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我动不了
    ,!

    听到这话,所有人更是绷紧了呼吸,想动却不敢动,身体正在一点点的下陷。

    “怎么办,我们现在根本动不了,怎么过去?”洛子宇大喊着,更是一脸的惊慌。

    “妈的,太阴险了,想在这里杀了我们。”小川愤恨道。

    “宇,怎么办,我还不想死,快想办法啊。”舞美心惊慌的说着,身体已经陷到了膝盖。

    而蓝凌泽抱着宫漠雪已经到了大腿,比他们的速度都快。

    伊丞修背着小小也是快速的陷下去。

    八门井一见,更是担心,慌忙粘着咒语,可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

    八门玄更是一脸的绷紧,皱紧了眉头,默念着什么,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该死的,居然布下异能结界,我们的灵力在这里根本无法使用。”八门玄愤怒的一句。

    “啊,有东西在咬我。”洛子宇大喊一声。

    只觉腿部钻心的疼痛袭来,身体的所有血液像是被吸走一般。

    话一出,更是让人毛骨悚然,抽出腰间的匕首,就要朝下面刺去。

    结果一动,身体更是下陷的快了,吓得他不敢乱动。

    “啊,好痛,有东西在咬我的大腿。”舞美心也不由叫着。

    听到这话,七星宇就要转身:“别动,这样会死的更快。”

    众人强忍住钻心的疼痛,可舞美心的脸色顿是苍白,难看的不行,看的七星宇一脸的心疼,却无能无力。

    “不好,这沼泽里有水蛭,它们对血腥非常敏感,只要被它盯到,就会如吸血鬼一般,拼命的吸血,一只吸完,另一只接着吸,直到将人身体里的血液吸干为止。”八门井惊慌解释道。

    话一出,众人一片毛骨悚然,惊栗恐惧。

    “怎么办,快想办法?”七星宇大喊着,有些慌乱。

    “我不要变成干尸?”小川大喊着,更是一脸的害怕。

    “动又动不了,又出不去,好痛,我的腿。”轩辕辄说着,又是一声惨叫。

    沼泽已经到了臀部,而蓝凌泽抱着宫漠雪已经到了腰部,在这样下去,大家一定会死在这里,绝对不可以。

    蓝凌泽冰冷的眸子望向伊丞修背上的小小,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辄,你的发明呢,肯定又办法到对岸吧。”蓝凌泽冷冷说道。

    所有人的希望可都是寄托在他的身上了,纷纷看过来,真的不想死在这里。

    慌乱中的轩辕辄光顾着疼痛了,不由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赶紧小心的从背后拿去包。

    满是泥泞,可他顾不上其他赶紧打开,翻了办法只找到一捆绳子。

    “也只能用它了。”轩辕辄冷冷的说着,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最后落在最近的那棵树上。

    轩辕辄拿起那柄绳索的枪,瞄准着,朝那棵树射去。

    “铛!”的一声,顿时勾住了那棵树,所有人大喜,终于看到希望了。

    看的已经摸到腰间的沼泽,身下痛的要死,刚才大家破了两个阵法,受伤的不行,身上都被水蛭拼命的吸着,可他只能忍着,脸色苍白的不行。

    “快,快上去。”蓝凌泽命令道。

    轩辕辄容不得半分的犹豫,手用力的扯住那绳索,赶紧朝那边游去。

    好不容易游走上去,轩辕辄顾不上身体的虚弱,疼痛,赶紧将绳索扯下,分成两头,死死的系在那棵粗壮的大树上,将绳子的两头用力的丢过来。

    “快,快接住。”轩辕辄大喊一声。

    其他人看到希望一般,紧紧的抓住绳子,一个接一个,就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用力的扯住那绳子,拼命的往前走着。

    蓝凌泽紧紧的抱着宫漠雪,根本不方便,沼泽已经到了他胸口的位置。

    蓝凌泽放下怀里的人,用绳子死死的系住她的腰肢,自己一只手扶住宫漠雪,另一只手死死的抓住绳子。

    冷情,冷泽野前后护着,更是小心谨慎。

    尽管大家身上痛的要死,每个人都在被水蛭吸着血,苍白无力,可死亡面前,没人顾虑用力的朝前面走着。

    伊丞修更是死死的拉住绳子,身后皇甫优拖住小小的身体,两人艰难的走着。

    “快,快。”轩辕辄大喊着,一脸的担心,焦急。

    洛子宇强撑着身体,虚弱的不行,腰部的疼痛袭来,手里的匕首狠狠的一挥。

    “厮!”的一声,一片手掌大小的泥呼呼的东西掉落在地,还不停的扭动了下身躯。

    “妈的,居然敢吸老子的血。”洛子宇狠狠的说着,一脚将他死死的踩在脚下,狠狠的。

    “快,扶我一把。”龙嘉话一出,轩辕辄赶紧奔过来,一把用力的拉住了他。

    两人一边一个,用力的拉着上来的人。

    直到最后一个人拉上来,大家倒地一片,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一下子全部躺在地上。

    “啊,真是九死一生啊。”皇甫优说着,一脸的劫后余生的悸动。

    “妈的,这鬼地方,回头一定要填平了它,该死的。”洛子宇气愤的吼着。

    “啊!”冷情冷冷喊了一句,飞刀猛地朝腿部刺去。

    一个水蛭挣扎了两下,落在地上。

    “该死的,就这东西。”冷情狠狠的说着,飞刀直射它的身体,挣扎了下顿时没了动作。

    蓝凌泽看看昏迷的宫漠雪,检查着她的身体,眼睛瞥到了她的胳膊,眸光瞬间狠辣至极。

    “该死。”蓝凌泽一拳头将那水蛭打飞。

    居然敢吸雪的血,真是找死。

    宫漠雪在他心里,比自己还有重要千倍,万倍。

    伊丞修一见,赶紧帮小小检查,看了半天没有找到那该死的东西,这才舒了口气。

    “我动不了了,浑身一脸力气都没有,他奶奶的,这个混蛋太阴险了,被我抓到一定让他生不如死。”七星宇说着,一脸虚弱的躺在地上。

    意识到什么,看向旁边的舞美心,一动都不动。

    七星宇顿时心里一慌:“心,心,你怎么了,怎么了?”

    从未如此的担心,惊慌过,看着一动不动的人,心瞬间被掏空了一般。  冷泽野一听,赶紧过来,检查了半天,没有发现水蛭,这才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