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老婆,你这是在害羞吗
    宫漠雪没想到他所求是这个,果然这家伙改变很大。

    以前的蓝凌泽也是从来不会想这些,更不会相信这些。

    “老婆,我爱你。”蓝凌泽温柔的声音自耳边传来,凑近宫漠雪的嘴边,在她的薄唇落下轻轻一吻。

    宫漠雪看着眼前的人,眉眼都是笑意。

    微风拂过宫漠雪的脸颊,温暖带着几分清新的味道,不远处声声虫鸣传来,让人很是惬意。

    宫漠雪闭上眼睛,回应着蓝凌泽的吻。

    唇齿之间,都是他霸道独有的气息,让她迷恋,让她陶醉。

    回想着和蓝凌泽之间发生的一切,宫漠雪只觉得像是做梦一般。

    曾几何时想过,有一天他们会牵手许诺余生,又何曾想过还会再有一个孩子。

    如今终于雨过天晴,苦尽甘来,她很珍惜。

    蓝凌泽感受着宫漠雪的回应,嘴角扬起高高的弧度。

    这就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她终于回应自己,那就代表着她从心里接受自己,原谅自己了。

    蓝凌泽心底满是愉悦的欣喜,太好了,他终于等到她了。

    感受着她柔软的唇瓣,清新的味道,让蓝凌泽很是迷醉。

    若不是估计到宫漠雪此刻怀有身孕,蓝凌泽恨不得立刻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索取一番。

    唇齿相碰,舌与舌的纠缠,温馨的爱意弥漫整个后院,久久不曾散去。

    许久后,宫漠雪瘫软在蓝凌泽的怀里,大口的喘息着。

    “都已经这么多次了,你怎么还不会换气?”蓝凌泽故意逗她。

    “你还好意思说,谁让你那么无耻。”宫漠雪瞪了他一眼。

    这家伙一直都不肯松开自己,

    看着她红肿的薄唇微微张开,喘息着,蓝凌泽眉眼都是宠溺。

    “我之对你无耻。”蓝凌泽得意道。

    宫漠雪懒得跟他争辩,呼吸均匀了些,起身就要站起来。

    “小心点,你要去哪里,我陪你一起?”蓝凌泽问。

    “我要回去洗澡,你也要陪?”宫漠雪反问。

    “为什么不,你是我老婆,再说了你现在有身孕,所以不管什么事都由我来代劳就好,话说老婆我们还没一起洗过澡呢?”蓝凌泽眼底多了几分期待。

    宫漠雪顿时无语,感情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啊,她怎么就忘了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禽兽。

    “不用,我自己洗就好。”

    “那怎么行,你现在可是我的老佛爷,我要随时随地贴身伺候,再说了女儿也希望我可以帮她洗澡啊。”蓝凌泽一脸无赖道。

    “无赖,你女儿还没成型呢。”宫漠雪白了他一眼。

    “那也是我的种子啊,等在过几个月自然就长成型了,所以我现在就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还有你。”蓝凌泽说着,扶着宫漠雪就往回走。

    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溜须拍马的小太假扶着老佛爷,很是滑稽。

    不过蓝凌泽却乐在其中,难得有机会可以照顾雪和他们的女儿,蓝凌泽自然义不容辞了。

    不远处的冷泽野看到他们如此,无奈摇摇头。

    这蓝凌泽彻底颠覆了在冷泽野心目中的冷酷嗜血的霸道总裁形象,他没想到蓝凌泽居然变成这个样子,真是让人鄙视啊。

    不过冷泽野又为宫漠雪高兴,也只有她才能让泽如此。

    灵子看着冷泽野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宫漠雪的方向,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冷泽野看宫漠雪的眼光有些奇怪。

    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总之就是感觉很奇怪。

    想到他们后天就走了,灵子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一眼头顶的天空,然后转身走向八门井的房间。

    当八门井听说灵子想要跟随宫漠雪等人离开时,很是意外。

    “你为何想要跟他们一起?”

    “长这么大我还从未出过魅族,如今柳田白星已死,所以我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而且圣女如今有身孕,我又精通艺术,若是她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也要帮忙医治,毕竟魅族的事情我最清楚。

    而且我很羡慕圣女和那位蓝先生的感情,所以我也想去寻找我的幸福。”灵子认真回答。

    八门井想想也是,毕竟宫漠雪是魅族的圣女,身份和体质极其特殊,若是有灵子在身边他也放心些。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他们一起走吧,我会跟圣女说明这件事。”八门井开口。

    “多谢长老。”

    灵子走出去,暗暗松了气。

    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对不对,只知道如果不去尝试,她会后悔一辈子。

    房间里。

    蓝凌泽扶着宫漠雪坐在沙发上:“你在这里休息下,我去放洗澡水。”

    “嗯。”宫漠雪点头。

    看着走进浴室的人,宫漠雪心头一紧,脸颊莫名的红了几分。

    她却还没和蓝凌泽一起洗过澡,而他也没有在自己清醒的时候帮自己洗过,一想到待会两个人共处浴室,宫漠雪的心跳莫名的加速。

    虽然他们已经亲密过无数次,可这样的事情却是第一次。

    “雪,水放好了,可以进来了,我先帮你把换洗的衣服拿进来。”蓝凌泽走向衣柜,拿了一套舒服的居家服放进浴室,这才走出来。

    “那个,要不我自己来吧,我可以的,不用你帮我。”宫漠雪声音有些小,不过蓝凌泽还是听到了。

    看着她别扭的模样,蓝凌泽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老婆,你这是在害羞吗?”

    “哪有,我才没有害羞,我只是不习惯。”宫漠雪自然不会承认。

    “你身上哪里是我没看过的,不用害羞,以后等你月份大了,肚子太大了,自己不方便的时候还不是需要我帮你洗,所以现在就当是先熟悉下。”蓝凌泽说着,走过来。

    “真的不用,我自己可以。”

    “好,那我扶你进去,地上滑,你要小心。”蓝凌泽关心道。

    宫漠雪没在说什么,跟着他进去,然后坐在里面的凳子上。

    如今宫漠雪还在前三个月,做浴缸起来坐下动作太大,所以蓝凌泽特意放了一个凳子。

    “你可以出去了?”宫漠雪开口。

    “老婆,我帮你脱衣服。”蓝凌泽伸手过来。“真的不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