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雪,你终于醒了
    ,!

    其他人纷纷出来,八门父子和冷泽野,小小泡在一边。

    这边蓝凌泽帮宫漠雪脱下那身泥泞的紧身服,看着她虚弱的模样,心疼无比。

    此刻,宫漠雪苍白的没有一点的血色,像是一片树叶般,好像随时都会飘落。

    蓝凌泽抱着她泡进药池,小心翼翼的让她坐好,只露出脖颈以上。

    “雪,你一定要醒过来,不可以有事。我们还要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看着那个可爱的小家伙来到世上。

    我答应过你要带你去全世界看风景,让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脚步。

    直到我们老了,夕阳西下,我们背靠背,一起欣赏着落日的唯美。”

    蓝凌泽低沉的声音,自宫漠雪的耳边传来。

    如魅如仙,磁性的声音更是透着憧憬和向往,飘渺却又如此的清晰。

    迷迷糊糊中,宫漠雪只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看不清楚四周,只有那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飘荡过来。

    蓝凌泽看着怀里的宫漠雪,紧闭着的眸子丝毫没有一点的动静,亦如之前的昏迷。

    只是她的手,她的手却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胳膊,这让他很是欣喜。

    “太好了,雪你听到了是吧,你听到我的话了,你有反应了。”蓝凌泽激动无比,很是欣喜。

    宫漠雪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手却紧紧的握着,丝毫不动。

    氤氲缭绕,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让蓝凌泽紧绷的心终于稍稍放松了些。

    这边,冷泽野帮小小脱衣服,看着他瘦了很多,不由的疼惜。

    八门玄抱着小小,轻轻将他的小身体泡在药池里。

    两人一左一右护住他,而宫小小只剩下那张精致的小脸蛋露在外面。

    “小子,你一定要醒过来,没有你不热闹。”冷泽野说着,坐了下来。

    屋外,其他人坐在里面的大床上,一脸的轻松。

    “哎,这药池真是个宝贝啊,累了这么久,终于恢复体力了。”七星宇一把拉过舞美心,毫不客气的躺在她的腿上。

    “喂,注意点,别晃了我们大家的眼睛。”伊丞修不由说着,打量着四周的摆设,最后落在了对面安静的灵子身上。

    “她是我老婆,羡慕你也去找你的女人啊。”七星宇嘚瑟道

    经历了这一次的生死,没有什么比和自己爱的女人在一起更重要了。

    “我老公说的没错。”舞美心说着抱紧了他。

    不是炫耀,而是珍惜,珍惜眼前的这个男人。

    众人平时就被他们的腻歪不免疫了,这一次却特别的理解,因为经历这生死一趟,大家也都更加珍惜彼此。

    “这里还真是不错,要是以后呆在这里也可以哦。”轩辕辄好奇的看着四周的瓶瓶罐罐。

    “那你呆在这里吧,五天雪正好可以改嫁哦。”皇甫优打趣道。

    “去你的,你不都有玛雅莉了吗,干嘛惦记我的女人啊。”轩辕辄一脸的不满。

    “我是有女人了,野不是没有吗,肥水不流外人田啊。”皇甫优故意哼道。

    听到这话,灵子转身看过来:“你们说的野,是刚才抱着那个小鬼进去的人吗?”

    淡淡问道,平静的大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话一出,七星宇赶紧接过来:“是啊,我们兄弟几个都有女人了,老大都有儿子了,就只有他还是光杆司令一个,真是愁人啊。”

    听到这话,灵子漂亮的大眼睛里划过一抹欣喜,转瞬即逝,没有人察觉。

    灵子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所有人放开,自顾躺在大床上,休息着,一脸的惬意。

    “这个是什么?”一向搞发明的轩辕辄,自然是好奇。

    “你最好别动,这里的东西都很诡异。”洛子宇见识了刚才的大蟒蛇,指了指中间的炼丹炉,将刚才的一幕将给大家听。

    所有人震惊的不行,一脸的不敢相信。

    “你,你说的就是刚才的那道白光吗?”龙嘉更是一脸的激动。

    “那个女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冷情怀疑的问道,难以置信。

    “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她不会骗我们的。”洛子宇说着,更是担心的望向里面的药池。

    “希望真的可以,那个小鬼安静的时候真不适应。”皇甫优一脸的怀念。

    “谁说不是呢,还是有他在热闹。”轩辕辄也跟着开口,还是将手缩了回去。

    等到灵子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大箱子,丢在地上:“换上。”

    冷冷一句,转身又离开。

    “这是什么?”小川好奇的打开,里面是清一色的黑色衣服。

    拿起一件,看着一眼,小川不由皱眉头。

    “不是吧,要穿这样的衣服,简直就是跟黑乌鸦一样,传教士的模样,好难看。”

    “除非你想被那个混蛋的人发现。”伊丞修冷冷一句,直中要害。

    没有人在说什么,虽然不太喜欢这样的衣服,不过大家还是穿上了。

    里面的药池里,蓝凌泽微闭着眸子,靠在池子边上。

    他真的很累,这一路的高度紧张,拼命的厮杀,俊眉微微皱褶,英俊的脸上多了一丝疲惫。

    不知过了多久,蓝凌泽感觉到了胳膊被握紧的力道,不由加重,猛地睁开眼睛。

    “雪,雪你醒了是吗,你醒了?”蓝凌泽声音里满是激动,兴奋。

    蓝凌泽紧紧的抱着她,一脸的激动看过来,只见宫漠雪苍白的脸色由于药池的作用,已经恢复了正常。

    长长的睫毛沾上了一层水雾,晶莹的折射出丝丝光泽,更是惊艳至极。

    宫漠雪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蓝凌泽,眉眼都是虚弱。

    “雪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没事了。”蓝凌泽激动的一把抱紧宫漠雪。

    天知道,她昏迷的这段时间,蓝凌泽有多担心,多害怕。

    毕竟现在宫漠雪有身孕,一个稍有不慎那可是他们的孩子啊,所以蓝凌泽在心里一个劲的祈祷着。

    希望雪不要出事,希望孩子可以平安。  所以蓝凌泽一直绷紧了神经,不敢有一丁点的放松和懈怠,生怕雪和儿子会出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