这片荒野,一边在心中胡乱猜测着!

    蓦地,一股危险急速在其心中升腾而起!

    高大的身形往前一俯,一只黑亮晶甲包裹的左手便是倏地一抬!

    “当!”

    一道剑光狠狠的斩击在那黑亮晶甲上,火花四溅!

    致密坚韧的黑亮晶甲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口!

    “当当当!”好似从虚空中穿梭而来的萧凌云,剑出如风,一连四剑,重重的劈斩在那一只黑亮晶甲包裹的手臂上!

    “去死!”一声金铁般刺耳的声音响起,一只硕大的黑亮晶铁拳头便是凶狠轰出!

    一只闪烁着金光的手掌,从侧面倏地一下切上那一只黑亮铁拳!

    这一掌不仅力道大,而且出击的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正好切在那一只黑亮铁拳的手腕处!当即将那凶猛的一拳给拍的向外一荡!

    饶是如此,巨大的力道还是使得萧凌云左手一震,一个身躯向后飘退!

    便在这时!

    甲卫的侧后方,空间一荡,一柄赤红长枪,便是暴烈刺出!

    来不及闪避,甲卫高坐在的黑蛟蜥上的身躯弹射而起!

    “叮!”一声脆响!

    长枪枪尖直接将甲卫臀部厚厚的黑晶甲胄刺得向里深深一凹!

    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甲卫一个沉重的身体撞得在空中横飞三十米!

    砰!落地,蹬蹬蹬连续朝前窜出三大步,才稳住身形!右侧屁股火辣辣的痛!

    霍的转过身来!

    看到的正好是自己坐骑——黑蛟蜥,一条如同钢帚一般的尾巴高高扬起,抽向一名手持赤红长枪的少女!

    面对黑蛟蜥这甩尾一击!

    少女没有闪躲!

    而是双手握枪,双手一抡,直接将长枪当成长棍,迎着那暴甩过来的蜥尾,便是狠狠一砸!看到这一幕,甲卫眼眸中闪过一抹残忍笑意!

    哈哈,不知死活的丫头,居然不躲,你就等着被抽飞,砸成肉酱吧!

    “蓬!”

    “咔嚓!”

    先是一声巨响,跟着便是传来骨骼碎裂之声!

    下一个刹那,甲卫隐藏在黑晶甲胄的一双眼珠子差点瞪的从眼眶中掉了出来!

    怎么可能?

    没有人比他对于自家的黑甲蜥的力量更加清楚了!

    即便是他,不,即便是头儿——甲纹,也不敢硬拦黑甲蜥的甩尾一击!

    黑甲蜥的甩尾,这几乎是黑甲蜥所有攻击中力量最强的了!

    但眼前的一幕,却是让这名甲卫震惊的不敢置信,随即便是一股寒意从脊椎骨一直爬升到头顶!

    太暴力了!

    这丫头力量逆天了呀!

    不但硬接住了黑甲蜥的甩尾一击,还直接暴力将黑甲蜥的尾椎骨都给砸碎了!

    然后,下一瞬间,甲卫一双目光便是望向了这名仅仅只是向后滑退三米的暴力少女的脸上和那只光洁如玉的左臂!

    这丫头不是左臂伤的很严重吗?

    怎么回事?这么快就痊愈了?

    不可能呀!

    即便是他们魔裔,也没道理怎么快便彻底痊愈的!

    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一般出现在其脑海中!

    这丫头根本就没有受伤!

    目光再一转,便见到了旁边手持一柄寒意逼人的长剑,身如鬼魅,一个人牵制住自己另外三头黑蛟蜥的人族少年!

    甲卫脑海轰的一声!

    陷阱!

    该死的,这两个卑劣无耻的人族小鬼,根本就没有受伤,此前那一切都是装扮出来的,是用来引诱自己入瓮的伎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