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宫漠雪变身
    ,!

    蓝凌泽意识到身后的危险,猛地闪身,身后一只食人兽扑过来,顿时扑了一空。

    “该死。”蓝凌泽狠狠的咒骂了句。

    顿时身前被两只食人兽围着,伺机攻击。

    没想到这食人兽,如此的狡猾,还真是低估了他们。

    “啊!”一声惨叫,一个兄弟胳膊被一只食人兽咬到。

    撕心裂肺的痛声袭来,顿时那人脸色苍白无血色。

    那人拼命的扯着那只胳膊,想要抽出来,可旁边的另一只食人兽扑过来。

    身旁的兄弟们刚杀过来:“妈的老子杀了你。”

    所有人的眼前,只见两只食人兽,猛地啃咬,撕扯,痛声哎天连地,听的人头皮发麻。

    眨眼间,那人成了一堆骷髅,那啃噬的速度直让人咋舌。

    奔过去的那人愣在了哪里,看着地上的白骨,整个身体动弹不得,惊人的速度更是让人头皮发麻,大脑缺氧。

    “小心!”洛子宇大喊一声,一把扯住愣在那里的人,躲过了刚才扑过来的食人兽。

    所有人绷紧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握着手里的匕首,身体都在发抖。

    眨眼间,一个兄弟沦为食人兽的腹中之物,太可怕了,太诡异了。

    众人头发发麻,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食人兽,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眼睛死死的盯着,身体都不由的颤抖着。

    食人兽好像看出了他们的惧怕,更是得意嚣张的不行。

    “隆!”的一声嚎叫,顿时所有食人兽扑过来,毫不留情,狠辣无比。

    冷情手里死死的握着飞刀,身体不住的躲闪着,看到那只食人兽的右耳,冷清犀利的眸子满是恨意,手里的飞刀直朝那块红色的胎记飞过去。

    “小心!”龙嘉大喊一声,一把死死的将冷情拉开,躲过了身后一只食人兽的攻击。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龙嘉一脸的担心,眉头更是皱紧。

    “我没事。”

    “隆!”只听一声极致的痛苦,哀嚎,那只食人兽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狠狠的撞击着四周的大树,最后挣扎了几下,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绷紧的心脏,多了一丝安慰。

    “太好了,终于死了一只。”轩辕辄说道。

    不仅是死的是一只食人兽,更是让他们的士气大大的鼓舞。

    所有人更是一脸的杀意,死死的看着眼前的食人兽。

    “大家小心,他们都是两两作战,一攻一袭。”蓝凌泽开口。

    所有人心领神会,立马就近组团,两人一组,背对背,死死的奋力搏击。

    见倒地的食人兽,其他的食人兽像是疯了一般,怒吼的咆哮着,狠狠的扑过来,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统统撕碎一般。

    “妈的,拼了。”洛子宇大喊一声,和小川背对背,狠狠的厮杀着。

    蓝凌泽看准时机,就在扑过来的食人兽,马上要抓到自己时,身体瞬间闪到了它的左边,身体一歪,手里的匕首狠狠的刺向它的右耳后面。

    “隆。”又是一声惨叫。

    蓝凌泽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跳到了一旁的食人兽身旁,刚要动手。

    那只食人兽好像是看破了他的手段,身体瞬间折回去,尾巴狠狠的拍打过来。

    蓝凌泽猛赶紧躲闪,可是胳膊却被那个该死的大尾巴扫向,力道如此之大,身体一个翻滚,靠在了一棵大树旁。

    宫漠雪看着,心紧紧的揪着,担心的不行。

    “泽,小心。”宫漠雪大喊一声。

    她真的好想跳下去,可是那样对他来说,会让他更加心疼。

    如今宫漠雪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宫漠雪想着手不由摸向腹部,感受着那里的小生命。

    “放心,我没事。”蓝凌泽抬头看向宫漠雪,强挤出一丝微笑,让她安心。

    蓝凌泽握紧手里的匕首,又和那只食人兽厮杀在一起。

    “啊!”不时的传来惨叫声,听得所有人撕心裂肺的疼痛。

    那都是自己的兄弟,同伴啊,听着这痛苦的嚎叫声,蓝凌泽浑身的血液都凝滞住了。

    一个个的大活人,眨眼见就成了这些怪物口中的死人了。

    看着那血腥的场面,所有人悲痛万分,更是一身的恨意,拼命的厮杀着。

    宫漠雪看着下面的人,被食人兽围攻着,不时的有人牺牲。

    该死的,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杂乱的灌木丛上满是红色的鲜血,嗜血的妖娆,蛊惑人心。

    宫漠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蛊惑的红色鲜血,内心深处一个声音慢慢被唤醒。

    瞬间,宫漠雪的黑瞳变成了血眸。

    冰冷的嗜血,邪魅,如魔鬼一般。

    瞬间又变成了幽绿的颜色,诡异,阴险,黑暗。

    宫漠雪只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冲天的杀意,瞬间袭遍全身。

    下一秒,宫宫漠雪蹭的一下子站起来,粗壮的树干上一个黑色的身影,直直的站在那里。

    蓝凌泽猛地心里一颤,一种不明的感觉袭来,胸口堵的不行,说不出原因。

    蓝凌泽眸子不由抬头,刚好看到了树干上的人影。

    黑色紧身衣外,一团黑色的气体围绕着,白皙的精致脸上,那对幽绿的眸子,冲天的恨意袭来。

    蓝凌泽的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竟然有些恐惧的惊慌。

    “熬!”

    宫漠雪突然对天长叹,不是喊叫,而是一道奇怪的声音袭来,充斥着人们的耳膜。

    像是召唤,更像是某种特殊的魔力,让人都忘记了反应。

    树干上,黑影笔直,海藻的长发,随风飘起,幽绿眸子,透着诡异的阴暗,周身黑色的杀气,更是染黑了身后的天空。

    那冲天的杀意,诡异的黑暗,让人没来由的恐惧。

    八门井看清这一幕,身体猛地后退了一步,都忘记了反应。眼睛死死的盯着树上的人,心如澎湃的大海,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其他人也被这诡异的一幕,愣住了,丝毫都忘记了身边的反应。

    “莎莎!”作响,声音由远及近。

    “大家小心。”冷泽野冰冷一句。  大家这才回过神来,纷纷看过来握着手里的刀子更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