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泽,你的唇
    ,!

    “碰!”的一声,三个人同时落入水中。

    水不深,只到腰部,却是刺骨的冰凉,如同十冬腊月的结冰湖水,冷的要死。

    “不好,水里有魅虫,万一被它咬到,瞬间就会毒发身亡。”八门玄脸色绷紧道。

    “别废话,快过去。”蓝凌泽冷冷的说着,一把紧紧的拉着宫漠雪,就几米外的对面奔去。

    容不得考虑,八门玄用力的走着,不停的念着法术,白色的光芒打在三个人的周围。

    瞬间几十条黑色如头发丝的小虫子向他们袭击过来,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分辨不出。

    可是那慎人的魅虫,阴冷的感觉却是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

    “快跑。”八门玄说着,用力的打着。

    宫漠雪,蓝凌泽毫不犹豫的奔过去。

    刚到对面,蓝凌泽一把将宫漠雪推上去,自己刚要上去,一只腿才抬上去。

    蓝凌泽只觉水下的大腿上,一阵刺痛,钻心的疼袭来。

    蓝凌泽微微一愣,稍有迟疑。

    “泽,快上来。”宫漠雪意识到不对劲,用力一把将他拉上来。

    蓝凌泽英俊的冷颜,瞬间惨白的不行,吓得宫漠雪一愣。

    “泽,你怎么了,怎么了?”宫漠雪一脸的担心,焦急。

    八门玄终于甩开上来,看着蓝凌泽紧闭着眸子,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唇却是深紫色的。

    “不好,他被魅虫咬到了。”八门玄一句话,判了死刑。

    宫漠雪额身体猛地一抖,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

    “怎么会,怎么办,怎么办?”宫漠雪从未如此的惊慌,焦急过。

    一向最是冷静,睿智的宫漠雪,这一刻慌乱的不行,担心不已,竟有些不知所措。

    “没办法,魅虫是魅族最邪恶的虫子,被它咬到,即刻就会毒发,除非有柳田白星的特意炼制的魅丹,可是时间根本不允许。”八门玄担心的看过来。

    宫漠雪看着怀里脸色难看的人,浑身的血液在这一瞬间凝住了,心一下子就空了。

    “不,泽不可以有事,绝对不可以。”

    宫漠雪冷冽的声音里是从未有过的决绝,凌厉。

    瞬间黑瞳变成了红色,嗜血的妖娆,却是死死的盯着怀里的蓝凌泽,难看的不行。

    宫漠雪想起什么,用力的咬破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到蓝凌泽的嘴里。

    “我的雪可以解百毒,泽不会有事的,一定不可以有事。”

    宫漠雪抱着蓝凌泽的手,紧了又紧。

    她虽然知道这一路危险重重,可看到怀疑昏迷的蓝凌泽,宫漠雪只觉得心一虾子停止了跳动。

    她从未如此的心慌过,这一刻仿佛她的世界都成了黑色。

    看到希望,看不到未来,只剩下无尽的心痛和黑暗。

    看的八门玄都心疼了:“老大。”

    淡淡喊了一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那样静静的看着宫漠雪。

    “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你不可以有事,你看都没来得及好好看我,你怎么可以出事。

    不,你只是太累了,睡着了,想要休息了,一会就会没事的,没事的。”

    宫漠雪自言自语的安慰着,紧紧的抱着蓝凌泽,脸颊贴在他的额头,满是心痛。

    看着蓝凌泽深紫色的唇慢慢变得红润,八门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手放在蓝凌泽的额头。

    “怎么会这样?”八门玄一脸的震惊。

    听到这声音,宫漠雪不舍的放开蓝凌泽:“怎么了?”

    “他,他?”

    八门玄说话间,那双紧闭的眸子慢慢睁开。

    看的宫漠雪激动的眼泪哗哗落下:“泽,你没事,你没事吗,太好了,太好了。”

    宫漠雪欣喜的一把将蓝凌泽紧紧的抱在怀里。

    刚刚那一刻,宫漠雪真的以为会永远的失去他了。

    他终于醒了,太好了,醒过来真好。

    “我,我没事。”蓝凌泽声音有些虚弱。

    苍白的脸色冰没有好转,只是那张唇慢慢的变得红润,变得嗜血,变得妖娆。

    八门玄看着他的变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太诡异了,怎么会这样。

    “我没事,赶紧走吧。”蓝凌泽再次开口。

    听到这话,宫漠雪扶起他,一脸的担心。

    看着那晶莹的泪珠,蓝凌泽轻柔的帮她擦去:“在哭就不漂亮了。”

    “泽,你的唇?”宫漠雪看着眼前的红唇如烈焰一般,绒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吃惊的不行。

    “唇,怎么了?”蓝凌泽自己看不到,不过从宫漠雪的反应可以看出,肯定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怎么回事?”蓝凌泽赶紧看向八门玄。

    “这,这太奇怪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至今根本没有人可以逃得过魅虫的剧毒。

    不过我刚才用法力帮你抗毒的时候,发现他的体内有股强大的气流,说不出具体是什么,不过感觉很可怕。”八门玄回答。

    听着八门玄的话,两人微微一愣。

    宫漠雪不解的看过来,看着蓝凌泽张红艳的薄唇,心却微微一痛。

    转瞬即逝,莫名的很。

    那妖艳的红色,蛊惑着她的心。

    久远的熟悉,却有透着陌生,说不出的感觉。

    “雪,你怎么了?”蓝凌泽不解。

    为什么她会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被这样一问,宫漠雪回过神来:“哦,没事,你身体有什么不适?”

    “除了虚弱,没有别的,赶紧走吧。”蓝凌泽一把拉住宫漠雪的手朝前面走去。

    三人对视一眼,没有在犹豫,直奔最里面的房间。

    据八门井说着,魅族首领的崇高地位象征的手杖被封印在最里面的密室。

    自从三百年前暗月女神那迟天灭地的灾难,手杖就被封印起来。

    至今无人可能接触封印,拿出来。

    柳田白星试过千万种办法,可他不是魅族最纯正的骨血,所以根本不能拿到。

    只要拿到了手杖,就可以拥有世间最厉害的光明力量,就可以铲除柳田白星,统领整个魅族,走向光明,挽救那场天地的浩劫。

    三人一脸的严肃,小心的往前面走着。  走廊不算宽,透着阴森的诡异,让人不由头皮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