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诡异的壁画
    ,!

    看不清,好像是从遥远的天际飘来,瞬间又消失不见。

    那个身影到底是怎么回事,从未如此,蓝凌泽心里狐疑着,却没有说。

    最近蓝凌泽总是莫名的会心痛,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不能让雪担心。

    穿过冗长的通道,里面宽敞一片,四周的墙壁上,多了几副壁画,好奇的走过去。

    就在三人都走进去的时候:“轰!”的一声,身后一道重重的石门,挡住了通道的入口。

    “不好。”八门玄说着,赶紧奔回去,用力的推着石门,法术也试了好几遍,根本不管用。

    “别浪费力气了,这石门最少千斤重,还是留着力气对付接下来的危险吧。”

    蓝凌泽冷冷一句,犀利的眸子只一眼就看出那扇石门的重量绝对不轻。

    “该死的,太卑鄙了。”八门玄气愤的说着。

    “这里肯定不会只有这一个出口。”宫漠雪淡淡的说着,朝墙壁上看下去。

    “你怎么知道?”蓝凌泽很是好奇的问道。

    火把的映衬下,蓝凌泽的烈焰红唇更是妖娆,魅惑。

    可是看在宫漠雪的眼里,却多了几分寒意,说不清道不明。

    “猜的。”宫漠雪说着,朝墙壁看去。

    第一幅画,一个女人身边放着两个孩子,门外一堆人等在外面。

    最前面的那个人头戴高高的黑帽,手里一根手杖似的的东西,紧紧的握着。

    第二副画,一个中年男人低头望着怀里的婴儿,脸上洋溢着笑容,那个孩子手里拿着那根手杖。

    不远处一个女人抱着儿子,头顶乌云,大雨砸身,一脸的痛苦。

    第三幅,一片花海,一个男子正帮一个女子带花环,那女子脸上洋溢的爱意,幸福,不言而喻。

    第四幅,天地失色,风云巨变,天地间好像经历了一称劫。

    空中一个女人头顶一弯月牙高高悬挂,不远处一个男子躺在地碧波的湖里,安静的像是睡着了。

    第五副,女人一脸不忍将一把匕首插进面前男子的心脏,而那男子脸上却是无尽的爱意。

    旁边一个孝静静的看着,身旁一地的人横七竖八的躺着。

    第六幅,漫天繁星,只是有一颗,如流星一般坠落。

    看到这里,宫漠雪说不出为什么,心里说不出的莫名感觉。

    宫漠雪犀利的凤眸看到上面的那个男人的眼睛,不由一愣:“泽,你没有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

    蓝凌泽看着壁画,居然有种莫名的熟悉,却说不出为什么。

    被这样一问,蓝凌泽回过神来:“我怎么觉得那双眼睛很熟悉似的?”

    听到这话,宫漠许,八门玄看向蓝凌泽,又看看石壁上的画,微微一愣。

    这里石壁上的画已经好几百年了,多少有些磨损,风化的有些不太清楚了。

    “怎么可能,这里是我们魅族几百年的密室,外人根本进不来,我父亲而只是只来过一次而已。”八门玄的话,打消了两人的想法。

    可蓝凌泽看到那个头戴花环的女人眼睛里的爱意时,心莫名的痛了下。

    这种感觉,很奇怪。

    蓝凌泽根本就不可能来过,也不会认识魅族的人,怎么会有那种感觉。

    “这几幅画,难道就是暗月女神的故事?”宫漠雪突然开口。

    “对啊,我记得父亲讲过暗月女神。”八门玄说着,又扫视了一眼。

    “可是最后一幅画是什么意思?”宫漠雪很是不解。

    如果前面几幅画都讲完了,那最后一幅呢,旁边的那个小不点又是谁?

    蓝凌泽顺着她的话看去,上面的人看不清容貌,可是那女子的心疼,那男子的爱意,却是不言而喻。

    好像不是去送死,而是幸福的解脱。

    “赶快找出口,我们不能被困在这里。”宫漠雪赶紧四处打量着,其他两人也纷纷寻找。

    可是除了四面墙,根本什么都没有。

    八门玄转动着火把,蓝凌泽的手不停的摸着墙壁上的石头,丝毫没有发现。

    宫漠雪扫视了一眼,这里四面是墙,除了那几幅壁画,再也没有起来。

    “壁画。”宫漠雪冷冷一句,不由转过头。

    “刺刺!”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众人这才发现,四面的墙角处,白烟喷出。

    嗅到了空气中的白烟,蓝凌泽猛地瞪大眼睛:“不好,有毒气。”

    说着,赶紧捂住嘴巴。

    宫漠雪一见,更是退到一旁,赶紧拿出轩辕辄的防毒口罩戴上,八门玄也跟着带着。

    “这个防毒面罩坚持不了太久,必须马上找到出口。”蓝凌泽说着,犀利的黑眸扫视了四周。

    宫漠雪站在壁画的墙壁不远处,仔细的看着上面。

    意识到身后的雪的异常,蓝凌泽也跟着看过来:“怎么,你觉得壁画有问题?”

    宫漠?没有回答,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壁画,一幅幅,很是小心。

    旁边的八门玄焦急的看着其他三面墙,赶紧寻找出口。

    蓝凌泽何其睿智,这里什么都没有,绝对是壁画有问题。

    蓝凌泽犀利的眸子仔细的看着,可是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突然,蓝凌泽的眼睛落在了最后一幅画,那个女子手里的刀子上面。

    “雪,会不会是那把匕首?”蓝凌泽不由问道。

    画中那名女子手里的刀子,插进那个男子的心脏的位置。

    那就意味着死亡,不可能是那里,蓝凌泽的眼睛又往回看。

    那副毁天灭地的劫难,半空中的女子一脸的狠辣,杀意,头顶上的月牙却是带着渗人的寒光,那是她全部力量的仰仗。

    “是月牙。”宫漠雪,蓝凌泽同时出声。

    看着屋子里已经快被白色的毒气吞没,防毒口罩也由白色变成了黑色,在变成紫色,就代表着失效了。

    “雪,快。”蓝凌泽大喊一声。

    宫漠雪来不及犹豫,脚尖点地,纵身一跃,踩在蓝凌泽的肩膀。

    蓝凌泽小心的扶住宫漠雪,那是比他生命还要珍贵的人。

    所以蓝凌泽动作很是小心翼翼,生怕她会掉下来。  看着那个女子狠辣的眸子,宫漠雪竟有那么一瞬间的熟悉,容不得多想,手冲着上面的月牙用力的按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