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抱住我
    ,!

    蓝凌泽等人来不得多想,躲过几波巡逻,直到那个黑色的雕着古老花纹的大门,才停下脚步。

    “玄,打开。”宫漠雪淡淡一句。

    八门玄双手放在了黑色大门上面的两个圆环上,白色的光芒瞬间将两个黑色的铁环染亮。

    “碰!”的一声,八门玄嘴角一抹欣喜,推开门。

    “吱!”的一声。铁门由于好久都没有人进来,头顶上的灰尘都不由掉下来。

    蓝凌泽的大手一把挡在宫漠雪的头顶,瞬间身体闪了进去。

    较之前,这里更是阴森,恐怖。

    蓝凌泽扫视了一眼,里面一片漆黑。

    八门玄手指间白光一闪,点燃了墙壁上的火把,瞬间整个密室都亮了起来。

    众人这才看清楚,跟电视剧的密室一样。

    四周都是黑色的墙壁,很是宽敞,偶尔几处挂着蜘蛛网,看起来就好久没有人来过来。

    对面是一条长长的过道,唯一走向对面的通道,铺面而来的霉味难闻的不行。

    四周的墙壁上,都是一些古老的花纹图案,看不懂,宫漠雪也懒得看,淡淡扫视了一眼:“走。”

    就在那条仅有两米的通道前面,蓝凌泽一把拉住了宫漠雪。

    “小心。”蓝凌泽说着,手里的一枚硬币,瞬间朝墙壁撞击过去,

    硬币借着弹力,又被撞到另一边。

    “嗖嗖!”

    顿时上百只毒箭射过来,横七竖八,一点的空隙都没有。

    任凭你身后再好,可是两米宽,三米高的通道,无处可躲,肯定会被扎成刺猬。

    看到这,宫漠雪转过身看着一眼身后的蓝凌泽,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细心。

    宫漠雪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视线落在他那嗜血的红唇上,心悠而的一痛,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怎么了?”蓝凌泽看出了宫漠雪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痛处,不由关心道。

    “没事,我们走吧。”

    “老大,不会还有什么机关吧?”八门玄不由问道。

    这里也是他第一次来,以前只是听父亲说过这里,至于有什么机关,除了柳田白星,估计没人知道了。

    “放心吧,泽刚才的那一枚硬币足以破坏这里所有的机关。”宫漠雪说着,抬脚朝前面走去。

    身后的两人紧跟着,犀利的眸子不停的扫视着四周,小心谨慎。

    通道足有三十米长,刚走到一半的时候,只听轰的一声,顿时墙壁两天喷出火焰来。

    熊熊大火,猛地袭击过来。

    “大家小心。”蓝凌泽大喊一声,身体一个纵身跳跃,穿了过去。

    宫漠雪脚一点地,朝顶上面跳去。

    八门玄看着那强劲的火势,身体一个后退,刚好被那一束大火,将他跟前面的两人分开。

    宫漠雪刚落下,眼睛瞥到蓝凌泽身后墙壁上那个要转动的手掌大小的红色石块:“小心。”

    宫漠雪一下子扑过来,抱着蓝凌泽闪到一旁,身后的大火瞬间喷过来。

    蓝凌泽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看着那宫漠雪一脸的担心,蓝凌泽心里一暖。

    蓝凌泽转过身才看到,原来真的是那个红色的石块喷过来的火。

    八门玄刚要转身,身后又是一粟大火,将他紧紧的夹在中间。

    八门玄身体一个翻转,咕噜,躲过一下,可是那个石块好像是人体感应一般,你躲到哪里,它就喷向哪里。

    一时间,三人用力的躲着。

    宫漠雪扫视着前面墙壁上,每个一米就有一个红色的石块,那就是喷火的机关吧。

    宫漠雪看了一眼身边的蓝凌泽:“泽,抱住我。”

    话一出,宫漠雪跳到蓝凌泽的身上,一把将她拉住,双腿紧紧的勾在他的腰间。

    “泽,去前面停下。”宫漠雪话一出,蓝凌泽没有多想,赶紧抱着宫漠雪就往前面跑去。

    身后的大火喷过来的时候,蓝凌泽却停住了。

    “蹲下。”宫漠雪的身体往后一倒,蓝凌泽大手一把拖住她的上身。

    而宫漠雪手指尖的两颗弹珠狠狠的朝她的身后,也就是蓝凌泽的前方,那石壁上的红色石块丢去。

    强劲的力道,借着石壁的反弹性,瞬间在前面的墙壁上来回的撞击着。

    大火马上就要喷到蓝凌泽的后背时,瞬间熄灭没了踪迹。

    “啪啪!”十几声撞击的声音,直到最后剩下弹珠落在地上的声音。

    宫漠雪这才松了口气,发现自己在蓝凌泽的怀里的动作时,脸颊瞬间绯红。

    此刻的宫漠雪双腿勾在他精壮的腰间,身体被他的大手拖着。

    宫漠雪刚要从蓝凌泽的怀里下来,蓝凌泽那张俊美邪魅的脸凑过来。

    如此的近距离,湿热的呼吸在她的脸上,宫漠雪顿时心跳加速,脸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

    宫漠雪不自在的别过脸:“放我下来。”

    声音里满是娇羞,更是不好意思。

    看着她羞红的脸,多了几分妩媚的勾人,一个动作,一个眼神足以勾起蓝凌泽的**。

    蓝凌泽的呼吸都加重了,眸子里爱意绵延,看着眼前宫漠雪精致的五官,胸口的那束大火瞬间熊熊燃烧。

    宫漠雪还要说什么,嘴巴被人堵住。

    蓝凌泽的唇冰凉无比,犹如十冬腊月的飞雪,飘渺,凉寒,说不出为什么,这一刻宫漠雪竟有那么一丝的心痛划过。

    明明是烈焰红唇,嗜血的红艳,可是为什么此刻他的唇如此的冰凉,从未有过的寒意。

    碰到宫漠雪的唇的那一刻,蓝凌泽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身影。

    久远的熟悉,飘渺的却看不清楚,蓝凌泽只觉得胸口针扎一般,狠狠的痛了下。

    蓝凌泽猛地离开了宫漠雪的唇,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的人,俊眉紧紧的皱着。

    “怎么了?”宫漠雪意识到了他的反常,赶紧问道。

    “没,没事。”蓝凌泽说着放开了身上的人:“赶紧走吧,这里危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宫漠雪看到这样的他,心中有种隐隐的说不出的莫名担忧。

    “恩。”宫漠雪轻轻点头,朝前面走着。

    蓝凌泽更是不解,自己从未如此过。  他的心里,眼里都只有雪一个人,为什么刚才吻她的时候,脑海里居然会闪过另一个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