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想救那个小鬼,必须要有她的血
    ,!

    “就算是三天,也要试试。”蓝凌泽冰冷的声音,满是心疼。

    那是他的儿子啊,就算只有三天,他也不可以放弃,毕竟可以醒过来啊。

    “拜托了。”冷泽野轻轻点头,看着眼前的灵子,一脸的感激。

    “不用,是你的真心打动了我。”灵子说着慢慢抬起手,修长白皙的手指尖,一颗晶莹的珍珠出现。

    “这,这是?”冷泽野一脸的不解,看过来,更是一头的雾水。

    “这是你的眼泪,这是世间最干净,最纯洁的象征。”

    听到这话,蓝凌泽嘴唇动了下,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灵子说着转身朝宫漠雪走去,手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刀子。

    蓝凌泽一见,想都没想挡在了宫漠雪的身前,眼睛如利刃般看过来。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灵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多大的能耐,可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雪,谁都不可以。

    哪怕是要了他的命,蓝凌泽也在所不惜。

    看出了蓝凌泽的心思,灵子没有上前:“要想救那个小鬼,必须要有她的血。”

    淡淡一句,打消了蓝凌泽的敌意。

    “别担心,儿子重要,不过是一点血而已。”宫漠雪安慰着,从蓝凌泽身后走出来,将手递过来。

    蓝凌泽没有在阻拦,看着程亮锋利的刀子划破她的肌肤,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蓝凌泽猛地心疼。

    冷泽野看着那个白色的背影,说不出为什么,眼睛却无法从她的身上移开。

    也许是她的圣洁,她的话,她的眼睛,冷泽野说不清楚,却莫名的相信。

    灵子接了一小勺子的血,又帮宫漠雪包扎好伤口,转身朝八卦炼丹炉走过来。

    灵子平静的脸瞬间冰霜一片,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瞬间一层寒冰:“出来。”

    冷冷一句,冷冽寒意,直逼人心。

    “碰!”的一声,盖子被顶开,一条胳膊粗的蟒蛇嗖的一下子出来,两米多高,晃动着身子,身体底部还在炼丹炉里,不知道有多长。

    看到这一幕,一直呆在门口好奇的洛子宇眼睛猛地瞪大,身体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洛子宇倒吸一口气,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去看,不由捏了把冷汗。

    蓝凌泽看着蟒蛇幽绿的眼睛吐着猩红的信子,正看着他们,本能的将宫漠雪护在身后。

    蓝凌泽一眼就看出,这蛇绝对是毒蛇中的极品。

    那双红白的三角眼,微微红色的细丝番外,更是说明剧毒无比。

    冷泽野更是一脸的震惊,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养了这么一条极品毒蛇,眼睛死死的看着,挡在小小面前。

    只见灵子双手合掌,口中默念着什么,那条两米多高的粗壮蟒蛇,不停的椅着身体,极致的痛苦,疯狂的摇摆着,像是想要摆脱什么。

    “出!”冷冷一个字,自灵子口中传来。

    “丝!”的一声,顿时蟒蛇的猩红信子的口中,一颗白色的珠子吐出来。

    一道白光瞬间充满整个屋子,连里面的人都不由一愣,纷纷探出头来一看究竟。

    蟒蛇顿时像是被抽空了力量,碰的一声,整个身体重重的摔到刚才的炼丹炉里。

    灵子手一挥,那颗白色的珠子飞到手中,犀利,冰冷的凤眸瞬间恢复了平静,转身走向小小。

    珠子悬空,灵子口中念着咒语,白色的光泽宛然折射的水晶,如此的明亮,纯粹,干净的纤尘不染,更是透着诡异的神秘。

    只见那白色的光芒慢慢向小小的嘴巴移去,最后化作一道白色的光泽消失在小小的嘴巴。

    蓝凌泽一直绷紧了呼吸,眼睛都不眨的看着,生怕小嗅有一点的意外。

    冷泽野更是大气都不敢喘,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灵子,说不出的感觉,敬佩,期待,神秘。

    灵子拿出眼泪放在刚刚宫漠雪的鲜血中,扶起小小,喂他喝了下去。

    蓝凌泽小心翼翼的帮儿子擦着嘴边的猩红,心疼的不行,满是自责。

    “怎么样了?”里面的皇甫优和龙嘉走了出来。

    泡完药池,混身的伤口也没有了,一身的疲惫全部洗去,众人又都恢复了平日里的英姿飒爽。

    他们在里面自然听到了外面的事情,看着灵子忙完了才出来。

    “现在抱着他去药池里泡着。”灵子淡淡一句,转身坐在了床上。

    白皙的额头上,细细的汗珠滚落,丝丝黑色的长发,紧紧的贴在脸颊,更是一番风景。

    冷泽野拉开随身的衣服,从里面取出一块白色的手帕,这是他浑身上下唯一一点干净的东西了。

    冷泽野递到灵子面前:“辛苦你了。”

    淡淡一句,眸子里多了几分感激。

    灵子微微一愣,看过来。

    四目相对,灵子心底说不出的感觉,却是莫名的亲近。

    灵子手慢慢伸出,接住了那块白色的手帕,一股莫名的情愫在心底划过。

    蓝凌泽容不得多想,起身转过去,抱起宫漠雪向里面走去:“外面交给你们了。”

    “放心,有我们在。”皇甫优说着,自顾坐在了一张大床前。

    冷泽野抱起小小,走了进去。

    八门井和八门玄也跟着走了进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恢复体力和伤口。

    灵子握着手里的手帕,慢慢抬起手,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却是带着几分温暖,嘴角不由慢慢的勾起。

    冷情和舞美心舒服无比,淡淡的药香洗去一身的伤口,疲惫,心情也是大好。

    蓝凌泽抱着宫漠雪朝里面走去,扫视了一眼:“还没洗好吗?”

    “泽,人家才泡了一会。这药池真不是盖,伤口,疲惫,体力都一扫而光,太厉害了。”七星宇不由说着,贪恋的不行。

    “洗好了,就滚出去。”冷冷的说着,放下怀里的宫漠雪,一脸的难看。

    再傻也看的出来,大嫂也是伤的不轻,一路上都是她的舍命相救,尽管不悦,赶紧麻利的出来了。

    “赶紧让老大泡吧,她伤的更严重。”洛子宇说着,起身出来。  “没想到你还挺有眼力。”小川说着,也跟着出来了,雪姐比谁都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