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帮她按摩
    蓝凌泽这才反应过来:“也对啊,那回去我们就举行婚礼,想要中式,西式,还是盛世的,只要你喜欢。”

    宫漠雪突然被问到,有些没反应过来:“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要结婚,举行婚礼。”

    “对,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这是我欠你的婚礼,所以必须补上。”蓝凌泽回答。

    “这样啊,那我真得好好想想。”宫漠雪说着,看向冷泽野:“你觉得什么样的婚礼好?”

    话一出,蓝凌泽有些不悦:“我们的婚礼,为什么问他?”

    “因为他是我的恩人,如果当初没有他的相助,就不会有小小。”宫漠雪淡淡哼道。

    一句话,说出冷泽野的重要。

    想起当年自己对宫漠雪的所作所为,蓝凌泽心底满是愧疚的自责。

    如果当年不是冷泽野帮助怀孕的宫漠雪逃离自己的禁锢,恐怕小小真的不会在这个世上。

    蓝凌泽看向宫小小,心底很不是滋味,满是内疚和亏欠。

    “好吧,你可以随便发表意见。”蓝凌泽哼道。

    “冷叔叔,谢谢你。”宫小小感激道。

    毕竟,妈咪跟他说了当初的事情经过,所以宫小小知道。

    没有冷叔叔,就不会有自己,所以宫小小也将冷泽野当成是恩人。

    “一家人,不用客气。”冷泽野浅笑道。

    “哪里来的一家人?”蓝凌泽瞪了过来。

    他怎么突然觉得,在宫漠雪和儿子这里自己还不如野这个家伙了。

    “因为他是我的恩人,自然就是一家人了。”宫小小直接开口。

    “这话我爱听。”冷泽野故意说道。

    难得看到蓝凌泽这般着急跳脚的气愤模样,冷泽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客气,野你别太过分啊,小心我收拾你。”蓝凌泽咬牙切齿道。

    “哎呦,我好害怕啊,小小你可要罩着我。”冷泽野故作害怕的样子。

    “放心吧冷叔叔,他要是敢对你不客气,我一定不会手软的。”宫小小瞪过来。

    蓝凌泽顿时心里满是受伤,在儿子眼里自己居然还不如冷泽野这个外人,看来他真的好失败啊,还要多努力才行。

    不过,这个小鬼最在乎的就是雪了,只要自己讨好了雪,还愁他不认吗。

    “你干嘛笑的那么奸诈?”宫漠雪看向蓝凌泽盯着自己笑的悚然,不由问道。

    “有吗,我是觉得你漂亮,很漂亮。”蓝凌泽找借口道。

    “妈咪漂亮是世界公认的,你这不是废话吗,这种借口真烂,妈咪他肯定是在打你的主意,用你牵制我。”宫小小揭短道。

    蓝凌泽被说中了心事,脸色难看无比,却又无法反驳,只能憋屈。

    什么时候,他蓝大总裁居然在一个小鬼面前无形顿挫,儿子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儿子你自己搞定,我不管,如果想要他承认你,只能你自己想办法。”宫漠雪淡淡哼道。

    她只是想给儿子和蓝凌泽多一些相处的机会,毕竟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心结,还是要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蓝凌泽切着牛排,一块一块的喂给宫漠雪吃下,又喂她喝了果汁。

    “被人伺候的感觉真是不错,小蓝子朕晚上想吃海鲜。”宫漠雪故意摆谱道。

    难得蓝凌泽这么伺候自己,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自然要好好享受了。

    “扎!”蓝凌泽说着,还学着电视里的小太监两只衣袖一排,然后做了个领命的动作。

    看的冷泽野直咋舌。

    “没想到啊,没想到,泽你居然有一天成了小太监。”冷泽野心情大好道。

    蓝凌泽怒瞪过来:“你很闲啊?”

    平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代表很生气了,若是换做七星宇他们听到,恐怕早就吓得怕一溜烟走了。

    偏偏冷泽野有张王牌在手,嘚瑟的看过来:“小小。”

    宫小小直接走过来,站在冷泽野身旁。

    原本不悦的蓝凌泽顿时没了底气,谁让他亏欠儿子呢。

    这个该死的冷泽野还真是会找保护伞啊,可恶。

    “行了,不逗你们了,我去把照片修图,回头弄好了洗出来,这可是你们一家第一次拍的全家福。”冷泽野说完,起身就要走。

    “冷叔叔,电脑技术我最厉害了,我们一起吧。”宫小小跟着离开。

    偌大的房间,只剩下蓝凌泽和宫漠雪。

    蓝凌泽一脸受伤的看向宫漠雪:“老婆,求安慰。”

    宫漠雪无奈一笑:“要是让你那些兄弟看到你这样,非得笑掉大牙。”

    高高在上的冷酷嗜血总裁,如今有了老婆变得粘人和无赖,这可是一天一地的反差。

    “他们谁敢笑,我打掉他们的大牙。”蓝凌泽霸道哼道。

    看着宫漠雪嘴角边沾着的酱汁,蓝凌泽直接走过来俯下身,吻向她的嘴边。

    宫漠雪一僵,错愕之间蓝凌泽已经离开了。

    “你干嘛?”宫漠雪问。

    “你嘴上沾了酱汁,我只是不想浪费纸张。”蓝凌泽回答。

    这借口找的,让宫漠雪都无从反驳。

    “走了这么多路累了吧,我帮你按摩。”蓝凌泽将宫漠雪脚上的鞋子脱下,然后将她的脚放在自己腿上,伸手帮她轻轻的按着脚。

    力道适中,很是舒服。

    宫漠雪靠在沙发上,看着帮自己捏着脚的人,心底满是感动和甜密。

    “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还会这么一招,以后要是哪天你破产了,咱们可以开个按摩店。”宫漠雪提议。

    蓝凌泽无奈笑笑:“这个世上,我只给你按。”

    “那怎么行,要是以后万一饿死了,怎么办?”宫漠雪问。

    “不会,如果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养不活,我也不配当男人了。而我的钱就是你们花几辈子也花不完,所以不用担心饿肚子。”蓝凌泽安慰道。

    “是啊,那这样我就放心了,你的小金库要是是不是该上交了。”宫漠雪故意问。

    她只是开玩笑的说了句,根本就没多想。

    “等回去就给你一个惊喜。”蓝凌泽说着,凑过来将宫漠雪搂在怀里。

    “好,我等着。”  宫漠雪毕竟是刚怀孕,没一会在蓝凌泽的按摩中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